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曾伯炎:「政審」呢 還係該「自審」

重慶媒體披露“政審不合格不能參加高考”新聞,引網上與家庭像炸了鍋地憤慨。

驚聞“政審”又返嚟了

最近,重慶媒體披露“政審不合格不能參加高考”新聞,引網上與家庭像炸了鍋地憤慨。於是,重慶考試院又出來解圍講:係“思想政治品德考核”的誤傳,以為審核加上“思想品德”幾字,就可沖淡、稀釋政治歧視的恢復,他們有過幾十年用政審進行政治迫害的歷史,這慣性,從未中止,現在,不過更強調,從隱蔽轉為公開罷了。

實際係:他們這種政審,早已密布在大學與中學老師的課堂,不僅用學生告秘,還用攝像審查教師多年了。幾年前,他們就錄下中央民族大學教授哈力木代的講課,從政審進到庭審,並判了他無期徒刑,此亊,早巳震驚維族與世界。最近,更擴大到漢族眾多教授,用以言制罪,開除、徹職等處分,已連續顯示出政審為政治迫害目的服務,現在,不過係把政審的恐怖,延伸到入學招生考試,恐嚇天真單純的青少年,做專制馴服工具而已。

就係重慶宣布復辟政審之時,網上正熱傳當年反右時期還12歲的張克錦,達縣一小學學生,因他代人畫一幅漫畫,便政審為幼童右派,孩子,他們都不惜政審迫害,不惜夭折可能成丁聰或張樂平那樣的漫畫家,何況升學的青年嗎?

成都有一高考被政審掉上大學的王建軍,他收集主編了一本《五八劫》,全記錄的成都自貢等地1957年高考招生被政治審查斷了升學路的悲劇人物故亊:高中生劃為四類三類學生,就喪失高考被錄取的條件,即便如巳顯露頭自於文壇的,如周克芹、賀星寒、黃家剛、崔顯昌、袁永慶等尖子,也被夭折升學希望。而這批人在文革後廢除對他們的身份歧視,皆復出為文壇精英。而這本《五八劫》記迫害中學生的書,已被美國耶魯大學一讀女碩士者,撰寫為她畢業論文的主題,早獲得碩士。

難道用“政審”作的惡與害的人及造的人才損失,已罄竹難書了,由此政審的結果係:毀盡人才,只產奴才,還不汲取這慘痛的歷史教訓嗎?

“政審”歷史的來源與罪孽

追究“政審”的來源,遠可追到江西政審打AB團,配合斯大林的擴大肅反,以大老粗為標準,肅到包上插一隻鋼筆的,也係動搖可疑份子,14歲就參加革命的紅小鬼胡耀邦,這次政審也差一點兒就殺掉了哩。但到延安,那次整風的政治標準苐一,審出《野百合花》作者北大高材生王實味,便殺掉了。到了他們打下江山坐上龍廷,系列的運動治國與整人,不歇氣的以運動進行的政審,推行互害互斗,自戕自殺的悲劇,糟踏迫害他們的自已同志,如劉少奇(國家主席)林彪(元帥國防部長)還有彭德懷、賀龍、習仲勛、羅瑞卿等。再以毛思想作尺規,橫掃一切牛鬼蛇神,而遭難文化學術精英,幾乎係犁庭掃穴式的斷脈滅種。129參加革命的大學生卡仲耘,任北師大附中校長,被紅衛兵學生用暴力政審她,死於非命。傅雷、老舍、顧聖嬰、田家英、鄧拓、林昭等文化精英,也在那次政審中被害死,造成愚氓當政,文化精英瀕於滅絕,滅絕到:

文盲陳永貴(農民)、吳桂賢(工人)任為副總理,他們屬政審最合格者。陸定一、鄧子恢、習仲勛這些有文化經風雨的副總理,政審為不合毛思想,一律關入監獄與牛棚。

管思想意識的黨報《人民日報》總編輯,鄧拓(30多歲就著《中國災荒史》)胡績偉(大學畢業就在成都創辦過10個報刋)吳泠西(任過毛的秘書)都不合政審標準,毛要的政治家辦報,結果,取代他們的係文盲總編魯瑛,他寫快板詩把軍艦游弋海上寫成“游戈”,那時《四川日報》當權的文盲總編念秘書寫的稿子,把“耿耿忠心”讀成“耳火耳火忠心”,毛用文盲精英取代文化精英,空前絕後荒誕的政審笑話史矣!

