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美中期選舉落幕後:人幹人的 神干神的

——美國85歲最高法院大法官一個願望跌斷3根肋骨

中期選舉結束後,美國總統川普11月7日在白宮召開新聞發佈會。他呼籲兩黨摒棄黨派之分,團結合作,繼續為人民帶來福祉,延續美國的經濟奇蹟。

左為一跤摔斷3根肋骨的民主黨大法官金斯伯格,右為被吊銷白宮記者證的CNN撒野記者阿科斯塔。

7月31日晚,在美國佛州坦帕市舉行的集會上,CNN記者阿科斯塔當眾挨轟:CNN真爛!

一名8個月大的加州嬰兒身上別有“我投票了”胸針。

2018年11月6日(周二)晚間,美國中期選舉初步結果出台,截至周三上午,共和黨穩住了51席參議院席位,民主黨則為45席。參議院共100個席位。

共和黨候選人不僅在密蘇里州、印第安納州和西弗吉尼亞州,擊敗了民主黨現任參議員,還在蒙大拿州、亞利桑那州及佛州取得暫時領先的局面。

蒙州等三個州的參議員選舉結果當時尚未出爐,共和黨候選人都以不到1%的差距暫時領先。如果計入這3個席位,共和黨將在參議院擁有54席。

周三上午,川普在一則推文上說:“那些在這個令人難以置信的中期選舉中與我合作的候選人,採用了(我的)某些政策和原則,都表現得非常好。反之,那些沒有這樣做的人,都再見了!昨天是如此巨大的勝利,都在令人討厭和敵對媒體的壓力下完成!”

美國歷史上的中期選舉,絕大多數在選前兩年入主白宮的執政黨都以失利告終,失去國會多數席位,只有4次例外。按照這種規律,今年的中期選舉,在參眾兩院佔上風的共和黨會失去多數黨的地位。但是,情況並沒有民主黨預測的那麼樂觀。

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麥克丹尼爾(Ronna McDaniel)表示,民主黨在這次中期選舉中只是將“歷史海嘯變成漣漪”,並稱:“共和黨保住參議院多數席位,打破歷史宿命。”

共和黨保住並擴大了其參議院優勢,而民主黨則時隔8年重掌眾議院。該選舉結果勢必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川普政府的內政外交。對內影響而言,中期選舉後,最先波及的就是莫須有的通俄門調查、移民政策(如何處理非法移民)、醫保改革等問題。

早在中期選舉前,民主黨大談“藍波”(註:在競選圖表上,藍色塊代表民主黨,紅色塊代表共和黨)之說時,他們就一再威脅稱,一旦眾議院民主黨大權在握,他們就將啟動針對川普政府的若干項調查,並且揚言彈劾總統。

有鑒於此,川普於7日(周三)上午發推指出,民調顯示多數美國選民反對穆勒(Robert Mueller)的所謂調查,並再次批評這是“獵巫行動”(註:政治迫害)。

其實,從川普宣布競選總統的那一時刻起,民主黨與共和黨里的建制派就籌劃如何讓他失敗。從表面上看,民主黨與共和黨里的建制派完全是不同的黨派和理念,其實骨子裡他們都是一路貨,殊路同歸,都是共產黨的同路人。

從2017年5月至今,儘管特別檢察官穆勒絞盡腦汁調查了川普17個月有餘,但無論是所謂的“通俄”、還是“妨礙司法”,都沒有找出任何令人信服的證據。因此,雖然民主黨已對彈劾動議叫囂兩年,但始終無法如願。儘管中期選舉之後民主黨成為眾議院多數黨,但彈劾能否成功,也不是人說了算的。

由於美國任何立法都必須獲得參眾兩院通過,所以,在民主黨成為眾議院多數黨後,川普要想在移民、醫改等方面通過自己的立法議程,就會被刁難和阻擋,也就是讓川普幹不成為國家為人民謀利益的事。

