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如此人物 如此江山

若一個國家長期只以為「現代化」只是電燈和電腦,手提電話和高速鐵路,而禁忌閱讀,因為思考和想像,會促進理性的判斷和心靈的飛躍,則終將發現電燈的最佳用途,是二十四小時照射審訊一名異見者;電腦最佳用途是管控民間私人秘密,手提電話是盜竊用者的數據資訊,高速鐵路,最佳用途是隨時用來運送軍隊鎮壓各地騷亂。

小說家若會講故事,小說里的那個世界,就越令人嚮往。

一百年來,英國有許多個醫生、工程師、會計師、金融精算師,但只有一個柯南道爾,一個阿嘉泰姬莉絲蒂,五百年來只有一個莎士比亞。

當然,改變人類生活的科學發明家也在千萬人之中湧現,如愛迪生。但電燈發明了,在燈光之下,若無好小說和好書可讀,電燈只要來照明飲食,關上燈則性行為。電燈發明與否,全不相干,人與禽獸無異。

這就是精神與物質之別,亦人與禽獸之差。若一個國家長期只以為“現代化”只是電燈和電腦,手提電話和高速鐵路,而禁忌閱讀,因為思考和想像,會促進理性的判斷和心靈的飛躍,則終將發現電燈的最佳用途,是二十四小時照射審訊一名異見者;電腦最佳用途是管控民間私人秘密,手提電話是盜竊用者的數據資訊,高速鐵路,最佳用途是隨時用來運送軍隊鎮壓各地騷亂。

武俠小說巨匠的作品,一度香港的中小學也列為禁書,教師家長,認定這種小說沒有價值,打打殺殺,只會令小孩沉迷於空幻,荒廢學業。在課堂發現書包里有一冊,就沒收一本,喝斥其應專註於“學好數理化”,因為只有這幾科,方“走遍天下都不怕”。

但該大師武俠小說里述說山川名勝無數,杭州錢塘擊掌觀潮,嘉興煙雨樓比武盟約,由大漠的射鵰英雄到大理的風流皇爺,故事人物,可以同時引證地理和歷史。故事人物和史地背景,連融一片,在殖民地香港,中學生看他的小說長大,沒有一個不認同為中國人。小時乘火車去杭州,火車過了諸暨蕭山,西施浣衣之處,見到六和塔聳立江邊,即刻想起囚禁在塔里的皇帝。

但該作者作品不但長期為華人世界教師家長的禁品,一度為有毒的中國政治定性為叛徒漢奸,不但父親被戮,還一度上暗殺榜。幾十年之後,香港的新一代對北邊的那片土地沒有感情,連任何中文小說都不要看,並以中國人身份為恥,這時才想到這位名家“不登大雅之堂”的那種作品,原來是如此之重要。

許多學者都不屑:我從來不看武俠小說。現在呢?港獨台獨,遍地離心,即使有人能寫武俠小說如他下筆之誘人,若下一代還沉迷武俠小說,你已經要感謝神恩。

那麼到底武俠小說是垃圾,還是變臉的那一兩代,在當權的,包括主管教育的,才是垃圾?

樹欲靜而風不息,人在的時候,謗抹摧殘,人走了,咒罵以種種罪名並一度欲其死的那些愛國輿論,忽又禱頌無窮。如此江山,如此人物,偏配上這種時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