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分析:中考過關 川普政府將加大對中共施壓力度

中期選舉後川普召開記者會

沸沸揚揚的美國中期選舉於美國時間11月7日凌晨正式落下帷幕,接下去,被這段時間繁多的選舉事務和民主黨攻擊纏身的川普政府就要全力做好自己的事情了:兌現自己的承諾,也為2020年的總統大選打下一個更夯實的基礎。而經濟和貿易,無疑依然是川普的工作重心,這其中,對中共的貿易戰無疑依然是重中之重。

今天,全球各大主流媒體都不約而同的寫了關於中美貿易戰分析的文章,中心意思是同一個:中期選舉結果不會影響中美貿易戰。《福布斯》最有意思,其一篇評論的名字就叫《親愛的中國政府,民主黨救不了你(Dear Chinese Government, The Democrats Won’t Save You)》。

與此同時,全球對經濟趨勢最敏感、最務實的投資精英們,用市場信號傳遞了他們對美中經濟的預測。11月7日,中期選舉第一天,道瓊斯指數上漲2.13%。而之前的11月5日,習近平進博會開幕式上再次做開放承諾,亞洲股市意外普跌,美國債市上漲。

11月7日中期選舉後的第一天,美國道瓊斯指數上漲2.13%

更早一些,2年前的美國總統大選前,華爾街的精英們紛紛表態支持希拉里,但是選舉結果出來之後,他們卻用實際行動給川普投了信任票:美國股市一路高走,一次次打破了記錄!事實也證明,這些經濟精英的判斷是對的,2018年剛剛過去的兩個季度美國GDP增長4.2%、3.5%,失業率降至史上最低。第四季度預計也會很樂觀,因為很多新開工廠會在今年第四季度開始投產。

對於這次中期選舉的結果,中共官方的反應也很有意思。

當然,依然會有官方媒體一如既往的煽動對美國的仇視或者幸災樂禍,說“川普輸了”。但是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的回答,這一次卻罕有的語氣平和:

“不管選舉結果如何,中方對中美關係重要性的認識是不會改變的。鑒於中美關係的重要性,兩國政府和人民、包括雙方領導人都希望保持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這符合兩國和世界的共同利益,也是兩國有識之士的共同願望。我們希望美方與中方相向而行,相互尊重,妥善管控分歧,並本着平等互利的精神,不斷拓展和深化雙方的務實合作。”

被網民稱為叼盤俠的《環球日報》主編胡錫進,則一直保持着中共核心喉舌人物所特有的內心清醒、外表激進。投票之前幾個小時,他在英文推特賬號感嘆:“在二戰之後的歷任總統中,沒有人像川普這樣給美國打了如此之深的印記。不管中期選舉結果如何,他的印記是無法洗刷掉了。”透過屏幕,儼然可以感受他文字中的哀嘆和寒意。

11月6日美國中期選舉之前,胡錫進的感嘆。來源:胡錫進推特截圖

選舉結果出來後,胡錫進再次在推特寫道:“很多普通中國民眾或許會對共和黨失去眾議院幸災樂禍,但是我認識的很多學者和官員都十分謹慎。他們擔心,一旦特朗普的議程與美國綁在一起,他有可能在國際領域變得更加激進,這會影響到中國。”

胡錫進這個級別的人物,當然認識的是中共的核心的學者和高官了。無疑,這裡他發出了中共高層的悲觀預測。

在筆者看來,胡錫進的感覺是對的,川普政府將在接下去加大施壓的力度,如果中共當局不及時作出足夠的讓步,那麼川普採取的貿易戰的手段和程度將更激烈。

有如下三個理由:

一、分立的國會不會從根本上影響貿易戰的實施

中共一度希望川普被彈劾,或者中期選舉民主黨奪得兩院之後改變川普的貿易戰,所以在過去幾個月的貿易談判中一直以拖待變。然而,這是不懂美國政治的幼稚表現。

三權分立的美國政府,外交權力是歸屬總統的。美國眾議院主要管財政預算,近年因為總統與國會之間無法達成一致,導致政府多次關門,就是控制國會的多數黨製造的對總統施壓的談判手段。參議院主要是人事任命,內閣官員和大法官的任命需要通過參議院。

這次中期選舉之後,共和黨擴大了參議院的優勢,民主黨奪得眾議院,但是國際貿易是對外關係範疇,是總統權力。川普依然可以通過經濟制裁、金融制裁、限制入境、限制投資、出口管制、徵收關稅,等等這些外交和行政權力來對中共進行打擊。

國會參眾兩院的分工中,還有對總統的彈劾權力。按照美國法律,要完成趕川普下台這一步,必須民主黨獲得兩院,先由眾議院發起彈劾,然後參議院三分之二多數通過。且不說要找到川普足以被彈劾的違法事件不可能,民主黨也無法同時獲得參議院的三分之二多數席位。因為,如果民主黨那麼得人心,受到美國幾乎全部的政治經濟科技媒體精英追捧的希拉里,2016年怎麼可能敗選,讓川普成為大選的黑馬呢?