在中期選舉前一周內,川普接連提出兩項有關移民政策的重大改革:一是打算簽署行政令廢除公民出生地原則(birthright citizenship),二是針對大篷車移民問題宣布修改庇護規定,防止移民欺詐入境。

據報導,後來在幕僚的建議下,川普表示將把廢止公民出生地原則問題提交最高法院裁決,而在改革庇護政策及相應的築邊境牆資金上,預計將遭到眾議院民主黨阻撓。

可以肯定的是,在今後兩年的執政期間,川普會處處被民主黨掣肘,他想幹什麼好事,民主黨都不打算讓他干成。好在川普推勁大,什麼事都及時利用推特表達自己的觀點,所以那些造謠簍子的惡行都會被及時揭穿。

美國和任何國家一樣,老百姓是主體,川普出來競選就是為了他們。民主黨就是擋着不讓美國得好,不讓老百姓得好。這個結果是什麼?兩年後大選時民主黨慘敗。

對於有人預期重掌眾議院的民主黨,有可能調查川普與俄羅斯的關係,川普11月7日在一則推文上說:“如果民主黨要浪費納稅人的錢,在眾議院調查我們,那麼我們同樣會被迫考慮在參議院調查他們泄露機密信息等事件。兩院可以來玩這個遊戲!”

眾議院被民主黨拿去朝鮮又抖機靈兒

11月6日是美國中期選舉截止日,雖然最後的結果還沒有出來,但眾議院被民主黨拿去了。本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金正恩的高級顧問金英徹原定於11月8日(周四)在紐約市會面,但6日(周二)晚上,朝鮮要求美國撤除制裁的立場突然變得堅定,並且單方面宣布取消周四的會談。周三晚間,美國國務院隨之發表聲明,宣布推遲會談。

川普說:“我也很樂意解除制裁,但是首先朝鮮必須有所回饋。”

朝鮮停止導彈試射已經將近一年。上周,朝鮮官媒警告,朝鮮正在審慎考慮將國家發展政策重新導向核武。而且他們也表示,華府若要讓關係轉好,勢必得放棄制裁。

川普對朝鮮臨時取消高層會談的小把戲了如指掌,談到被改期的會談,他說:“我們改天會再有會談的。我們非常滿意現在與朝鮮的往來。”

“而且我會說,我們一點都不急。我們還有制裁。”

我們發現,朝鮮總是有官員或媒體出來扮黑臉,提出這個那個條件,試一試川普的底線,一看川普不吃那一套,金正恩又趕快親自出馬來黏糊兒川普。實際上朝鮮只是討價還價而已。金正恩知道跟着中共跑一定是失敗的,因為習近平自己都在抓耳撓腮。

批准川普父女18項專利,中共在節骨眼上挖坑

川普及其女兒伊萬卡(Ivanka Trump)的18個商標專利申請都是在2016年向中共相關部門提出的,但就是不批准。

2018年,到了美國中期選舉的關鍵時刻,中共當局在過去兩個月對川普及伊萬卡的18個商標專利申請發出臨時許可,什麼時候生效呢?60天之內,正好是11月。這就是另類形式往川普家族頭上扔狗屎。

首先公布這個專利消息的是華盛頓公民責任及道德組織(Citizens for Responsibility and Ethics in Washington),他們說:“伊萬卡取得中國專利許可的同時,她的爸爸繼續與中共打貿易戰。她保留外國商標專利的舉動,令人質疑她會否要求總統制定有利家族生意的外交政策。”這些組織都是選擇性瞎眼,選擇性講責任及道德。

今年7月伊萬卡公司在壓力下關門,導致18人被辭退。反對川普的商業組織“Grab Your Wallet”稱,伊萬卡關閉公司是該組織的一大勝利。

各媒體在去年刊登了數條消息,說川普的女兒伊萬卡和女婿庫什內作為白宮顧問是不拿一分錢工資的,完全是義務服務。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今年6月12日以《美媒:伊萬卡夫婦去年有8200萬美元進賬》為題報導說:“雖然他們現在的身份是白宮顧問,暫停參與各自企業的經營活動,但儘管如此伊萬卡和庫什內夫婦倆一年仍然有八千多萬美元的巨額收入,這還不包括白宮給他們發的工資。”

