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你的「舒服」里 透露着你全部的修養

1

我在醫院工作期間,有個教授來住院,他的老伴在一旁細心照顧。教授的氣質儒雅高貴,他的老伴卻顯得平庸而樸實。得知他住院的消息,教授的同事和學生紛紛來看望他,我常見教授的愛人默默在病房裡穿梭,洗水果、洗杯子忙前忙後,張羅招呼。

有一天,客人們都走了之後,教授示意我過去。我以為是藥水掛完了,卻見教授的愛人手裡捧着一碗剛洗好的枇杷,要請我吃。她說:“姑娘,你照顧我們辛苦了,這點梨子留給你吃。”

我一看,這明明不是梨子啊。我以為教授愛人眼花了,沒有看清楚手裡的水果,於是張口就要糾正。眼睛的餘光卻看見教授在病床上慌忙擺手,示意我不要繼續。

我心領神會,立即接過那一碗枇杷,並對她說:謝謝您!這水果真新鮮,一定很好吃呢!教授樂呵呵地說:你放心吃吧,我老伴最大的優點就是能幹,而且講衛生。

再看他老伴,將水果遞給我之後,正心滿意足等着我吃呢。

後來我才了解到,教授的愛人根本沒有讀過書,她和教授的結合完全是過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結果。

這真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結合,一個是才子,一個連學堂都沒有進過,可他們就這麼從青蔥攜手走到了白頭。這其中有什麼相處的奧秘?我所看到的,是他們彼此互相尊重的舒服狀態。

假如教授處處以自我為標杆,那麼,教授的愛人當時就會被糾正:真沒文化,這是枇杷你都不知道嗎?教授的愛人就一定會默默垂下頭去,並因此感到羞愧。也或許,如果一直被這樣糾正的話,教授的愛人一定羞於表達,絕不會這麼放鬆。

這着實給我上了一課。是梨子還是枇杷,比起愛人的感受,又算得了什麼呢?

2

有一天,我和朋友到一家熱門餐廳吃飯,由於是周末,又碰上餐廳搞活動,顧客特別多。我見服務員都是從一個餐桌跑到另一個餐桌地忙碌,我們點餐也就被一拖再拖。終於有個服務員過來了,帶着滿臉誠摯的歉意,幫我們點餐。

我們點了很多,服務員並不急着記錄,而是根據我們的口味給予一些建議,比如這個菜有點辣不適合孩子吃,而另兩道菜相類似,只選其中一道就可以了。

在她的建議下,我們的菜品既豐富,量又不多不少剛剛好。但是就在準備結賬的時候,她拿來pos機的同時,不小心將桌上的一個湯碗打翻了,湯汁朝着碗口倒下的方向很快往桌子底下流。

朋友淺色的牛仔褲上,迅速被染了一條明顯的油漬。我原以為她會起來厲聲指責一番,卻見她立即起身,用包遮擋住褲子說:嗨,今天吃得多了,我得去廁所跑一趟。

服務員並沒有發現朋友腿上的油漬,應對突發情況,她顯然是個新手。她一邊賣力地收拾着桌上的殘局,又跑去廚房拿來拖把,將地上的湯汁擦乾。一切妥當之後,她還是無比真誠地對我說:真是對不起,給你們添麻煩了,也讓孩子受驚了。

她本想等朋友過來以後再單獨表示歉意,但因為顧客實在太多,她又被前台叫去招呼其他客人了。朋友回來以後,我費解地問她:你為什麼要那麼急着跑開啊?讓服務員幫你一起想辦法弄乾凈不是更好嗎?

朋友的回答讓我大開眼界:

第一,我對她開始的服務很滿意,從她點餐時處處為我們考慮這一點來看,她具備一個優質服務員的良好素質。

第二,人無完人,忙亂之中出錯是人之常情,何況她只是個需要歷練的新手。

第三,她已經知道錯了,而我最不喜歡將咄咄逼人的態度凌駕於一個已經心存愧疚的人身上。

瞬間,我彷佛從朋友的頭頂看到了一道光。這道光,不耀眼也不奪目,在柔和和明亮之間,藏着一種叫人舒服的東西。

3

曾看過這樣一句話:讓人舒服,就是一個人最大的修養。我深以為然。但是,什麼樣的行為是讓人舒服的行為呢?

我想,那大概就是明知對方有細小的過錯而不苛責,在對方知錯的情況下能理解、淡化對方的過失吧。

人與人相處,最妙之處是什麼呢?有人說兩個好人在一起就會感覺好,有人說兩個優秀的人在一起就會好。

而我覺得,在好和優秀之間,還必須藏着另一個更重要的品質,那就是一種讓人進退自如、放鬆舒服的修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Q博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