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對話胡平:美中關係解凍 特習會能達成和解嗎?

2025計劃是2015年以國務院名義推出的,居然把明顯違反世貿規則的做法白紙黑字地寫出來。現在美國人拿着這個文件指着文字跟你說,中國政府這麼做是違反世界貿易組織規則的,那中國政府當然啞口無言,想賴賬也不行。這種情況下自己知道理虧,所以只得表示要放棄。但是,中國政府不老實,不向中國老百姓老老實實交代,承認2025計劃是違背世界貿易組織規則的。如今也同樣沒有像老百姓交代已經放棄了2025計劃。

繼美中兩國領導人本月初通電話之後,美中關係出現解凍跡象。剛剛結束的美中外交安全對話中,美國提出不打冷戰,不遏制中國,中國則以不挑戰,不取代美國相回應,但是在南中國海、台灣等問題上,雙方立場仍然針鋒相對。兩國對貿易戰的態度更為引人關注,特朗普稱北京已經放棄2025計劃,而習近平則要求美國尊重中國人民選擇的發展道路,顯示分歧難以彌合。美國為何最終放棄與中國全面對抗的格局?美中關係解凍的局面會不會持續下去?本月底舉行的美中峰會能否結束貿易戰,從而實現兩國關係的和解?

 

胡平:兩國對撞中共減速,美國拐彎暫避僵局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說,最近美國政府對中國的態度發生了很明顯的變化,特朗普和習近平本月一號通電話就是一個標誌,另一個標誌就是上周五舉行的美中第二輪外交與安全對話。會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說,美國不要和中國打冷戰,也不是要奉行遏制中國的政策。這和不久前流行的說法相反,形成了很鮮明的對比。彭斯講話看來也不是全面對決的宣言,而是警告。特朗普打貿易戰也是手段,是為了施加壓力,使中國能夠達成一種妥協。那麼,現在美國的態度之所以發生這種變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國方面確實做出了相當的讓步,且有跡象表明,還可能做出更多的讓步,這是美國改變態度的基本原因。當然,另外一個原因,就是美國也意識到,儘管它手裡打貿易戰的牌很多,但也不是無限的,它能施加的壓力也是有限的,因此,期望中國方面做出的讓步也不是無限的。所以,在目前情況下,如果要中國在貿易戰中做出更大的讓步,恐也做不到。這樣一來,如果能夠達成一種對美國有利的協議,就是在某種程度上遏制中國過去所造成的嚴重後果的協議,畢竟是有了相當大程度的效果。這也不失為目前一種解決僵局的手段。這是美方的考慮。現在,彭斯的講話表明,美國有一個和中國全面對抗的意向,但是還沒有這個方略。這涉及很多問題。我們知道,過去美蘇冷戰讓兩個國家基本上沒有什麼來往,現在的美中之間經濟、貿易、人員、文化的各種交往非常頻繁,非常廣泛,而且這些交往不是簡單的貿易往來,不是簡單的買和賣,而是全球化造成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大家互相糾纏在一起。因此,要美中現在恢復到類似原來美蘇之間的冷戰關係,經濟上、貿易上、技術上不再往來,這個做不到;即便美國要在經貿上和中國脫鉤,不往來了,還要看盟國是否跟隨。如果他們不這麼做,那美國單方面這麼做,其實效果非常有限。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當今美中關係要回到當年的美蘇關係,僅僅從技術層面上來講是很難做得到的。此外,美蘇冷戰最後的結果就是蘇聯共產陣營土崩瓦解。不過,這種變化在較小程度上是西方和美國施加的外部壓力造成的結果,在更大的程度上則是蘇聯東歐這些國家內部的、自身的自由化的結果。中國目前的情況,未來可不可能出現新的一波自由化運動,促成中國向自由民主道路方面轉化,這一點我想到目前為止美國仍然是不清楚的。這使得美國很難構建出一套很清晰的、和中國全面對抗的方略。

