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中國留學生財大氣粗 僱人代考做作業

現在越來越多的中國父母不惜花上一百多萬元人民幣把子女送到美國上大學。即便這些留學生最終拿到美國大學的文憑,他們究竟又收穫了多少真才實學呢?本台記者家傲最近了解到,不少中國留學生為了混張文憑,竟然雇槍手代寫作業甚至代考。

中國留學生不斷湧入海外,部分中國留學生找槍手代考已成為高校一個不可迴避的現象。

這是美國常青藤盟校之一哥倫比亞大學為2017級新生製作的歡迎短片,一位大學管理員緩步走下寬敞的玻璃梯,向准大學生們介紹着等待他們的多彩校園生活。對無數中國留學生來說,美國高校蘊藏着富饒的教育資源,也是他們歷練人生的一片新天地。但他們中的很多人來到這裡後,卻發現現實並沒有那麼美好:無論是課程強度、語言障礙、還是文化差異都遠遠超出他們的預想。

近年,有些人就看準了這背後的商機,開始為中國留學生提供作業代寫、乃至考試代考的服務,以幫助他們完成學業。本台記者就採訪到了這樣一位現任槍手,她介紹了這個市場的運作方式、收費標準以及其它鮮為人知的秘密。出於隱私和安全考慮,這位知情者要求本台保護她的真實身份。此外,記者還採訪了幾位在校或近期畢業的中國留學生和研究作弊行為的教授,以便進一步了解美國高校的槍手市場。

美國槍手披露工作中的那些事兒

這位名叫琳達(化名)的槍手是美國某高校英語專業的碩士畢業生,她的一位朋友僱傭了包括她在內的十幾位槍手。她表示,這些學生讓槍手代寫的普遍是他們最不感興趣的必修課作業。

“據我了解,不少中國留學生選擇主修工商管理、市場營銷和會計等專業。很多美國大學又設有英語寫作、詩歌這些我很感興趣的必修課,但這些學生對這些課沒多大興趣。因此,他們會在上這些必修課時使用我們的代寫服務。”

琳達介紹,由於她受雇的槍手公司位於美國波士頓,他們的顧客大多是波士頓大都會區的留學生,但也不時會有其他地區的中國學生光顧。為了簡化運營流程,他們直接在公司微信群上招攬生意,每天大概會接到五六單代寫任務。有時,同一名學生會一股腦兒貼出好幾個代寫請求,或是要求槍手代寫一門課所有的作業。時間長了,公司還會吸引不少回頭客。她說,由於大學作業形式不同,她的收費標準也不一。

如果只是一篇普通論文,琳達會收取每頁25到35美元不等的代寫費用。不僅如此,她還提供整門課作業的代寫服務,比如大一新生必修的英語寫作課。她舉例說,如果學生需要她代寫這門課定期布置的作業、課堂彙報內容和零星的論文,她會按每堂課一學期1000美元左右的價格收取服務費。在此基礎上,負責經營這家公司的朋友還會額外向這些留學生收取一筆數目不明的中介費。

琳達表示,雖然她知道代寫作業是不道德的行為,求助者也違反了學生守則,但從事這類工作反而能讓她學以致用,同時還能賺一筆穩定的外快。但她強調,雖然她的公司瞄準的是中國留學生市場,美國槍手市場遠不止這麼單調。

“雖然我的顧客基本都是中國人,槍手服務沒有國界。我有些槍手朋友的顧客就是那些懶惰的美國富人孩子,他們也根本不在乎。”

隨着越來越多的中國學生選擇到美國留學,他們已經成為了眾多美國高校的一道風景線。美國國土安全部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7月,超過34萬的中國留學生正在美國學習,絕大多數正在攻讀本科或以上學位。從國別來看,中國人佔據了美國國際學生總數的三成,而印度人以近兩成的比例位居第二。也就是說,雖然其他國家的留學生也使用槍手,但中國留學生的壓倒性規模意味着巨大的市場。

由於琳達的學術專長是寫作,她並不會代寫理工科作業。但她坦言,她的一些同事對理工科很在行,可以輕鬆完成這些作業。由於理工科的一些考試會在網上進行,他們甚至可以在線替考。

中國留學生熟知槍手服務

剛從紐約大學遊戲設計專業畢業的中國留學生李龍霄回憶說,當他在2011年首次來到美國上學時,他對這邊的槍手服務還鮮有耳聞,但自從2013年以後,這些生意變得隨處可見,特別是在中國留學生的各種微信群裏面打廣告。

