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袁斌:成立「馬主義研究會」也被暴打維封殺 中共已完全黑社會化

——南大「馬研會」遭封與中國大學的墮落

如果有人告訴我,有哪個研究和踐行馬克思主義的大學生民辦社團申請註冊遭拒,我想我多少會有幾分意外;如果有人再告訴我,有哪個這樣的社團不但申請註冊遭拒,而且因為抗議學校不讓他們註冊其成員竟被校方派人毆打,那我就絕不只是有幾分意外,而要驚的目瞪口呆了!

今天,如果有人告訴我,有哪個宣揚西方民主自由憲政之類的民辦社團在中國大學申請註冊遭拒乃至被強制解散,我絕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吃驚,因為中國的大學無一不受中共的嚴密控制,而中共對於西方的民主自由憲政等普世價值一向都是公開敵視和反對的,它當然不會允許大學生辦社團宣揚這些。

但是,如果有人告訴我,有哪個研究和踐行馬克思主義的大學生民辦社團申請註冊遭拒,我想我多少會有幾分意外;如果有人再告訴我,有哪個這樣的社團不但申請註冊遭拒,而且因為抗議學校不讓他們註冊其成員竟被校方派人毆打,那我就絕不只是有幾分意外,而要驚的目瞪口呆了!道理很簡單,中共不但一向自稱是信奉馬克思主義的政黨,一向聲稱馬克思主義是全中國人民的指導思想,而且一貫強制向中國年輕一代灌輸馬克思主義,這樣的一個政黨控制下的大學,居然要封殺旨在研究和踐行馬克思主義的民辦社團,豈非咄咄怪事?!

然而這樣的怪事還真就發生了!

據美國之音報導,11月1日中國南京大學兩名學生因抗議學校阻礙他們註冊馬克思主義閱讀研究會(簡稱馬研會)而遭到毆打。

“南大馬研會”在推特中曝光說,他們的成員當日在校園內發表演講時遭受校方打壓,學校保衛處夥同黑社會,在眾目睽睽之下,毆打他們。楊凱同學被十多名不明人員暴力毆打致傷,頭被死死的按在地上拖進了學校的行政樓,隨後被扭送進警車帶走。現場還有多名學生被打傷。路透社援引目擊者提供的消息報導說,被打傷的還有南大馬研會社長朱舜卿。

據悉,“南大馬研會”是由自稱熱愛馬克思主義,且認同馬克思主義不再是哲學課本上不明所以的文字,而是用來批判分析當下社會現實的利器的一群南大學生組建的民辦社團,其宗旨是“研讀原著,關注工農”。在不久前發生的深圳佳士科技有限公司工人維權事件中,這個社團的學生曾積极參与組織聲援團,發表公開信和演講,支援工人爭取組織工會,抗議工人被警方抓捕。

成立5年以來,“南大馬研會”原本一直掛靠在該校哲學系。但本學期開學初,南大哲學系突然表示不再擔任“馬研會”的掛靠院系,引起學生的強烈不滿。該校軟體系的楊凱等人說,他們此前已經多次遭到學校保衛處的騷擾和暴力對待,保衛處處長頻繁約談“馬研會”會長朱舜卿,並沒收了他的手機、U盤等個人物品。

眾所周知,大學在人類歷史上一向都是思想言論自由的高地,即使是在許多專制獨裁國家,那裡的大學也常常保有一定限度的思想言論自由。然而中共十八大以來,隨着政治高壓的急劇升級,大學裏殘留的一點本來就不多的自由空間很快被摧毀殆盡,不僅一批大膽揭露中共謊言,勇於針砭時政,堅持宣傳西方普世價值理念的老師相繼遭到整肅,眾多具有左翼色彩的大學生民間社團和成員也不斷遭到打壓。“南大馬研會”的遭遇絕非孤例。就在前一段時期,廣東工業大學、北京大學、人民大學等好幾所高校與“南大馬研會”類似的民辦社團不是被強制解散,就是領頭的成員被約談、被恐嚇,甚至被失蹤。

“南大馬研會”遭封殺等一系列事件表明,在中共控制下的大學,今天不僅自發的宣揚踐行西方的民主自由和憲政不被允許,就連自發的學習研究踐行馬克思主義也同樣在被禁止之列。說穿了,在政治上右不行左也不行,一切都得乖乖的聽從官方的旨意,“跟黨中央保持一致”。誰敢自說自話,另搞一套,那怕你搞的那套是從馬克思主義那裡搬來的,誰就會成為維穩的對象,輕則被施以行政手段,遭約談、恐嚇,重則連家長都被綁架,甚至被校方操縱的黑社會人員毆打。為了打壓堅持獨立人格和自由意志的學生,他們已經撕破臉皮,連流氓無賴手段都用上了。

可見,在今天的中國,理應是思想言論自由高地的大學,已徹徹底底墮落成了鉗制思想言論自由的黑牢,大學當局已經淪為了變相的黑社會,而造成這種墮落的罪魁禍首不是別人,正是邪惡至極的中共!這對那些被欺騙相信馬列主義的人不是一個最大的諷刺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