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吳祚來:說說令習近平無言以對的港珠澳大橋

港珠澳大橋原定2016年底完工,但卻出現嚴重延誤及超支。造價由原先估計762億港元大幅超支至2017年估計的1,177億港元,港珠澳大橋工程自動工以來,除被揭超支及工程延誤外,更多次發生嚴重傷亡意外。直至2017年3月,工程共釀成10人死亡,逾600人受傷,被媒體形容為「血淚大橋」和「一橋功成白骨枯」,在大橋開通儀式之時,並沒有為這些犧牲者哀悼,他們的名字也難銘刻在大橋紀念碑上。

一、政府的形象工程,它到底在追求什麼?

港珠澳大橋投資二百多億美元,歷經九年建設近期開通,習近平在開通典禮上僅說了十二個字(“我宣布,港珠澳大橋正式開通”),就匆匆離開。這是習近平無言以對的國家重大專案,也是習近平第一次失語的場景。

宏大的政府形象工程,習近平無法回答,它的績效與它的追求到底是什麼?

近期在接受自由亞洲台的電視訪談中,我說,習近平應該對這個宏大的政治工程或腐敗的形象工程無言以對,甚至應該淚流滿面,因為它對國民百無一用,在許多農村或邊地學生們學校午餐都不能供應的現實中,投入鉅資造形象工程,是一種政治與經濟犯罪。

當然,對習近平這次在大橋開通典禮上匆匆講話有不同的說法,譬如,習擔心被暗殺,所以不斷改變行程,並在開通儀式上遲到,都是有意避險行為。習近平回京與日本首相安倍會談時,一貫喜歡侃侃而談的他,面對安倍也是一字一句地念講稿,其表現仍然是不正常的狀態,這說明內憂外患,已嚴重影響到大國領導人的語言表達。

大橋開通儀式上,人們期待習近平在這樣的時刻發表一篇南巡講話,以紀念與呼應1992年鄧小平南巡講話,而習近平本人處境艱難,外有美國的貿易戰無法應對,內有股市潰盤,經濟不振,而對深圳引領的改革開放主導權,習家與鄧家又陷入某種紛爭,深圳特區建設,習仲勛更為重要,還是鄧小平拍板更有決定性意義?

習近平迴避這一話題,只能在另外的場合強調繼續解放思想,改革開放,即便已擁有最高核心權力,習仍然不敢冒犯改革開放這樣的政治正確觀。

依過去的情形,習近平面對世界第一跨海大橋,應該滿心喜悅,現場可以高調宣揚:它見證中國人民與中國黨的偉大,見證改革開放的偉大成果。而現實中,他完全清楚,他當政前後,國家為這樣的大項目付出了多少資源,後續的維持與保障,仍然難以估計,只要是國家形象工程,建設過程中,建設完成之後,都是權貴利益共同體取用不盡的巨大乳酪,而國家除了獲得一個形象符號之外,就是不停在付出納稅人的資源(從北京的亞運場館到奧運場館,都是同樣的命運)。

港珠澳大橋是一項九年前的小“一帶一路”工程而已,它僅僅是用一座橋連結了港澳珠三地,在形式上節省了交通時間,強化了大陸與港澳地聯繫。而更為宏大的一帶一路工程,則由習近平自己主張,在相關國家的投資,是由數以十計、百計這樣的工程組成,總經費數以千億美元。與此大橋一樣,它並沒有由各行業專家論證,也沒有全國人大相關委員會討論投票,它完全是政府行為。人們只能通過新聞看到習近平對一帶一路相關國家,高調宣揚將投資數十億、百億美元,甚至他可以隨機減免一帶一路相關國家拖欠的中國國家債務。

中國特色的政府工程,最高領導人一旦確定了項目的偉大性,任何人反對,就成了反對最高領導人,而在領導人背後,既有利益集團的遊說,又有滿足領導人好大喜功的學者專家們各種理論誘導,譬如清華大學教授胡鞍鋼就說到,自己調研非洲的“學術報告”對中共投資非洲影響重大。中共南海造島這樣的宏大工程,給黨國經濟與國際影響力造成巨大的傷害,背後也是這樣的專家理論誘導的結果,表面上看,都是基於黨國利益,甚至有民族利益與民族自豪感,但整個過程,都是權貴們利益工程得到紅利,國家經濟包袱與對國際社會嚴重的負面影響,這些專家學者們不會受到懲罰或責難。做出決策的黨國領導人會受到追責嗎?也不會,港珠澳大橋從工程造價到最終的效益都是無法向國民做出交待,最初的決策者會受到問責嗎?建設過程中,中方的腐敗,會有獨立的審查機制嗎?它的投入與產出、法律與責任問題,無從知曉。人們只是通過中共新聞媒體,看到各屆中共最高領導人的拍板。

現在人們看到聽到的一帶一路項目中,多個國家開始反悔,一些重大工程也後續無力,毛時代援建的第三世界國家的重大專案現在多已廢棄,因為當年這些工程,意有獲得受援國在聯合國投票支持,經濟代價為政治而付出,而如今,習近平看中的是一帶一路國家的資源與市場,既可以獲得中國日益匱乏的資源,又可以傾銷中國落後的產能產品。而這種帶有經濟殖民、又有政治模式輸出或影響的黨國項目,正遭到國際社會與相關國家警覺,而在南美,美國以政府出面的方式予以干預、阻擊。

宏大的一帶一路工程與現在峻工的港珠澳大橋有着某種同構性,就是黨國主導,通過巨額投資,打造一項可以維繫不同地區不同制度的政治經濟紐帶。如果說中共在經濟與政治上基本可以控制香港、澳門的相關工程連結的話,而更為宏大的一帶一路項目,中共無論怎樣窮盡國力,都不可能完成其構建,既有國際大背景,又有相關國家政制的不同性與變局可能(馬來西亞就是例證)。

所以,習近平看到港珠澳大橋的開通,應該慶幸二百億美元的投資,畢竟沒有做成一個斷橋爛尾項目,勉強可以成為觀光的形象工程,未來的時間裏,一帶一路工程,將以怎樣的結局示之於世界?