李龍霄說,雖然他能理解學生如果學業太忙,偶爾使用槍手的做法,但他對此仍然嗤之以鼻。“這當然是很不道德的事情,我也很不喜歡。反正騙別人騙不了自己吧,搞這種東西到頭來也是自己學不到知識。”

不願具名的許同學是主修國際關係的喬治華盛頓大學大四學生。她透露,她身邊多位中國同學都用過槍手。據她觀察,商科學生使用槍手的頻率最高,而文科學生一般不會用,因為後者需要做更多的獨立學術研究。她還指出,其實她認識的很多僱傭槍手的學生完全有能力自主完成作業,但他們可能只是嫌麻煩而已。

記者在谷歌上搜索“北美作業代寫”的關鍵詞,系統顯示了100多萬條結果。置頂的幾個廣告顯示,有些代寫機構提供全天候在線服務,另一些機構甚至保證代寫的作業得到教授通過。

學者:槍手市場盛行是制度也是文化現象

曾長期研究學術作弊行為的美國聖母大學人類學教授蘇珊布盧姆(Susan D. Blum)對中國人如何解讀真相和欺騙的倫理有着深厚的興趣,她還著有《自己的話:抄襲與大學文化》一書。布盧姆在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表示,如果學生僅僅是為了拿到學位而讀書,但並沒有提升自己認知水平的興趣,那麼找槍手代寫就變得順理成章了。

“如果人們僅僅是為了滿足外部條件完成某件事,例如修夠學分或是追求(學術論文的)被引用次數,而這件事對他們來講又很枯燥的話,他們幾乎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同時,布盧姆認為,美國教育制度存在的問題也助長了槍手文化。因為美國高校普遍要求學生修夠不同知識面的必修課學分,這迫使他們硬着頭皮選擇自己不感興趣的課程,也讓他們有更強烈的慾望找人幫忙。她說,如果教育者不能讓學生意識到這些必修課對他們的成長有重要意義,槍手市場總會有買家。

但與此同時,她認為槍手市場鍾愛中國留學生可以追溯到他們的母國。她說,中國腐敗文化橫行,不少人的是非觀比較模糊。如果他們在國內就經常不按規矩行事,這些人到了國外未免也會想方設法打擦邊球。

槍手鑽了法律和學校的空子

布盧姆介紹,代寫和代考服務在行話中叫做“合同欺詐”( contract cheating),也是一個全球性現象。

BBC中文網9月的一篇報道說,英國大學公布的資料顯示,此前12個月里,超過50萬封鼓勵學生外包論文或雇請論文代寫的廣告郵件被寄送到了學生的電子郵箱中。報道提到,一名中國學生的郵箱在過去一年中收到了50多個不同發件人寄送過來的近百封代寫服務廣告。無獨有偶,中國留學生也是英國大學裏人數最多的國際學生群體。

記者發現,此類“合同欺詐”目前在英國並不違法,而美國也沒有聯邦法禁止提供這樣的服務。

槍手琳達透露,她們的行為極少被校方發現。為了不讓教授意識到學生作業的質量似乎與他們的受教育水平和語言流利度不符,她時常會根據學生的身份調整代寫風格,這意味着她有時候會刻意添加語法錯誤,以順應一名初來乍到的國際學生的英語寫作水平。

美國聖母大學教授布盧姆則表示,槍手能夠躲在校方的眼皮底下工作有多種原因。

“大多數教授都沒時間調查這種作弊行為,並且我們對學生普遍保持高度信任。除了監督學生以外,教授需要應對各種工作壓力,特別是花時間刊登學術文章之類的事情。”

學校不缺明文規定但執行情況是個謎

記者向位於波士頓大都會區的波士頓大學、塔夫茨大學以及位於華盛頓的喬治華盛頓大學發送了郵件,詢問他們是否知曉中國留學生僱傭槍手的情況。截止發稿時,波士頓大學和塔夫茨大學並未回復。喬治華盛頓大學學術誠信辦公室的工作人員表示,她們不對具體指控置評,但學校設有學術誠信守則。

記者看到,喬治華盛頓大學的這份守則中明確指出,學術欺詐中的作弊行為包括把他人完成的作業當作自己的作業提交。學校規定,如果欺詐行為屬實,輕者學生的這項作業會被判不及格,重者甚至會被開除學籍。

槍手琳達說,儘管中國學生給她帶來了可觀的收入,她還是不免為這些接踵而來的顧客感到遺憾,因為他們自願放棄了提升語言能力、融入當地文化的良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