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環球郵報:加拿大中國留學生給室友下毒面臨監禁

受害者就站在距離毒害他的人只有幾英尺的地方,他描述了他在過去10個月中經歷的恐懼。他說最近他在胸部發了腫塊,仍在等待新的檢查結果。與此同時,他不忍心告訴他在中國的父母發生了什麼事,他感到疏遠了自己的老朋友和他在實驗室的工作。

本文譯自加拿大《環球郵報》11月2日的報道。他被位於加拿大Kingston市女王大學(Queen's University)化學實驗室的同事下毒後幸免於難,現在他在等待,不確定是否會因那種危險化合物而患上癌症。

“多個測試沒有檢測到癌症,但這並不意味着我沒有受到傷害”,受害者於周五對Kongston法院表示,他要求不要公開他的身份。“這種長期的心理恐懼是殘酷的。”

受害者就站在距離毒害他的人只有幾英尺的地方,他描述了他在過去10個月中經歷的恐懼。他說最近他在胸部發了腫塊,仍在等待新的檢查結果。與此同時,他不忍心告訴他在中國的父母發生了什麼事,他感到疏遠了自己的老朋友和他在實驗室的工作。

26歲的博士生王子傑(音)戴着腳銬走進法庭,靜靜地坐在那裡聽他以前的實驗室夥伴做法庭陳述。

王子傑(音)上周認罪。刑事法庭正在尋求判王子傑七年監禁。辯方周五辯駁應判四年。

受害者與王子傑(音)曾經是室友,曾在同一個實驗室里並肩工作,甚至還合寫過一篇論文。2017年他們住在一起時發生了爭吵。受害人說,王未經他許可舉辦了一個派對,弄得房屋亂糟糟的,之後他決定搬出去,並與王保持距離。

受害者在法庭上問:“是什麼樣的仇恨會讓一個人試圖殺他的室友,往他的水中加入高毒性化合物?”王的律師Brian Greenspan說沒有真正的答案。他補充說,在他的心理學知識中,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解釋它。

受害者在1月初開始發現一些異樣。他注意到他帶到實驗室做午餐的一個蘋果派有一點苦味。不久,他開始感到噁心,下午大部分時間一直在生病,直到在他的辦公桌那裡睡着。他說痛疼一直持續到深夜。一個星期後,發生了同樣的情況。他在他的派里吃出了苦味,他就不吃了。他以為是那個派有問題。

接下來的一周,他帶了半條肉桂葡萄乾麵包作為午餐,再次吃到有苦味和帶有化學氣味。他將麵包帶回家,與另一半麵包做了比較,發現後者沒有那種化學氣味。幾天後,他開車回家見住在多倫多附近的妻子和兩個孩子,他發現他的水瓶喝起來有異樣。他就不喝了,他懷疑有人搗鬼,於是保留了那些液體。

受害者去見了實驗室主管,並告訴他,他懷疑他中毒了。他的主管允許他在他的辦公桌上設置一個隱藏的攝像頭。

周五在法庭上播放了隱藏攝像頭拍到的畫面。錄像顯示,有一次,當其餘人員在開會時,身着試驗室白袍的王子傑(音)走近受害者的辦公桌,他雙手戴着藍色橡膠手套,一手拿着一個小瓶,另一隻手拿着個吸管。他在找受害者的包,臉上沒有任何錶情。他四次接觸那個包,每次都顯然從小瓶中取了液體。

1月份,受害者看了視頻後,報告給了他的主管,主管聯繫了該部門負責人,最終聯繫了女王大學的保安和Kingston警方。

王先生將於12月11日再次出庭接受判決。

原文Queen's student faces prison after trying to poison his roommate with tainted bake goods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