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福音派選民對中期選舉情緒高漲也充滿矛盾

隨着中期選舉的臨近,很多人都在談論特朗普和他所在的共和黨獲得了基督教福音派教徒創紀錄的支持。但是佔美國人口四分之一的福音派教徒比許多人想像中更加分裂。

“我對弗吉尼亞北部的每個社區都很熟悉。”

保守的基督徒們在11月6日中期選舉前爭取選票。

作為美國常見的政治力量….

…福音派教徒對這次選舉的熱情尤其高漲。

“他們非常激動。”

競選遊說者喬伊·霍夫說:“特別是因為卡瓦諾問題。”

許多福音派教徒認為保守派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受到了不公平的攻擊,他們對此感到憤怒。卡瓦諾被控在高中時性行為不端。

這讓他們更親近特朗普和共和黨……

美國總統特朗普說:“福音派人士對我們來說真是太棒了。他們有84%的人投了票。”

“我喜歡福音派,特別是我得到了他們83%的選票。”

但這個數字並不準確。它所指的是特朗普贏得的白人福音派教徒的票數。

儘管白人福音派教徒看到了他的缺點,但是他們很多人還是喜歡特朗普。

信仰與自由聯盟的蘭斯·萊蒙茲說:“我們沒有去投票選舉我們當地的教會牧師。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問題。”

對他們來說,以色列和墮胎等問題比特朗普的缺點更重要。

但許多人不同意。

福音派作家吉姆·沃利斯說:“在美國這個泡沫里,我們仍然表現得好像白人福音派代表整個福音派。其實不是。”

吉姆·沃利斯是福音派社會正義團體“旅居者”(Sojourners)的負責人。

吉姆·沃利斯說:“有色福音派教徒壓倒性地投票反對特朗普。而絕大多數白人福音派教徒卻投票支持他。所以這是一個真正的種族鴻溝。”

事實上,30%自稱福音派教徒的人都是有色人種。

雖然近三分之二的白人福音派教徒支持共和黨,但非白人福音派教徒卻幾乎完全相反,他們壓倒性地支持民主黨。

如果你想像中的美國福音派是這個樣子——這是真的....但卻只是故事的一部分。

它們看起來也像華盛頓的地區教會,代表着超過60個民族。這裡的信仰是福音派,但政治現實卻很複雜。

國際正義使團的理乍得·李說:“很多時候在政治領域,福音派這個詞幾乎可以武器化,以推動議程。我認為,當你了解基督的故事後,你會發現,那與推動政治議程無關……”

“…它是超越政治的……真正觸及人類的心靈。”

部分問題是什麼呢?福音派沒有標準的定義,只有一般的原則,如個人皈依,相信聖經是上帝的話語,以及分享他們的信仰。但即使許多福音派教徒也不喜歡這個稱呼。

華盛頓特區教會牧師艾倫·格拉姆說:“我們會眾中的大多數人都會接受福音派的神學理論,但不接受福音派在今天政治上的含義。”

非常棘手的是,許多民意調查組織在衡量福音派的意見時甚至沒有考慮種族因素。這表明美國的福音派政治......比看起來更複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