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駐港解放軍擅自出營「做義工」 評論員質疑違《駐軍法》

溫水煮蛙

駐港解放軍上月在未獲特區政府向中央提請下,穿着軍服到郊野公園做“義工”清理災後垃圾。有熟悉大陸的時事評論員及法律界人士均指出,無論今次是否屬“義工”活動,駐港解放軍明顯違反《駐軍法》,並指回歸後,駐港解放軍開放軍營及參與公益活動,建立親民形象,是企圖以溫水煮蛙手法,淡化化港人對解放軍的警戒心,一旦香港特區政府23條立法惹激烈反彈,就會派解放軍清除“垃圾”,警告港人為保自由要恆常警惕。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早前承認,今次港府並無根據《駐軍法》向中央提請要求駐港解放軍出動救災,指港府有足夠能力處理風災善後工作。立法會前議員、支聯會主席何俊仁直斥,今次事件是蔑視《基本法》及《駐軍法》規定駐港解放軍封閉式管理,“縱使係對香港有益嘅事,亦唔應該咁做,因有利於香港而違反法律”。他稱,近年北京為體現其管治權,在處理香港問題時,粗暴打擊香港司法制度,“佢都唔同你講咁多嘢,淨係話呢嗰係人大嘅決定,係最高㗎啦,唔同你講法律,係好大嘅危機,香港人一定要出聲”。

解放軍上月穿軍服到郊野公園鋸走塌樹,行動未經特區政府向中央提請。資料圖片

梁家傑:勾起六四陰影

另一位立法會前議員、資深大律師梁家傑指出,今次駐港解放軍“義工”活動已違反《駐軍法》,“六四陰影下,我哋對呢啲向自己嘅人民開槍,用坦克車輾過人民身軀嘅軍隊,我哋非常恐懼,所以先至有咁嚴謹嘅規定,就算當你用自己時間放假執樹,點解要着軍服出嚟?你係咪要香港人習慣咗周街都見到着住軍服嘅解放軍?”

時事評論員林和立稱,回歸後駐港解放軍開放軍營及參與公益活動,建立親民形象,是企圖以溫水煮蛙手法淡化港人對解放軍警戒心,為23條立法鋪路,一旦惹激烈反彈,中央會派解放軍鎮壓,“警察始終係香港人,佢哋可否落重手,出重拳鎮壓?但解放軍並非香港人,對北京有高度效忠及服從性,若必要時香港政府難以控制嘅騷動,真係有機會動用解放軍,就好似六四事件”。

林更提及2012年特首選舉期間,唐英年在競選論壇上爆出梁振英曾在行政會議上提出若香港發生暴亂,提出派遣解軍放鎮壓,“呢嗰係警鐘,如果香港人漸漸對解放軍喺香港扮演政治任務麻木,係非常危險嘅事”。

另一時事評論員程翔指出,這次解放軍出動救災是在“山竹”襲港後近一個月,質疑災情的嚴重程度不足以成為出動解放軍的理據,“將來萬一社會治安稍有失序,嚴重程度遠遠未到要出動解放軍嘅時候,以藉口維持秩序出動解放軍,咁你點辦呢?”

駐港部隊民望下降

梁家傑亦指出,“喺中共眼中,好多香港人係垃圾,例如喺六四燭光晚會,你叫結束一黨專政,你形同山竹蹂躪樹木殘枝一樣,咁今次邏輯係通,咁第二時解放軍就可以請假,着住軍服到維園燭光晚會掃除呢10萬、8萬嘅‘垃圾’!”他引述剛退休的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鄧國楨臨別贈言:“自由的代價是要時刻保持警覺”,經常被建制派批評“為反而反”的梁強調非危言聳聽,“你要保有你嘅自由,唔好成為被清除嘅垃圾,就唔可以畀佢行出第一步,我哋係有法可依”。程翔及梁家傑又批評張建宗明知今次解放軍活動違反郊野公園條例,卻包庇不追究解放軍刑責,是禮崩樂壞到極點。

根據港大民研,駐港解放軍的民望有回落跡象,今年5月的最新調查顯示,受訪市民對解放軍的滿意度只有61分,是自2012年起的同類調查中,滿意度第二低,僅高於2016年5月的60.8分。

