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全球債務開始大出血?

——

2008年的次貸危機是全球經濟增長模式不可持續的結果,本質是需求無法匹配供給高速增長的要求。這實際是經濟全球化的惡果。在全球經濟中,日歐主要也是供給端,出口在其經濟生活中佔有重要的地位。而經濟全球化之後,新興經濟體的經濟獲得快速的發展,很多國家也完成了初步的工業化,但由於這些經濟體內部的等級分化造成貧富差距惡化、不具備自身的貨幣信用等原因,造成內部終端需求不足(基礎設施建設並不是終端需求,一樣也依賴於終端需求才能發揮作用),也嚴重依賴於商品出口(所以就看到了現在熱鬧的貿易戰),讓全球產業鏈的供給端空前膨脹,惡化了全球的供需關係。

看起來,這是全球經濟問題,但本質是社會問題。因為等級社會所造成的必然結果是社會財富逐漸聚集到少數人手中,讓全社會的終端需求不足,等級越嚴重的社會,終端需求越不足。如果不改革全球很多國家的社會體系,造成次貸危機的根源就無法消除。

次貸危機是十年前發生的經濟事件,根子卻是全球的社會問題,如果往遠來推,其種子似乎在五月花號的年代就播下了(很多人會說,如松在瞎扯),因為這代表着一種新的社會體系的誕生。到今天,這種社會的變化所帶來的結果是很明顯的。五月花時期北美的需求在全球的比例中無足輕重。但今天,全球已經有七十多億人口,但四億左右人口的北美所構建的終端消費市場卻成為世界最主要的市場(有興趣的朋友去羅列一下數字),其重要性遠超過其它地區。這是現在全球經濟問題的根源,也是形成次貸危機的原因。

次貸危機之後的各國經濟管理者們並沒有去切實地解決問題(通過體質改革消除貧富差距、強化貨幣信用擴張自身的終端需求),或許也沒這個能力。而是反向通過印鈔加債務的辦法緩解全球經濟的根本矛盾,讓國家、企業和家庭的債務空前膨脹,這樣做的目的是通過給這些債務主體加債務來擴張終端需求——這是形成今天經濟問題的源頭。

債務膨脹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需求就會劇烈下滑,因為國家、企業和個人的資產負債表會遭到嚴重的破壞。比如,當家庭負債與可支配收入之比超過約100%後(這個水平與各國的財政支出構成有關,財政支出中福利佔比越高的國家,這個水平也越高),就只能節衣縮食,終端需求就會下滑,國家和企業也一樣,讓全球陷入債務危機之中。

從總體的債務指標來看,學術研究表明,債務總額佔GDP的比例達到250-300%的水平時,債務就會開始通過需求來抑制經濟活動。國際金融協會(IIF)每個季度都會對外公布新的全球債務總額,根據IIF最新的全球債務檢測報告,2018年一季度,全球債務從2017年12月31日的238萬億美元增長至歷史新高的247萬億美元,全球債務佔全球GDP的318%。

在經濟增長模式不可持續之後,高速印鈔就形成高速膨脹的債務

有些國家是政府債務高(包括中央和地方),有些國家是企業和家庭債務高,這沒差別。因為政府從不能創造一分錢的財富,所以,政府債務最終還是會落到企業和家庭身上。一個國家是以外債為主還是以內債為主也沒有差別,因為政府不斷增加外債,也只能由自身的財政來償還,財政收入來源於稅收,所以,最終還是要落在企業和家庭身上。比如:IIF在一季度的報告中表示,阿根廷和尼日利亞外債增長迅速,美元再融資風險特別高,超過四分之三的債務是美元償還的。所以,阿根廷今年初即開始爆發比索危機,危機的結果是比索大幅貶值、通脹惡化到30%,勞動者收入的購買力大幅縮水,ZF外債的壓力就轉移到了勞動者身上。

所以,雖然債務分類很複雜,政府外債、政府本幣債務、企業和家庭債務,等等,但最終都可以歸結到一起,沒有本質的差別。

伴隨着全球債務已經佔全球GDP的318%,自然就會出現終端需求的變化。全球最重要的終端需求是什麼?當然是汽車,這幾乎是全球所有中產階級最重要的消費需求。

CNBC一份最新報告顯示,繼糟糕透頂的九月之後,美國車市10月又是慘淡的一個月,至10月下旬的第一個周末,銷量下降明顯。CNBC廣泛採訪了美國多地的汽車經銷商,他們普遍表示10月汽車銷量大幅下滑,多預計在10%以上。

根據摩根大通的數據,雖然德國汽車銷售在8月實現同比25%的增長,但9月份同比下降了31%。德國汽車協會的數據是,9月的生產量同比下跌了20%。英國9月新車銷售也同比下滑了21%。

根據大國汽車工業協會公布的數據,汽車銷量已連續三個月呈現負增長。9月汽車銷量同比下降11.6%,較8月份的3.8%大幅加速下降。當月,乘用車銷量同比下降12%。野村預計,大國乘用車市場將出現自1990年代以來的首次年度銷量下滑,預計全年將下降1.6%。

1929年大蕭條,一位美國車主以100美元賣掉了自己的汽車。未來兩年,部分國家賣車的隊伍會延長,其一是債務不可持續,其二是能源危機,這種能源危機是國際購買力不足所造成。

全球車市的表現意味着次貸危機之後不斷被推高的全球債務開始大出血,嚴重地影響終端需求。人們在開始削減購買汽車的時候,意味着債務壓力開始發作,這很可能會將全球經濟拖入到大蕭條的寒冬之中。

對於勞動者來說,蕭條時期的生活自然是困難的,但各國財政一樣困難,對於很多國家來說,直正地位的維護是第一位的,為了財政的需要,就只能再次開啟高速印鈔機,那時候,紙幣大幅貶值的時代才算真正開始。

災難之源就是隨意濫發的主權貨幣,也就是沒有信用的“信用貨幣”,最終很可能被很多國家所拋棄,歷史上多次出現的劇目將再次上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