而四川大學原知識份子黨員校長謝文炳,當年被政審不合格原因有兩條:其一係:他讀過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思想不純,還可能係特嫌。其二係:他的地下黨出身,不屬謫糸黨員,不好駕馭。便貶為副職。他講:李井泉派個初中生丁耿林做書記,派個高中生戴伯行任校長,就把我這留學生領導了,最終被李井泉政審他為右派,難道這唔係逆淘汰的濫觴,人妖、賢愚顛倒的起因嗎?

政審受益者仍念念難忘此惡制

政審,產生於毛思想的專制,今天,再出現習思想的定於一尊,重出政審,豈非一脈相承?而毛時代憑政審合格而進了大學的,正可藉此,將鄧小平、胡耀邦在1977年恢復高考,就恢復了在分數線上人人平等,再作一次抵制與否定。試問:分數上人人平等都遭否定,中國那法律面前的人人平等,豈不更係奢望嗎?可笑的係:“平等”同“民主”都寫在他們所謂的核心價值里哩!

實際係:繼續在製造不同政治身份,復辟身份社會,與納粹視猶太民族為賤民何異?而今天新疆的政治洗腦集中營,難道不正在向納粹集中營演進?中國在21世紀了,還要向身份政治與種族歧視倒退,還有點改革開放的氣味嗎?

唔好忘了:毛澤東以階級貴賤政審,滅了講溫良恭儉讓的地主士紳,還滅了講巿場契約買賣自由的工商資本,扶植了打砸搶抄殺的有義和團保皇血緣的紅衛兵,係一次社會沉渣泛起劣勝優汰的全民大政審。

唔好忘了:毛澤東那保險柜里,裝了一櫃政治對手與同志的檔案及檢討書與檢舉的條陳,這些都係作好政審不合格的依據,屆時,用以祭起整人旋風的武器。甚至寫小講也可稱反黨,叫以習仲勛為首的陝北老共幾百人下獄。

唔好忘了:文革中,政審最合格那交白捲成英雄的張鐵生,只憑政治正確入了大學,還成了鐵嶺農學院黨委書記,這類文盲大學領導,豈只培養會喊口號的空頭政治人物,而係政治流氓呵!難道這些走向絕端又走向荒誕的歷史教訓,還可能再成今天專制的法器。

還係拿鏡子照照大學自已吧

這股政審旋風,又起於紅歌旋風的故地,勸嗰啲還迷於政審去清除異思異議異類者,還係睇吓大學這文化聖地,已被你們糟蹋成面目全非了。還係用世界文化學術標準,不熱衷政審,去自我審查吧:

審查你們大學的文化品質,被商化異化,怎麼變成文憑出售公司,你們出產中國博士文憑產到世界苐一了,可係,出不了諾貝爾獎。而從前與中共同樣體制的匈牙利,沒中國一個小省大,也獲有27項諾獎,去找找原因,他們絕對唔係“政審”促進出的吧。

BBC報導:英國那家世界學術期刋,抄襲、剽竊的假論文,中國的學者教授發表的佔75%以上,你們把這些文化扒手學術偷兒清理出來,也比政審去抓幾個天真爛熳純情小青年作犧牲更能提升你們大學的品格吧。

大學的領導,過去如蔡元培、胡適、蔣夢麟、梅貽琦、張伯苓這些人當校長時,儘是學高為范、身正為師的楷模,有的儼如聖賢。現在,僅筆者所居這城巿,貪腐的校領導,受處分與判刑者,已近10人之多。而有的校領導的業餘副業,係挑選有姿色學生給權力進貢。更有教授墮落成叫獸,系裡略具姿色學生,盡成他糟蹋對象。難道你們假正經地鬧鬧政審學生,就可把這些腐惡掩蓋嗎?

當下,讀研究生成了教授的打工仔,去公司與工廠打工,每個學生月薪獲400,教授博導,卻獲4000,這種大學變血汗工廠的剝削壓榨,師生關係,成主奴關係,再加政審,豈不更恐嚇為學奴嗎?

筆者見到退休的社科院美研所所長資中筠先生,已拒絕回她1951年畢業的清華參加校慶,她的名言係:這些名校係聚天下英才而毀滅之,而孔子以聚天下英才教育為樂,中國教育,豈不可悲嗎?聞又鬧政審,豈唔係使人對中國教育更絕望嗎?#

——原載《議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