駐港部隊新聞發言辦公室回覆本報查詢,稱駐軍始終嚴格按照《基本法》、《駐軍法》及軍隊條令條例履行防務職責,指軍裝是軍人身份象徵,官兵近年在營外參加徒步行軍等軍事活動及香港植樹日等社會活動時均穿着軍服。辦公室指,此舉增強官兵駐防香港的榮譽感、使命感,同時增進了香港社會對駐軍官兵的了解,促進了駐軍與香港社會的良性互動。

中聯辦繞過港府申調兵

新華社及中聯辦於10月14日公佈,今次駐港解放軍“義工”救災事件,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發起倡議”,有法律界人士及時事評論員斥中聯辦明顯違憲,指中聯辦繞過香港特區政府“調動”駐港解放軍,是想替代港府管治角色。

根據新華社當日引述王志民指今次“發起倡議”,因“我們在香港工作生活,應積極履行市民義務、踐行融合香港社會和‘與香港同行’,與香港市民‘行埋一起’的職命使命”。

或跟大陸“軍民共建”風

熟悉大陸解放軍指揮系統的程翔指出,今次一定不是駐港部隊自把自為決定做義工救災,一定有來自中央軍委的命令,“喺中國嚟講,軍隊調動,哪怕好短距離嘅移動,都要中央軍委落命令”。他相信今次是中聯辦向中央軍委提出建議,“中聯辦越俎代庖,代香港特區政府申請解放軍出動,法律上中聯辦係冇呢嗰憲政角色去做呢件事”。

他估計中聯辦以軍民共建為由說服中央軍委,“軍民共建喺大陸好興,中央軍委覺得OK,咁就去咯,但佢哋冇考慮到呢樣嘢唔符合香港法律程序,只係考慮中聯辦有呢嗰建議,而呢嗰建議亦好,一方面可幫助救災,一方面又可增加解放軍嘅軍民融合”。

他直指,中聯辦繞過特區政府調動軍隊,將軍隊調動啟動程序不知不覺間由特區政府轉移到中聯辦,嚴重侵犯特區政府的權責,更樹立危險先例,他認為一定要追究中聯辦違憲責任,“重點係要抓住誰啟動調兵出營,咁樣符不符合《基本法》或《駐軍法》,而唔係應不應該,可不可以,或者有沒有必要等枝節問題”。

資深大律師梁家傑表示,如報道屬實,作為中央人民政府駐港代表竟不明白《駐軍法》,中聯辦必須被問責,“王志民係咪誤解《駐軍法》?唔明白香港人嘅情緒?”他指,香港回歸之初,中聯辦主任連農曆新年舞獅活動都拒絕出席,“佢哋理由係香港緊張中聯辦官員不可招搖過市,20年前你有呢種敏感度,20年後點會冇咗呢?係你故意抑或乜嘢?我相信答桉已經寫在牆上”。

本身是律師的支聯會主席何俊仁亦認為今次中聯辦明顯違憲,指中聯辦越來越明顯想擔任管治角色,“有好多嘢以往係暗地做,但現在越來越明目張胆”。

封閉式管理減六四疑慮

1989年發生六四事件,解放軍血腥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及平民,令港人對解放軍極具戒心,故中方在香港前途談判中,答應駐港部隊採取封閉式管理,及受《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駐軍法》規管,以紓港人疑慮。

鄧小平堅持駐軍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中英談判香港前途時,中國是否要在香港駐軍是極具爭議的議題,除擔心駐軍會加劇香港政府財政負擔,亦憂慮大陸軍人素質不高軍紀不嚴,尤其解放軍在六四事件中血腥屠城,令港人以至全球對解放軍極度憎厭及戒心,英方曾提出因中港邊界連接,建議中方不必在港駐軍。

不過,時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堅決要在香港駐軍以彰顯主權,並有防止動亂的作用。惟顧及本港社會憂慮作彈性處理,包括軍費全數由中央承擔、駐港部隊採取封閉式管理,以及受《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駐軍法》規管,並寫進《基本法》附件三,以紓本港社會疑慮。

回歸前,駐港英軍除負責香港防衞工作外,並負責邊境禁區治安,包括截停非法入境者及走私活動等,港府有緊急需要時可向英軍要求增援平亂及救災。回歸後,邊境禁區治安及救援等轉交警隊等紀律部隊負責,而駐港解放軍只負責本港的軍事防衞及涉外軍事事宜,不得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只有特區政府在必要時,可向中央政府請求駐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不過,根據《駐軍法》第六條,如全國人大常委會宣佈進入戰爭狀態,或發生特區政府不能控制、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中央可派駐軍執行職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