退一萬步講,即使這次民主黨獲得眾議院之後,成功找到了川普的驚世犯罪證據(一般性錯誤是不構成彈劾要件的),將川普彈劾下台,也不會是中共傾心的希拉里們上台,而只能是副總統彭斯。而彭斯10月4日哈德遜研究所講話已經清晰的表明了,彭斯上台,將只會對中共更加強硬。

二、在貿易上對中共強硬是嚴重分裂的美國罕有的全國共識

美國在川普上台後嚴重分裂,但是對中共強硬,可能是幾乎唯一的全國共識。

眾議院民主黨領袖南希﹒佩洛西,不僅是反對中共人權迫害的強硬人物,而且對中共不公平的貿易也非常強硬。2018年3月22日,她發表聲明對川普對中共施加關稅表示支持:

“美國必須對中國(共)肆無忌憚的不公平貿易政策採取強硬的、明智的和戰略性行動。今天的宣布只是一個開始,川普政府必須做得更多來為美國工人和產品而戰。

3月22日佩洛西發表聲明,支持川普對中國施加關稅,圖片來源:佩洛西聲明截圖

在另一次國會聽證中,她也發表了類似的強硬的言論。

視頻:https://youtu.be/ZbKVQaydhV4

現在看,中共期待中期選舉能夠給中美貿易戰帶來翻盤,甚至不惜讓駐美國的大使館和《中國日報》親自上陣干涉美國選舉,實在是因為對美國不了解的一種幼稚思維。美國兩黨的分歧是對誰執政和政見分歧,但是對外部並沒有那麼多的分歧。即使對社會主義高稅收、高福利情有獨鐘的民主黨,也不認為中共與自己一個物種,全美國現在對中共都視為洪水猛獸。

10月份深圳市委泄露的內部文件,表達了後知後覺的中共智囊對貿易戰的清醒認識:

“美國的行政、立法、國防過去相互制衡,但現在他們在遏制中國方面高度一致。”

“這次美國對華貿易戰實際上也得到了美國企業家的支持。”

只是,對中共來說,現在已經晚了。

三、美國中期選舉對川普貿易政策是掣肘,現在可以放手一搏了

30年前就對美國受到的不公平貿易表示無法忍受的川普,這些年一直在觀察美國經貿政策。當選之前的他實際上就形成了一整套治國理念,這也是他以最快速度融入總統新角色、交出亮眼經濟答卷的原因。

川普深諳“攘外必先安內”的道理,一上來工作重心就是重振經濟,採取的策略包括吸引投資和資金迴流,減輕政府管制,降低企業和個人稅收,加強就業培訓等等。

以發展經濟為中心的這一系列政策,夯實着美國的基礎,降低了失業率,給企業、個人和投資者帶來了強大的信心,也給了川普打貿易戰的本錢。所以,多名中國經濟學者直白的說,中美貿易戰,從美國減稅那一天開始,中共就失敗了。

然而,素人當選的川普,因為要改變美國的“陳痾”,面臨的是前所未有的分裂和敵視。他的一舉一動都受到左派媒體和反對黨的指責。此外,他還面臨著在被華盛頓沼澤浸潤的美國政壇,找到他理想中的核心團隊的難題。因此,他不得不同時平衡多方面關係。在對華貿易戰上,他做的也小心翼翼,雙方談判中一度表現出來的在短期貿易逆差和解決根本問題方面的搖擺,以及在徵稅貿易額上的逐步升級、徵稅產品的精心挑選,都是這種平衡中的無奈表現。

在團隊上,川普經過幾輪篩選,已經形成了一個前所未有對中共強硬的實幹團隊。但是,微妙的兩黨關係,數十場密集助選,以及對中共搗亂的防範,等等,都是川普中期選舉之前不得不面對的。這造成了對川普的嚴重掣肘

然而,受黨文化教育出來的中共高層,既不懂得美國的政局,也不懂得“患難見真情”,在川普面臨挑戰的時候進行情感投資,反而屢次出爾反爾,甚至還試圖用干涉選舉等方式把川普趕下台。

種種劣行,卻也歪打正着,讓川普更清醒的認清了中共本質。

接下去,擺脫了中期選舉干擾和後顧之憂的川普,無疑,在對中共貿易戰的手段和程度上,將很快升級。這一點,胡錫進口中的高官們現在總算是想明白了,“一旦特朗普的議程與美國綁在一起,他有可能在國際領域變得更加激進”,他們這裡的意思是,川普的行動,將得到民主黨和中共曾經寄希望的美國商界精英們的大力支持,對中共的打擊更加猛烈

除此之外,預計川普當局很可能很快秋後算賬,對這段時間干涉美國選舉的機構和官員個人進行制裁。類似的個人還可能會降臨到其他高官頭上。

之前,川普對中共軍委李尚福將軍的制裁已經證明了,中共不怕打貿易戰讓中國民眾成為“代價”,但是對於不按常理出牌的川普採取的類似對中共高官們的個人制裁、以及對某些國企的中興式技術打擊等手段,卻如五雷轟頂、毫無反擊之力。

11月7日,與中共現高層關係密切的美國前財長鮑爾森,在新加坡發表的演講中,對在場的王岐山等發出了警告:如果中共不能及時做出足夠讓步,中美關係面臨破滅,“經濟鐵幕”可能很快降臨。

鮑爾森提到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17年後,中國很多經濟領域仍未向外資開放,中共“利用合資企業要求、股權比例限制、技術標準、補貼、許可程序和監管等手段阻止外資競爭,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只是中共聽得懂嗎?

或者說,即使聽的懂,它願意改變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電台評論員秦鵬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