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安倍親訪只換到貓熊?日中各懷鬼胎 友好演出口惠實不惠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時隔七年正式訪問中國,為日中關係改善做了最大的演出,即使在加強經貿合作方面,雙方企業全力配合達成五十二項合作備忘錄(MOU),但包括釣魚台紛爭、中共擅自開發東海油田、日本人被以間諜罪拘捕及日本食品管制進口等懸案,安倍均未能得中方進一步承諾,唯一實質的承諾大概就止於「出借貓熊」。雖然這是日中關係改善的第一步,但畢竟這是中國在美中摩擦下的策略性舉措,影響日中關係的諸多變數仍然存在,第一步跨出之後的下一步才是考驗。

日本首相上次訪中是在二○一一年的野田佳彥,換言之,安倍在二○一二年底上台後從未正式訪中,相對的,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從未訪日,兩國的「梁子」結得很深,除了釣魚台問題之外,中共將安倍視為右傾鷹派,尤其對他推動修憲具有高度敵意,安倍上台之初,中方拉攏當時的南韓總統朴槿惠大打歷史牌,以清算慰安婦與南京事件的舊帳牽制。

除了歷史舊帳外,中共試圖擴大在東海及南海的影響力,長期派遣公務船巡航釣魚台海域、在南海建設軍事基地,日本不管是身為美國的軍事同盟國或為自身考量,都會極力牽制,當然也成為中國進出海洋的最大絆腳石。

這些影響日中關係的變數,並不會因為安倍訪中和李克強或習近平握手就能解除。

促使中共積極拉攏日本的主因是美中摩擦加遽,安倍也不是吃素的,馬上抓住這個機會做順水人情。綜觀這次他訪中帶去的大禮,包括重啟兩國「貨幣互換協議」,金額較五年前擴大約十倍達三兆圓(約合台幣八千四百億元),另外就是兩國合作進軍第三國市場。

「第三國市場合作」是安倍在去年十一月提出的新名詞,背景是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對於是否加入「一帶一路」,日本經產省與外務省意見分歧,安倍的態度則是從起初的觀望到有條件參加。「第三國市場合作」減低直接參与「一帶一路」的政治敏感性,而且以個案方式合作,提高日方參與的彈性。日本進軍海外基建過去曾多次在中國的削價競爭下敗北,對安倍來說,與中國合作進軍第三國市場具有經貿利益的考量。

這次雙方簽定的MOU達五十二項,包括金融、保險、IT、基建、物流及醫療保健等範圍。值得注意的是,五十二項MOU有近五分之一與金融有關,日本野村控股、大和證券兩大證券公司及三菱UFJ、三井住友及瑞穗三大銀行與中國官股的中國投資(CIC),將共同成為規模超過一千億圓的「日中產業協力基金」,以金援兩國企業未來相互投資或進軍亞洲第三國時所需。

雖然五大證券、銀行業宣示,未來將向其他金融機構繼續募資,以確保二千億圓的投資能力,但和日本政府向來以ODA或輸出信用(JBIC)援助海外基建相比,規模和等級相去甚遠。日本經濟新聞點出其中的眉角,日本金融機關希望以此換取中國放寬人民幣股票和債券的投資管制。

前外交官出身的評論家河東哲夫在安倍訪中前即已警告,日中兩國企業體質不同,中方的海外基建投資有太多不良記錄,兩國合作進軍第三國恐怕只是「空中畫大餅」口惠而實不惠。

日本與中國修好必須考量美方的觀感,事實上,陪同安倍訪中的經產相世耕弘成也對媒體強調,日中合作進軍第三國市場,「基本上和一帶一路無關」。似乎為了強調日本的「真命」還是美國,安倍在回國後二十八日在私人別墅接待來訪的印度總理莫迪,莫迪是支持美日主導「自由開放印度太平洋」的重要人物。

安倍這次訪中演出賣力,但帶回來的回禮看來不算豐碩,日本最期待的中方解除日本食品進口管制,最後只得到了「將基於科學評估積極考慮放寬」的承諾。中國長期派公務船巡邏釣魚台的問題依舊無解,就連同行的外相河野太郎,要求中方撤除先前部署於該海域的浮標,也沒有得到具體承諾。

安倍第三度連任自民黨總裁後,將積極推動包括憲法第九條再內的修憲案,勢必再次觸動中共敏感神經、美中對立加劇「新冷戰」儼然形成,日本無法置身事外,諸多變數都能輕易扭轉日中友好關係,再說還有很中國人仍不習慣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看到高高掛起的日本國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自由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