報導還說:“在過去一年裡,美國‘第一女兒’伊萬卡·特朗普(Ivanka Trump)和她的丈夫庫什內(Jared Kushner)除了作為白宮顧問的工資之外,至少有8200萬美元的收入。這是《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周二報導的消息,僅僅伊萬卡在特朗普華盛頓特區國際酒店的股份分紅這一項收入,就達到390萬美元。”

《華盛頓郵報》是知道川普的女兒女婿伊萬卡和庫什內夫婦倆是不拿工資的,但是依然造謠,《德國之聲》中文網也明明知道真相,還幫着傳謠。而克林頓夫婦的很多錢真的都是不光彩的,他們收了中共的很多黑錢,出賣了國家的很多機密,但造謠媒體們從來都裝作不知道。當今世界,造謠媒體禍亂人類的罪過非常大。

美國的所謂主流媒體與流氓中共媒體是雙胞胎

白宮女實習生按照吩咐去拿CNN記者阿科斯塔手中的麥克風,遭到拒絕。

中期選舉的第二天,11月7日(周三),在舉行的中期選舉新聞發佈會上,CNN(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記者阿科斯塔(Jim Acosta)瘋狂了,對總統胡攪蠻纏。如果你看一下班農出品的紀錄片《戰爭中的川普》,就知道CNN的節目主持人是如何公開誣衊和反對總統的,換一個角度來講,就知道他們是如何害怕川普帶領美國回歸傳統的,也可以說川普在他們心中的分量實在太重了。

在記者會上,CNN的記者阿科斯塔不斷的向川普糾纏,問總統為何把中美洲的大篷車移民描述為“入侵”?是不是總統在“妖魔化”外來(非法)移民?

川普否定了“妖魔化移民”的說法,說“因為我們對‘入侵’有不同理解”“我希望他們(移民)合法進入,但要經過(合法)程序……”。

在總統說話過程中,記者阿科斯塔打斷總統,並再次重覆“那些(非法移民)不是入侵……”。

總統川普說,“說實話,應該是我管理國家,你們管理CNN。”阿科斯塔繼續糾纏不休,總統要他停止發問,並說,“夠了。”

白宮女實習生走過去想拿下阿科斯塔的麥克風,但是他躲閃不給,並擋開她的手臂,繼續向川普挑釁。

在這過程中,一位白宮女實習生走過去想拿下阿科斯塔的麥克風,但是他躲閃不給,並擋開她的手臂,還轉換話題,繼續向川普挑釁,提出那莫須有的“通俄門”。川普簡單回答他之後說,“夠了,把麥克風放下。”

阿科斯塔仍然不停,繼續發言,在激烈的衝突中川普離開發言台,等阿科斯塔坐下後,川普走回到麥克風,對着阿科斯塔說,“CNN應該自感羞恥,因為你為其工作。你是一個粗魯的、糟糕的人。”

當川普回答其他記者的時候,阿科斯塔又幾次站起來試圖打斷和發問,跟中共官員在聯合國的瘋狂表演如出一轍。

川普轉過身對他說,“當你報導假新聞的時候—-CNN多次這樣炮製(假新聞),你們就是人民的敵人!”

