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共起家 陳毅自爆綁活票 撕票是把人蒸死

貼條子勒索豪紳,不交罰款就燒房。」若捉住了豪紳家裡的人固然可以定價贖取,這個辦法比較難,因為紅軍聲勢浩大,土劣每每聞風而逃。此時只有貼條子一個辦法,就是估量豪紳的房屋的價額,貼一張罰款的條子,如可值一萬元則貼一百元,余類推,限兩日內交款,不交則立予焚毀,每到期不交,則焚一棟屋以示威。這個方法很有效力,紅軍的經濟大批靠這個方法來解決。「這是陳毅在上海向中共中央作的書面報告,被收錄於《陳毅軍事文選》。

《九評共產黨》之二,〈評中國共產黨是怎樣起家的〉一文中寫到:中共的一切都是搶來的。拉起紅軍搞武裝割據,軍火彈藥、吃飯穿衣需要錢,而“籌款”的形式是打土豪搶銀洋,與土匪沒有區別。李先念的紅軍在鄂西一帶綁票縣城裡的首富人家,不是綁一個,而是家族中每富裕家庭綁一個,叫“綁活票”。“綁活票”不“撕票”,即不殺人質,留下活口,目的是要家裡人一壇一壇不斷地送大銀元去供養紅軍。直到餵飽了紅軍,或是家破人亡,無油水可榨,才把奄奄一息的人質放回。有人因此被驚嚇折磨致死。

中共官媒曾經自曝紅軍籌款秘訣:貼條子勒索豪紳,不交罰款就燒房。”若捉住了豪紳家裡的人固然可以定價贖取,這個辦法比較難,因為紅軍聲勢浩大,土劣每每聞風而逃。此時只有貼條子一個辦法,就是估量豪紳的房屋的價額,貼一張罰款的條子,如可值一萬元則貼一百元,余類推,限兩日內交款,不交則立予焚毀,每到期不交,則焚一棟屋以示威。這個方法很有效力,紅軍的經濟大批靠這個方法來解決。“這是陳毅在上海向中共中央作的書面報告,被收錄於《陳毅軍事文選》。

官媒援引陳毅講述紅軍籌款秘訣:貼條子勒索豪紳,不給錢就燒房子。(網絡截圖)

這種“綁活票”的罪惡一直從1928年初,毛澤東發動的秋收暴動失敗後,紅軍給養困難,就對豪紳勒款,一直延續到至少1949年之前。從《娘家和婆家的故事:中共是殺人嗜血的魔鬼教》可以得到印證。

為中共作惡害親變牛馬送命還債

這是發生在湖南農村的真實的故事。在南縣荷花嘴鄉,有一戶人家,戶主十年挖藕辛勞持家,掙下一份殷實家業。戶主有個表弟,自小失去父母,因無人教養而落草為寇,在南縣紅旗五哥土匪窩做大哥。一九四六年前後,表弟為紅軍“丟斐喊款”籌軍糧,就是晚上將一張紙條塞入富裕人家的門縫,紙條上寫着紅軍要多少糧食。有一天,表弟親自“丟斐喊款”到大哥家,要哥哥上繳十擔糧食。後來哥哥四處請客求人,勉強繳了八擔。

1949年中共篡政之前,土匪窩解散了,表弟無處可去,寄住在親戚家的柴房裡。1951年左右的一天,來了兩個穿軍裝的士兵,自稱是縣組織派來的,說因表弟對黨有功,特地來請表弟去享福,原來當什麼官現在還當什麼官。表弟和親戚信以為真,高興地一同前往,走到荷花嘴鄉,見堤坡上在開萬人大會,表弟才明白中共卸磨殺驢的事實要落到自己頭上了,嚇得腿一軟,癱倒在地。兩士兵用腳踢了一下表弟,然後就從綠軍包中掏出一個“斬立決”的竹籤,往表弟肩胛骨一插,頓時鮮血如噴。兩軍人一人抓住表弟一隻腳,倒拖着往堤上跑,萬人大會台上又跑下兩人,四人飛快地將表弟抬到堤坡下,槍決了他。

三年後的一天晚上,哥哥夢見表弟,說他還債來了。哥哥醒後百思不得其解。第二天早上去牛棚,母牛產下一崽。哥哥常常嘆息:為它(中共)作惡送命,還得變牛變馬為它還債。

跑了東洋兵跑紅軍鄉親們放鞭炮驅邪靈

《九評共產黨》揭示說中共是殺人嗜血的魔鬼教,小輩們還不太相信。作者家裡一位九十多歲的婆婆就講了1949年前村裡發生的歷史。婆婆說:那年頭苦啊,跑了東洋兵跑紅軍。女兒問為啥跑紅軍?奶奶告訴她,本地有一劉姓人家,家人被紅軍捉肥豬(綁活票),因家裡沒有送錢去就被撕票了,屍體被紅軍蒸熟後送回來。當地鄉親們恐懼這個魔鬼(紅軍),在每年正月十五用燒稻草、放鞭炮(叫趕毛狗)的方式來驅趕邪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