中國的計劃經濟與計劃政治,糾結在一起,由集權者操控,無制約無監督地構畫宏偉的藍圖。它達到一個輝煌的極致或泡沫的頂點之後,正遭遇國際力量的圍剿。直接的後果是國際市場對中國限制、美元匱乏、中國在國際社會日益孤立。

二、社會主義國有專案權貴資本的盛宴

港珠澳大橋這項投資過千億人民幣的跨海工程,最早支援的中央政府官員是時任總理朱鎔基,九年前決定專案開始則是胡溫當政時期,權貴資本主義達到巔峰狀態,如此宏大的國家投資,誰參與論證?有沒有全國人大代表的投票?投資如何回收?如何解決港澳與大陸車牌通行悖論?沒有任何人可以回答。

我們回顧一下港珠澳大橋從提出概念到最終實施、建成,會發現它最大的特色是“政府工程”。因為大橋管理局是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廣東省人民政府和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舉辦的事業單位,大橋的建設、運營、維護和管理的組織實施等工作均由“政府事業單位”負責。

不同的政制,卻由一個中央政府來協調建成一座大橋,可以視為不同政制之間可以協調出共同的建設成就,而其另一面,則可以認為,它是中央政府強權協力的結果,港澳粵地方政府屈從於中央政治意志,最終成就了一項政治形象工程。它既重視政治象徵意義,又重視政府形象,面對這樣的宏大敘事工程。

建橋之初,人們認為港珠澳大橋啟用,港、珠、澳三地的行車時間僅需一小時左右,而且不需要再繞經虎門大橋;而港珠澳也會形成“一小時生活圈”,但決策者沒有考慮豪華大橋的通行成本,還有三地的邊檢與等待、轉車時間,現在人們實際的體驗是,不僅成本昂貴,還有三地車牌無法互相通行,等待時間漫長,加上轉車時間,當初估量的大橋時間效率被抵沖。它更可能成為一項“觀光”工程。

與澳門建立大橋,最早是1983年由香港合和集團董事局主席胡應湘及珠海市提出,顯然這是商人的經濟敏感與地方政府基於自身的效率與效益的需要而提出,爾後,香港青嶼幹線通車、新的香港國際機場位於大嶼山,胡應湘又提出香港應該善用青馬大橋等新落成的基礎建設;把大橋香港起點改為大嶼山,加入澳門(單Y方案)和深圳市(雙Y方案)。

2002年11月,這項計劃得到時任中國國務院總理朱鎔基的支援;

2003年開始,得到香港政府時任行政長官董建華支持,2005年選擇了單Y方案,並且定名為“港珠澳大橋”。

2009年10月28日,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溫家寶主持召開第85次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港珠澳大橋的可行性報告;

港珠澳大橋原計劃採用公開招標形式,即民間興建營運後轉移模式的方案交由私人財團出資興建。

其後改以三地政府全資興建,為什麼可以民營的項目,要改成政府投資經營?

最終在2008年8月5日,三地政府就融資問題達成共識,主體工程造價385.4億,其中北京決定出資投入項目建設,連同廣東省的出資,中國大陸合共出資70億元人民幣

2018年9月28日–30日,三地舉行聯合試運行。2018年10月23日,在珠海舉行開通儀式。

檢索媒體報導我們可以看到:港珠澳大橋原定2016年底完工,但卻出現嚴重延誤及超支。造價由原先估計762億港元大幅超支至2017年估計的1,177億港元,港珠澳大橋工程自動工以來,除被揭超支及工程延誤外,更多次發生嚴重傷亡意外。直至2017年3月,工程共釀成10人死亡,逾600人受傷,被媒體形容為“血淚大橋”和“一橋功成白骨枯”,在大橋開通儀式之時,並沒有為這些犧牲者哀悼,他們的名字也難銘刻在大橋紀念碑上。

社會主義制度的所謂優越性,就是集中力量辦大事,辦大事要付出怎樣的犧牲與代價?大事如何造福於全民?這些都不在中共考量之列,現在,人們都無法看到,中共為什麼避開私營投資,而直接代之以政府投資?它是不是為了照顧權貴利益集團的特殊利益?因為只要向私營開放,整個過程就會更加透明,更加考慮投資成本與績效。而現在,總投資成本從七十多億,上升到一千多億,甚至有報導指達二百億美元,即造價成本上升了一倍,那麼,中央政府付出多少?港澳政府又付出了多少?人們無從知曉,因為這是政府工程。

一座大橋,貫通三地,三地都需要獨立邊檢,本質上是兩種甚至三種政制,當初提出之時,中國大陸開放之初,也許人們當初的構想是,幾十年之後,兩岸三地都會一樣自由開放,所以地理上的交通通行與政治上的自由行,不會有任何障礙。而現實卻冷酷無情,大陸正在以自己的政制,控制與同化香港澳門,並劍指台灣。大陸公安人員可以到香港直接抓捕商人特別是出版商,甚至已成為加入外籍的華人,也難以倖免被非法抓捕的命運。香港的自由度受到嚴重打壓,自由的橋樑沒有建立,且處處設立障礙,不自由的大橋卻在九年的時間裏,豪華建成,這顯然是對中共政制的莫大嘲諷。

大陸與港澳的紐帶應該是自由二字,中國與世界的紐帶,需要以普世價值為連結,這樣的常識,中共永遠不懂或者永遠裝着不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風傳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