白宮新聞發言人桑德斯表示, CNN記者拒絕交出麥克風,因此白宮決定撤銷他的通行證,“直到另行通知”。

桑德斯在聲明中說,“川普總統相信新聞自由,並期待和歡迎(媒體)提出棘手問題。”但是她解釋,一些記者不合適的作法是“絕對不可接受的”。

我們發現,這次美國中期選舉的結果,有一部份選民是被媒體長期誤導而投錯了票。

幫着給總統下絆兒的司法部長塞申斯辭職

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在中期選舉後的第二天,11月7日(周三),向總統川普提交辭職申請,隨後川普在推特發文,宣布塞申斯的幕僚長惠特克(Matt Whitaker)擔任代理司法部長一職。

隨後,那些居心叵測的媒體開始炒作說,塞申斯透露是川普讓他辭職的。其實塞申斯兩年前就應該引咎辭職了。在川普被栽贓“通俄門”的時候,了解事情真相的司法部長塞申斯不但不肯出面為總統澄清,反倒說他選擇迴避,而且任命一個非要把川普彈劾下來的特別檢察官穆勒。當時川普就希望他辭職,塞申斯堅決不辭職。在經過近2年調查後,穆勒背後的主子依然不肯罷休,依然用這莫須有的藉口牽扯總統治國的精力。而塞申斯始終裝聾裝啞。

有報導說,在移民以及行政令問題上,川普與塞申斯的意見也不統一。塞申斯不敢聲張正義,當司法部長卻拿美國司法開玩笑,最後不得不接受被辭職是意料之中的事。

美85歲最高法院大法官一個願望跌斷3根肋骨

85歲的美國最高法院民主黨大法官金斯伯格在辦公室一跤跌斷三根肋骨。

11月8日(周四),中期選舉公布了部份結果後一天,85歲的美國最高法院民主黨大法官魯思·拜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跌斷肋骨。

據法院公布的消息,金斯伯格7日(周三)在辦公室摔了一跤,“她回家了,但一夜感覺不適,8日早上去了喬治華盛頓大學醫院。”聲明說,“檢查顯示,她左側三根肋骨骨折,送醫後進行觀察和治療。”金斯伯格1999年被查出患有結腸癌,2009年又被查出患有胰腺癌。2010年,她的丈夫馬丁·金斯伯格因睾丸癌併發症過世。

1993年美國最高法院懷特大法官(ByronR.White)退休後,金斯伯格被時任民主黨總統克林頓提名填補空缺的。於是她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二位女性、第一位猶太人女性最高法院大法官。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是終身制,若有大法官離世或自行退休,便由時任總統提名繼任人,當然民主黨總統提名民主黨法官來接任,共和黨總統提名共和黨法官來接任。故此外界高度關注各大法官的健康狀況,以及他們是否有退休意向。

據報導,川普曾表示希望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早日退休,以便他能任命一位新的保守派大法官。2017年10月,在被媒體問到退休問題時,她表示,“只要我能全力以赴,我就會繼續做”。今年7月29日,85歲的金斯伯格女士在紐約的一場活動上向媒體表示自己還可以再工作至少5年。

金斯伯格畢生致力於推動“性別平權”成為一項憲法原則,這就是奧巴馬所做的。在2007年的一起墮胎案中,金斯伯格公開宣讀了墮胎權屬於女性的意見,言辭激烈的反對傳統派(現代人稱為保守派)大法官。

報導說,在擔任大法官的20多年生涯中,這位不足90斤的老太太一直保持低調,謹言慎行,深居簡出,與公眾保持距離。直到近年,她忽然一反常態,接連發表的數篇言辭犀利的致辭火爆互聯網。

什麼原因呢?外界認為,由於近年美國社會逐漸轉右(向回歸傳統方向轉化),80多歲高齡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急了,開始發表一些與她先前溫和、學院派風格極為不同的聲音。看來,如果奧巴馬、希拉里們繼續當政,金斯伯格還會繼續溫和,繼續學院范兒。

什麼是“自由派”?說穿了,就是逆天派、反神派。他們所思所想所做所為的都與神給人規定的道德標準背道而馳,是沒有前途的。

在2016年大選期間,身為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是不應該表態的,但金斯伯格看川普有贏的趨勢,竟然毫不避諱的公開聲稱川普是“一個騙子”,“非常自負”,“難以想像川普成為總統後的美國”。

