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慈禧的硬傷:善權謀而無知識

110年前的今天,1908年11月15日,慈禧去世。

據國史館總纂惲毓鼎從內廷宦官處聽來的消息,老太后臨終之前:

"忽嘆曰:不當允彼等立憲。少頃又曰:誤矣!畢竟不當立憲。"

這兩句嘆息,其實是這位執掌清廷最高權力近40年之久的老太后,對自己"善權謀而無知識"的自供狀。

事情要追溯到三年前,慈禧派了載澤、端方、戴鴻慈等五人出洋考察各國政治。1906年,載澤考察歸來,向慈禧進了一道《奏請宣布立憲密折》,其中"憲法之行,利於國利於民,而最不利於官"一句,引起了老太后極大的興趣。

為什麼"憲法最不利於官"?載澤在密折里有詳細的解釋。

載澤說,君主立憲的核心是"尊崇國體,鞏固君權",地方督撫之所以頻頻阻擾,是因為他們很清楚,立憲後,"其權必不如往日之重,其利必不如往日之優"。他以日本憲法為例,列舉了17條立憲後將由君主完全掌控的統治大權,得出結論:立憲後,"國之內政外交,軍備財政,賞罰黜陟,生殺予奪,以及操縱議會,君主皆有權以統治之",君權不減反增,可使"皇位永固","君位萬世不改"。

自庚子之變,地方督撫拒絕北上勤王,聯手實施"東南互保",其財權、人事權乃至兵權的坐大,始終是慈禧心中亟欲解決的頭等要事。聽聞載澤的"憲法最不利於官"之說,慈禧非常興奮,8月23日,載澤進呈密折,9月1日,她就宣布要"預備立憲",9月2日,又宣布要改革官制,擬用"立憲"的名義,從地方督撫們手裡"合法"奪權,即所謂的"丙午官制改革"——在奏請改革官制的摺子里,載澤和端方說得非常明白:"循此不變,則唐之藩鎮,日本之藩閥,將復見於今日。"

但後來發生的事情,完全脫離了載澤的預測和慈禧的期望。

載澤想學日本明治維新,搞"日式立憲"來強化皇權;地方督撫希望搞"英式立憲",將自己手裡的財權、人事權和兵權合法化。雙方都打着"立憲"的旗號,按照自己的需要來解釋何為"立憲"。載澤心目中的"日式立憲",與真正的"君主立憲"的宗旨,亦即"限制君權、保障民權"背道而馳,很自然地在與地方督撫的論戰中長期居於不利地位,慈禧寄予厚望的"丙午官制改革",也因為理與勢均落於下風而告流產。此後直到清廷覆滅,"立憲"始終都是地方督撫拿來對付朝廷的一柄利劍。

時代變了,老太后的知識更新,已不足以支撐她的權謀。

慈禧入宮前並不識字。垂簾聽政之初,他曾曉諭大臣,將歷代帝王政治及垂簾事迹,彙纂成一部《治平寶鑒》(書名也是慈禧所擬)進呈,由大臣輪班為自己講解。這部"帝王術寶典",選錄了漢、唐以來帝王政治及母后臨朝事迹,共計一百零八人,每人一至二十三條不等,總計三百一十四條。更早一些時候,她還閱讀過一本《帝鑒圖說》,那是明朝內閣首輔張居正,為了向只有十歲的明神宗朱翊鈞傳授帝王術,而編寫的一部配圖故事集。

正是這些權謀之術,幫助慈禧在波詭雲譎的內廷政治中屹立數十年而不倒。

但帝王術是無助於引領清廷走出危機的。時代的轉型需要權謀,更需要知識。而老太后的知識結構,仍停留在相信義和團大師兄的"神術"的程度。

1900年7月16日,八國聯軍威逼天津之際,她曾下達兩道諭旨,要直隸總督裕祿和軍機大臣,去找一位"戒律精嚴,深通佛法"、"有六甲神兵"的五台山神僧普濟來解救國難。據任職軍機處的高樹所聞,這位神僧最後"攜青龍刀一柄,《春秋》一部,騎赤兔馬往攻,入陣便中炮亡,惟馬逃歸"。

老太后"善權謀而無知識"若此,清末新政之毫無希望,自是可想而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新世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