胡平:中共違規忘乎所以,遭到質問啞口無言

胡平說,我覺得特朗普說中共放棄“中國製造2025”計劃,並非沒有根據。根據公共數據的搜索統計,我們發現從今年1月到5月,新華社提到中國製造2025計劃超過140次;而從6月5號到今天五個月中卻一次也沒有提到。特朗普講了這句話之後,我們也沒有見到中國政府出面來直接反駁,也沒有以某種間接的方式去加以說明,那等於就是默認。所以我們基本上可以認為,中國政府確確實實已經表示,要放棄中國製造2025這個計劃,起碼是在口頭上這麼說過。道理很簡單,因為所謂中國製造2025是一個國家產業政策的規劃,而這個規劃明目張胆違反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世界貿易組織的一個原則就是公平貿易,禁止成員採用傾銷或者補貼的方式來達到不公平貿易的目的。而這個2025計劃就是強調採取政府補貼政策,來發展包括新能源、人工智能、半導體等大概十項高新產業;而政府要舉全國之力來支持這些產業,包括要成立以政府為背景的產業投資基金,給這些企業強有力的金融支持和銀行貸款,給他們土地優惠,另外為他們吸引人才、給他們各種各樣的優惠。這些做法明顯違背世界貿易組織規則。雖然中國政府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日不短,但是卻從來沒有遵守過規則,而且對此已經習以為常,直到膽子越來越大。2025計劃是2015年以國務院名義推出的,居然把明顯違反世貿規則的做法白紙黑字地寫出來。現在美國人拿着這個文件指着文字跟你說,中國政府這麼做是違反世界貿易組織規則的,那中國政府當然啞口無言,想賴賬也不行。這種情況下自己知道理虧,所以只得表示要放棄。但是,中國政府不老實,不向中國老百姓老老實實交代,承認2025計劃是違背世界貿易組織規則的。如今也同樣沒有像老百姓交代已經放棄了2025計劃。所以,很多中國人還以為美國之所以反對2025計劃,是害怕中國強大,還以為習主席現在立場堅定、寸步不讓、以牙還牙,以為特朗普是說大話。其實當然不是這樣的。很多美國學者不相信中國會放棄2025,這種擔憂和懷疑也是有道理的。中國政府不敢大張旗鼓地搞,但是可能偷偷摸摸地進行。以中國現行這種政企不分的黨國體制,的確比較容易渾水摸魚,所以,接下來的問題就是中國政府儘管已經表示要放棄2025計劃,那麼今後美國怎麼監督中國政府?另外,如果中國政府違反自己的承諾,就像過去一再違反加入世貿時的承諾一樣,美國如何懲罰,這才是美國政府需要考慮的重要問題。

胡平:王岐山忌憚傳話,基辛格見習推心置腹

胡平說,基辛格面見習近平很奇怪。兩天之前,他剛在新加坡見到了王岐山,如果對中共當局有什麼建言,想必已經跟王岐山都講過了,如果他有話要轉告習近平,完全可以讓王岐山轉告。那他有什麼必要馬不停蹄跑到北京去呢?合理的解釋是,基辛格想叫王岐山轉告給習近平的那些話,王岐山不願意轉告,原因很簡單,大概這些話份量很重,不那麼順耳,習近平聽起來恐怕不高興,甚至會引發習近平對王的不滿,會讓習覺得王挾洋自重,或者說借外國人來壓人,等等。這才有了後來的基辛格北京之行。我們感覺,基辛格的北京之行並不是原來計劃之中的,而是後來的臨時起意。至於他到北京講些什麼,我們不得而知,我們能夠看到的官方的報道都是寥寥數語,都是些場面話,看不出太大的名堂。不過,我們可以從在新加坡會談時候的講話,看得出基辛格到底是什麼意思。這些內容,包括美國之音在內的媒體都做了報道。恐怕他的意思無非是幾點。一方面,他要告訴中共領導人,必須做出更多的讓步,因為這種貿易問題確實很嚴重,僵局持續下去對中國更不利,做出更多讓步是必須的,甚至還提出中國需要超越老的模式,這樣才能成為亞洲的領袖國家等等,這句話就算是說得比較重的。幾天前美國原前財長保爾森也嚴厲批評了中國,指出中國確實違反了世界自由貿易的種種規則,確實需要做重大的改變,等等。基辛格之所以要對習近平直言相勸,就是確實證明我們很多人原來的一些分析,那就是在貿易戰開始之初,很多中方官員就知道美國提出的要求是合理的,已經準備做出比較大的讓步,而當時習近平固執己見拒絕讓步。現在,美中下一輪對話能有什麼結果,很大程度上就取決於習近平本人是不是願意做出更多的讓步。基於這種情況,基辛格去面見習近平,我想主要就是要講明其中的利害關係。所以,我們看到的官方媒體的那種話等於是亮出了中共的底線,也就是說在這個底線之上任何事情都有商量的餘地,可能都有妥協的可能,都有讓步的可能。而基辛格另外一些話,是說給國際社會聽的,尤其是說給美國的特朗普政府聽的。他強調,在美中貿易問題上,不要糾纏細節,首先要了解雙方,要知道對方的底線,知道對方在哪些事情上能讓步和不能讓步,這樣才可能產生妥協。認識到美中兩個國家如果發生正面衝突,會造成很大的災難,這個情況無論如何是要避免的。因此,最後他還是主張要美中回到合作對話道路上。美中之間的共同利益還是大於他們的分歧。這就是說,在很大程度上試圖把美國對中國的政策又拉回到了比較接近於過去那種交往政策的軌道上來。他說的這些話當然和特朗普政府目前的政策有相當的距離。所以,我想他主要起的作用是一方面以老朋友的身份,希望習近平方面能夠做出更多的讓步,另一方面告訴美國也不要指望太高,還是要注意和中國的合作,不要因此完全撕破臉面,以免產生不可控制的結果。所以,我們看到,他們談話中包括王岐山經常使用的一個詞就是“管控”分歧。這是他講話中一個最重要的地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