稍後,川普在電話採訪中指責金斯伯格言論不當,令最高法院蒙羞。

有報導稱,金斯伯格今年說,2016年若是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當選總統,自己可能春季就已宣布退休了。但現在決心一定要至少再干5年,一定要在川普下台之後才退休,為的是保持最高法院內自由派大法官的投票人數,以否定川普的提案。她現在計劃將會從2020年87歲時開始僱傭法官助理來協助自己工作,也就是不能拉屎也要為逆天派佔著茅坑。

但是,誰也沒有料到,這位發誓為阻止總統川普的利國利民的國策而決不退休的老人家,居然在中期選舉結果得出的第二天(周四)自己在辦公室里摔了一跤,斷了三根肋骨。

金斯伯格大法官因此也不得不缺席新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的正式授職典禮(formal investiture ceremony)。卡瓦諾的這場授職典禮上,川普總統夫婦、其他最高法院大法官和華盛頓的法律界重要人物等貴賓紛紛出席。

11月9日(周五),金斯伯格出院回家休養,但支持民主黨、反回歸傳統的人仍然擔心這位最高法院最年老法官的健康狀況在川普任內惡化。

據反川普親中共的BBC在11月12日報導說:美國年青人時裝雜誌一名專欄撰稿人杜卡(Lauren Duca)說,她恨不得把自己“所有肋骨和器官捐給金斯伯格,讓她活下去”。美國脫口秀節目主持人基梅爾(Jimmy Kimmel)在節目內也提及金斯伯格的情況,說外界必須“不惜代價”保護金斯伯格,並在節目內調侃說他製造了一個膠囊,讓金斯伯格躲進去,避免再摔倒受傷。

一些反川普反傳統的網民的反應更直接,說:金斯伯格“不能死,我們需要妳!!!”

為什麼反川普、反傳統、支持民主黨的人瘋狂到如此地步呢?

BBC報導說:“如果金斯伯格逝世或辭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美國總統川普將可以提名另一名大法官。外界擔心,川普的人選很可能又是一名政治態度保守的法官,進一步令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取態變得保守。因此,金斯伯格的去留變得十分重要。”

這是人能說了算的嗎?!

川普可能有機會提名第三位傾向回歸傳統的大法官

美國過去的九位大法官,前排左二為去世的共和黨大法官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前排右二為剛退休的搖擺派共和黨大法官安東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前排右一是逆天派民主黨大法官金斯伯格。

有的總統就任期間沒有提名大法官的機會。而站在神的身邊、誓言帶領美國回歸傳統的川普真的好運,在上任後的近2年內,已經得到2個提名大法官的機會,並如願。

川普先提名保守派的戈薩奇(Neil Gorsuch)接替離世的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不久後又因搖擺派的共和黨大法官肯尼迪(Anthony Kennedy)自行退休,川普又得到機會,提名非常保守的保守派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來接任。

這能是偶然的嗎?

這次提名意義重大,因為被選中的法官將改變美國最高法院的格局,使搖擺了20年的聯邦法院穩定下來,傾向回歸傳統的方向。

川普的這次提名遭到惡勢力的頑強抵抗,數個老女人站出來誣衊卡瓦諾曾在青少年時期“企圖或已經”性侵了她們。但據媒體報導,在國會聽證會上,卡瓦諾有證據證明,與妻子結婚時還是處男,在此之前他從來沒有過性行為。

為了使參議院投票表決時讓川普的提名流產,金融大鱷索羅斯及民主黨富豪們撒錢聘請職業抗議者們遊行示威,並付更多的錢指使部份職業抗議者衝進參議院表決現場,高聲叫罵、衝撞。

也許是表演的太過了,太自由了,太逆天了,使一名民主党參議員逆黨派之爭投票給卡瓦諾。儘管兩名共和黨女參議員在事實面前依然不肯支持總統提名,但最終結果是50票對48票,卡瓦諾成功就任。

現在,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9人中已經有5人傾向回歸傳統,要是再多一人、兩人……那些要把美國拖入泥沼、要毀滅美國的黑色大鱷們扔再多的錢能夠阻止歷史的潮流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