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中共違反聯合國人權公約 新疆遍設集中營 孔傑榮呼籲公開討論制裁

這張2017年11月2日的照片顯示新疆庫爾勒一座監獄的入口。據當地人說,監獄內有正在進行的政治教育項目。

中共政府在新疆實行高壓政策,把當地百萬維吾爾人投入再教育營,引起國際輿論強烈反應。為降低國際壓力,北京千方百計對海外的維吾爾人進行控制。

麗恰克熱·霍迦(Gulchehra Hoja)是自由亞洲電台維語部記者。維語部率先報道了中共當局在新疆對維吾爾人的鎮壓。該部四名記者在中國大陸的親屬被中共警方拘押。霍迦是這些記者之一。

今年8月,霍迦到美國國會就新疆局勢作證。她說,跟其他許多居住在海外的維吾爾人一樣,一開始她也不敢說話,“因為我們不想讓已經處於危險中的親人更加危險。”

中共警察傳過來我們父母的照片

霍迦說,中共政府使用高科技手段在新疆挨家挨戶地搜集家人在海外的信息,他們甚至有你的電話和地址,“所以中共警察從中國大陸打電話到海外,給留學生或居住在海外的人,象我。打電話給我們,甚至傳過來我們父母的照片,說你的家長就跟我們在一起,你應該保持沉默。”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資深編輯詹姆斯·帕爾默(James Palmer)說,新疆大規模打壓行動導致他所有的維吾爾消息來源都斷了。他說,這種恐怖氣氛不僅使他“無法聯繫到維吾爾消息來源,甚至漢人也不能跟維吾爾人說話,否則就會被抓。”

帕爾默還擔任亞洲協會《中參館》(ChinaFile)亞洲編輯,他說,“幾個月前我們停止了跟維吾爾人的聯絡,因為即便是聯繫他們的行動本身,都會讓他們冒被送進(再教育)營的風險。”

帕爾默說,維吾爾留學生告訴他,他們必須回去否則他們的父母兄弟就要被送進(再教育)營,“我們給他們的答案是,如果你回去,你和你父母還是會被送進(再教育)營,因為你跟外國人有聯繫,這被看做是最危險的事情之一。”

帕爾默說,為了安全必須留在海外的艱難決定使得維吾爾人作出了巨大犧牲,他們“失去希望、失去國家,甚至對很多人來說是失去中國大陸,因為他們還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就像當年的猶太人認為自己是德國人一樣。”

打壓維吾爾人的制度性恐懼

洛約拉大學(Loyola University)歷史學副教授瑞安·圖姆(Rian Thum)說,對維吾爾人的打壓是一種制度性的恐懼。他有一個朋友的朋友,“她是個被高度同化了的維吾爾婦女,嫁給了漢人,有個半漢的兒子,在天津有一份專業工作,說一口流利中文。”

“一年半前,她到另一個中國大陸東部城市過節。就在她剛抵達酒店、用身份證入住時,她立刻被認出是個維吾爾人。半小時內警察就到了,把他們母子倆軟禁在酒店裡。一個中年職業母親和她6歲的小孩,被軟禁在酒店裡整整一個星期,不允許他們離開,不允許他們跟任何人交談。然後他們被送回居住的城市。”

圖姆說:“這是當下針對維吾爾人的制度性恐懼和不信任的程度:他們被視為威脅、災難,本質上是危險和令人不安的。”

中共在新疆的大規模打壓行動被披露後,據報道,美國國際宗教自由事務無任所大使薩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敦促川普政府制裁中共政治局委員兼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

中共違反了多項聯合國人權公約

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孔傑榮(Jerome Cohen)說,必須實施《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對那些對中國大陸可怕事件的責任者實施制裁。

孔傑榮教授說,中共政府在新疆的做法違反了北京批准並承諾履行的很多聯合國國際公約。“不僅是《反酷刑公約》,還有《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也違反了《反歧視公約》”,他說。

中共稱辦職業培訓中心

在新疆再教育營逐漸引起國際社會注意後,中共官方說,這是為了反恐和去極端化而開辦的職業培訓學校。中共又在本月宣布新疆當局通過了修改後的《去極端化條例》,補加了有關開設職業培訓中心的內容。

有報道說中共政府把在新疆再教育營的做法合法化了,孔傑榮批評說,這是荒唐的做法。他說,要合法化,“他們必須通過立法,或者根據中國大陸的刑事司法制度抓人。但他們沒有這樣做,多數人是被非法任意羈押的。”

孔傑榮說,美國很快將與中國就人權問題進行對話,“我們堅持要他們討論新疆問題。他們終於在壓力下同意了,因為否則我們就不去。但後來他們說,他們也要討論美國對穆斯林及其子女所做的事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