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年輕夫婦的災難蜜月:飛16小時後因這個被拒入境 瞬間崩潰

蜜月之旅

英國一對新婚夫婦,省吃儉用存下4000歐元,興高采烈飛往印尼,準備在巴厘島開啟一段難忘的蜜月之旅,沒想到在印尼海關,因為護照問題兩人被拒絕入境。折返時夫妻倆要在新加坡轉機,結果丈夫丹尼爾再次因為護照而被海關扣留了7個小時,差點被當成罪犯。最後夫妻倆千辛萬苦回到英國時,錢幾乎已經花光,原來計劃的蜜月之旅成為“災難蜜月”。

籌備了1年的蜜月之旅慘成“災難蜜月”

據鏡報報道,26歲的Daniel Farthing是一名廚師,1年前和25歲的妻子Tia Farthing結婚。結婚後兩人省吃儉用,存下4000歐元(約5000美元),於今年10月16日,兩人開開心心坐上飛往印尼的班機。經過16個小時的顛簸,終於抵達目的地。

然而,迎接兩人的不是預訂好的大象野生動物園、別墅式酒店和藍藍的游泳池,而是海關拒絕入境的通知。

原來,丈夫丹尼爾(Daniel)的護照在2014年遭愛犬咬掉一小角。在出發前,丹尼爾有詢問過相關部門,得到的答覆是,這本護照裏面的基本信息並沒有被損壞,可以正常使用。可惜,印尼海關並不這樣認為。

他們認定丹尼爾(Daniel)的護照無效,拒絕兩人入境。夫妻倆瞬間崩潰,但也無可奈何,只能掃興打道回府。

不過兩人的噩夢還沒到此結束。在折返時,夫妻倆要在新加坡轉機,丹尼爾再次因為護照而被新加坡海關扣留了7個小時。

妻子泰雅(Tia Farthing)說:“海關把他當成是罪犯!”和丈夫被分隔開的她非常害怕,在機場不斷致電給親戚求救,結果花了216歐元電話費(約1978港元)。

幾經周折、千辛萬苦,夫妻倆終於回到英國希斯路機場(Heathrow Airport)。這時夫婦倆的錢幾乎花光了。不但沒有預期難忘的蜜月之旅,反而是不堪回首的噩夢回憶。

據太陽報報道,回到英國時,一名空中小姐看着丹尼爾(Daniel)那本被狗狗咬去一小角的護照,問:“就是因為這個,把你們搞得如此狼狽?”

出發前曾向英國當局查詢答覆說可以使用

夫婦倆向記者表示,丹尼爾4年前剛領到新護照時,就被當時還是BABY的愛犬米洛(Milo)咬壞了左下角,“當時米洛已經知道自己做錯事,不斷過來求抱抱。”

丹尼爾在出發前已經向英國海關查詢,工作人員告訴他護照不會出問題,因為護照內所有的資料都保存得很好。

據英國政府官方的定義,有效護照有以下幾點要求:1、護照訊息清晰可辨;2、照片上塑膠完好;3、生物特徵一頁未被染色;4、不缺頁;5、芯片無損壞可讀取。

兩人怎麼也沒想到,印尼那邊海關卻不怎樣認為,最後蜜月之旅成“災難蜜月”。

泰雅的(Tia Farthing)姐妹表示,那趟失敗的蜜月之旅給倆人造成了心理創傷,決定在眾籌網替二人籌款,讓他們再度蜜月。目前她們已經籌到超過800歐元,祝福這對夫妻,下次的蜜月之旅真的會是一場難忘的美好旅程。

美國華人:持綠卡進出香港經歷不堪回首

美國華人何女士也有過類似的不愉快經歷。

何女士告訴《看中國》記者,2005年5月初,當時還持美國綠卡和中國護照的她突然接到家人電話告知,她香港的公公和國內的母親同時病重。心急如焚的她馬上買了5月7日的機票,從美國飛往香港,她在香港呆了2天後,打算回去廣州看看母親,然後再回香港看公公。

不過何女士之前聽說過,如果持中國護照和美國綠卡,不允許多次在香港與大陸之間出境入境。

於是,5月9日,何女士在回大陸經過香港海關時,把自己的情況告訴了工作人員,還特意詢問工作人員她能否回廣州後再來香港,然後再回去廣州照看病重的媽媽……當時何女士得到的答覆是沒問題。

2005年5月16日,在廣州呆了一周的何女士,帶着當時不到2歲的兒子打算再次返回香港時,卻在深圳口岸被香港海關攔住了。工作人員告訴她,因為她只是持美國綠卡和中國護照,她不可以多次進出香港。工作人員還查到,何女士是買了5月30日從香港返回美國的機票。工作人員告訴何女士:“你可以在30日前的一周再回香港,因為你只允許留在香港7天。”

何女士把香港公公病重的情況告訴了這位女海關工作人員,還表示她5月9日離開香港時,一名男海關告訴她是允許多次來回的。這位女海關告訴何女士:“如果你決定現在回香港,我可以放行,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你的行為會被記錄,換言之,你以後每次進出香港,都可能會受到特別檢查。但如果你選擇5月23日,也就是30號前的一周再回香港,就不會有這個問題。”

何女士考慮了一下後,決定先返回廣州,等到23日再去香港。

不過,在深圳找直通巴士回廣州的過程中,讓何女士感到很心寒。

何女士回憶到,當時她獨自一人抱着2歲的兒子,背上還背着重重的背囊。她本來只是想着問問行人,深圳到廣州的直通巴士站在哪裡。讓她意想不到的是,路人一看到她,還沒等她開口,就都統統躲的遠遠的。何女士當時很納悶:“她們為什麼都躲開?”

後來她想起在美國看新聞時,經常看到一些國內女子抱着個孩子,謊稱錢包丟了,能不能借點錢的騙局。何女士一下明白了:“原來她們以為我是騙人的……但我只是想問路而已啊,我居然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

找不到人問,何女士只能像一隻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走,2歲的兒子又在哭鬧,天開始黑了,又餓又累又急的她欲哭無淚。這時她看到一個邊走邊打電話的男子經過,從口音能聽出,這名男子是香港人。何女士趕緊走上前說:“Excuse me Sir,我想問下返廣州的直通巴士站系邊度?(打擾了先生,我想問一下,回廣州的直通巴士站在哪裡?)”

男子停了下來,告訴她該如何走。何女士非常感激,說:“先生,我非常感謝你的幫忙,我是從美國回來的,對深圳不熟悉。你知道嗎?我已經走了1個小時了,你是第一個願意停下來的人。我真的很感謝你!”

這名男子說:“其實開始我也以為你是騙人的,大陸有很多這樣的人。不過聽到你只是問路而已,而且你會說Excuse me Sir,我就猜你是從外國回來的吧……”

後來,這名男子還熱心的帶着何女士找到車站,把她送上回廣州的直通車。

何女士告訴記者:“那次回國經歷對我來說,真的不堪回首。我常常想,我從沒想過在自己的國家,居然連問個路都被當作是騙子。中國人都已經被騙怕了,誰也不相信誰。這是何等的悲哀!這十幾年來,我一直想找回當年那個幫過我的香港好心小夥子,可以當面感謝他!也許對於他來說,只是舉手之勞,但對於當時極度無助的我來說,他就像一根救命稻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記者蘇菲翻譯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