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紀曉嵐: 無賴呂四和幾個惡少調戲婦女 結果現世報

《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滄州城南的上河涯,有一無賴叫呂四,橫行鄉里,干盡壞事,人們像怕虎狼一樣怕他。一天傍晚時分,他和幾個惡少在村外乘涼,忽然隱隱傳來一陣雷聲,風雨就要來了。他遠遠地望見好象有一少婦,躲進了河岸邊的古廟中。呂四對幾個惡少說:“咱們去玩玩那個女人。”這時已經入夜,陰雲密布,天色昏暗。呂四突然衝進廟裡,掩住了女人的嘴,其他惡少便扒下女人的衣服猥瑣起來。不大一會兒,一道閃電照亮了窗戶,呂四借光發現這女人好象是自己的妻子,便急忙放手。一問,果然不錯。呂四大怒,要把妻子扔進河裡。妻子大哭道:“你玩弄人,結果反招致別人玩弄了我,天理昭然,你還要殺我嗎?”呂四張口結舌,急忙尋找衣褲,卻早被風吹到河裡去了。呂四沒辦法,只好把光着身子的妻子背了回去。陰雲散去,月亮出來時,全村人都知道了這件事,嚷叫喧笑,爭着前來探聽情況。呂四沒法回答,竟投河自盡。原來他的妻子回娘家,約好一個月後回來。不料娘家遭了火災,沒地方住,便提前回來了。呂四不知這個情況,結果弄出了這件事。後來她夢見呂四回來說:“我罪孽深重,該永遠墜入地獄中,但因我生前對母親盡了孝道,冥府的官查核籍冊,讓我變成蛇,我這就要去托生了。你的後夫不久就要來了,你要好好對待新公婆。陰間的法律對不孝的人判罪極重,以後不要因此而到陰間下油鍋。”到了呂四妻子再結婚那天,屋角有一條赤練蛇,垂着頭往下看,好象戀戀不捨的樣子。呂妻想起了夢中的事,剛要抬頭去問,忽然聽到門外鼓樂聲響起。赤練蛇在房上蹦跳了好幾次,急急離去了。

【阿波羅網編輯李廣松編後按:這是標準的善惡立報。然而呂四雖惡,還知道孝敬父母,還知道夫妻情深,還害怕悠悠眾口,可現在的一些官吏,雖不做表面的壞事,心裏早無百姓生死、夫妻之情,更不在乎悠悠眾口,呂四的惡,只是橫行鄉里;貪官的惡,卻使多少百姓受苦,妻離子散。煤礦的礦難不斷,屢禁不止,有多少無辜的百姓冤死,有多少家庭因此殘缺,這些皆因貪官愛錢。只是現代人都不相信因果輪迴、惡有惡報,就更加肆無忌憚地做惡了。

人無善念,則與禽獸無異。前幾年,湖南有一人回家,看路上有一小孩被車撞了,無人管,他前往救助,結果卻是自己的小孩。安徽有一人開車回家探親,路上看到有一老人倒地,不敢(或不想)管,怕被碰瓷,直接回家,結果那老人竟是他的母親。

中共把活摘器官產業化賺錢,誰能保證參與者的親人不會被失蹤,被活摘器官!
中共破壞人的道德,把不同於馬列理論的都說成是迷信,目地是要把人變得與禽獸無異,以達到徹底毀滅人類的目的。】

原文:滄州城南上河涯,有無賴呂四,兇橫無所不為,人畏如狼虎。一日薄暮,與諸惡少村外納涼,忽隱隱聞雷聲,風雨且至。遙見似一少婦,避入河干古廟中。呂語諸惡少曰:“彼可淫也。”時已入夜,陰雲黯黑,呂突入,掩其口,眾共褫衣相嬲。俄雷光穿牖,見狀貌似是其妻,急釋手問之,果不謬。呂大恚,欲提妻擲河中,妻大號曰:“汝欲淫人,致人淫我,天理昭然,汝尚欲殺我耶?”呂語塞,急覓衣褲,已隨風入河流矣。旁皇無計,乃自負裸婦歸。雲散月明,滿村嘩笑,爭前問狀。呂無可置對,竟自投於河。蓋其妻歸寧,約一月方歸。不虞母家遘回祿,無屋可棲,乃先期返。呂不知而遘此難。後妻夢呂來曰:“我業重,當永墮泥犁。緣生前事母尚盡孝,冥官檢籍得受蛇身,今往生矣。汝後夫不久至。善視新姑嫜,陰律不孝罪至重,毋自蹈冥司湯鑊也。”至妻再醮日,屋角有赤練蛇,垂首下視,意似眷眷。妻憶前夢,方舉首問之,俄聞門外鼓樂聲。蛇於屋上跳擲數回,奮然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希望之聲/《閱微草堂筆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