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美容瘦身 > 正文

48歲阿姨整容收穫愛情 也沒有小孩子叫奶奶了!

48歲的張琴來自山東省青島市,她是一名家政清潔工。張琴有過兩次婚姻和一段未婚先育的感情,都以失敗告終,還經歷過嚴重的家庭暴力。其中一個愛人因盜竊入獄8年,她苦等8年容顏老去,愛人出獄看到她的樣子後選擇離開。她將感情失敗的原因總結為自己不夠漂亮。2017年11月份,這位年近五十的清潔工決定整容,她要通過手術改變容貌。她說,整容以後,再也沒有小孩子叫她奶奶了,找她保潔的客戶也越來越多,她的丈夫也回到了她身邊。

張琴(化名)出生在山東青島的農村,出生後跟隨父親去了黑龍江,在父親工作的農場長大。後來父親因工傷去世,母親帶着她回到了青島。她有過兩次婚姻和一段未婚先育的感情,第一次婚姻是母親包辦的,第二段感情讓她未婚先育生下了一個兒子。2002年,男友因偷車被抓,入獄8年。8年間,張琴不離不棄,一邊打工掙錢養孩子,一邊苦等男友出獄,希望男友出獄後給她一個溫暖的家。2010年,男友刑滿出獄,看到因勞累而不再年輕的張琴,他選擇了離開。(該圖拍攝於2017年張琴整容之前)

2011年,張琴有了第三段感情,並與她的第二任丈夫結婚了。本來日子過得挺好,但是後來,張琴時常在教育孩子的問題上和丈夫產生爭執,久而久之丈夫的脾氣越來越暴躁。除此之外,那期間倆人在一起的時候,總被人認為她比老公大十多歲,她心裏很難受。張琴說:“他抱怨我不打扮,出去給他丟面子,說我平日里跟老太太似的,我心裏就更難受了”。就這樣,第二次婚姻在2015年走到了盡頭。“第二次離婚後,我想死。房貸他也不還了,欠着十幾萬的貸款,我一個人怎麼還?那時候自殺的心都有了。”說起那段時間的經歷,張琴痛不欲生。(該圖拍攝於2017年張琴整容之前)

圖為在手術台上的張琴。一年之前,為了多攢點錢,她在青島市區的城中村租了一間4平米的小屋,吃住都在裡邊。平日里奔走於各個客戶家中,打掃衛生,一天工作4到8小時,能掙100到200元。2017年,收入相對穩定的張琴有了新的打算——整容。她說:“我雖然做的是清潔工,但也是看臉的行業,有時候去別人家打掃衛生,碰到業主家十幾歲的孩子叫我叫奶奶,當時心裏可不是滋味了。”她說:“前半生,我都在為別人而活,為了丈夫,為了孩子。現在,我想為自己活一次,讓自己再年輕一次。”2017年11月24日,在山東青島的一家整形医院裏,這位年近五十的清潔工走進了手術室,她想通過手術改變容貌,讓自己更年輕。(該圖拍攝於2017年11月24日)

整容手術很順利,手術後,張琴的面部輪廓更飽滿了,皮膚也好了。手術後三個月,她就重新回到了工作崗位上。如今,張琴仍然在做着清潔工的工作,但當作者再次見到她時,她的臉上洋溢着自信。

圖為整容後的張琴,她還特意去拍了寫真。她說,這在以前是不敢想像的,她以前甚至都不想照鏡子,更別提站在鏡頭前拍照片了。

如今,張琴已經搬出了城中村裡的出租屋,在青島市李滄區西部的一個住宅小區里,與別人合租了一間閣樓,這對她來說已經是很不錯的居住條件了。

看着寫真里自己的照片,張琴很滿意,她已經開始籌備自己的第二次整形——整牙齒。她說:“我的牙不太好,我還想攢錢去整整牙齒。”

張琴告訴作者,整容對她影響很大,她說:“整容以後整個人都自信了,再也沒有小孩子叫我叫奶奶了。找我保潔的客戶也越來越多了。最重要的是,我的丈夫又回到了我身邊,愛情回來了,我覺得很幸福。”

張琴說:“現在房貸都還完了,以後我想多干點活,攢錢買輛車。”2013年,張琴在煙台海陽買了一套房子,她希望退休以後,就和丈夫一起去煙台居住。“青島的生活成本高,煙台好一些,我們都想退休以後去那裡住”。

現在,靠着保潔的工作,張琴一個月能掙五六千元,她對此很滿足。她告訴作者,她從看來沒有後悔去整容,也從來不忌諱在別人面前提起自己整容的事情。

圖為張琴在客戶家中擦玻璃。她現在仍保持每天工作4到8個小時,收入相對穩定。

張琴說:“我才48歲,我不想就這麼一直老下去。前半生,我都在為別人而活,為了丈夫,為了孩子。我也想為自己活一次,讓自己再年輕一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美容瘦身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