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伊利恩仇錄」 牽涉前「國級」高官?

伊利舉報中的“國家級”領導很有可能係出身於內蒙古的劉雲山?(圖片來源:網絡視頻截圖)

10月24日,伊利集團通過官方網站、官方微信、官方微博等發佈了實名舉報公開信——《常年屢遭破壞伊利苦不堪言被迫公開實名舉報信懇請徹查鄭俊懷及其保護傘》,實名舉報前任董事長鄭俊懷,引發舉國關注。

現任舉報前任,到底伊利內部有幾多恩怨,唔係幾句話能講清的,更唔係我等普通外人能知曉的。雖然我們不敢對為何舉報前董事長講三道四,但有一點卻係明擺的,常言道,家醜不可外揚。伊利作為國內最大乳品企業集團實力非凡,之所以採取公然在網上實名舉報的辦法,這講明伊利除了“苦不堪言”,且實屬“被逼無奈”。

從伊利舉報信看,鄭俊懷手眼通天,不僅挪用2.4億公款犯罪事實、證據確鑿、犯罪分子供認不諱的78冊案卷長達14年一直被擱置,無人處理。而且還被人為操縱以“發明假節水設備專利”和“表現好”為由減刑2年半,實際服刑過程中如住賓館可隨時回家。

更為讓人震驚的係,原國家級領導、多位省部級領導、廳局級領導充當鄭俊懷保護傘,人為抹掉鄭數億元犯罪事實,運作假減刑;另外今年3月,伊利再次向有關方面遞交了鄭俊懷已被查實的挪用公款案及諸多涉嫌重大犯罪線索長達14年無人處理、被人為假減刑的彙報材料,但至今半年過去仍無任何進展。

怪不得連伊利這個中國乳業的龍頭老大,也要像普通百姓一樣走網絡舉報的路子了;怪不得伊利不得不公然親手扯開這塊遮羞布,向世人抖出了自己的家醜,原來這個稱為“乳業教父”的鄭俊懷確實非同一般。

資料顯示,1983年,鄭俊懷擔任伊利集團前身、呼市回民奶食品廠廠長;1993年,伊利進行股份制改革,並於3年後成功上市,鄭任伊利董事長、黨委書記兼CEO。就在鄭俊懷推動伊利股份制改革前一年(1992年),22歲的現任伊利老大潘剛進入呼市回民奶食品廠,科班出身的潘剛年輕能幹,還頗受鄭俊懷器重,可邊個能料到如今卻反目成仇。

從舉報信我們不難看出,伊利之所以舉報鄭俊懷,關鍵係認為鄭“長期造謠迫害伊利”,讓伊利“心力交瘁、苦不堪言、被逼無奈”。但至於鄭俊懷係否真嘅“長期造謠迫害伊利”,吳鉤沒有真憑實據,不敢妄議。而且,我估計這也唔係我等“外人”最關心的問題。

我最關心的係,如果伊利的舉報屬實,那鄭俊懷挪用2.4億公款犯罪事實和證據確鑿,為咩長達14年無人處理?伊利今年3月再次舉報後為何至今仍無任何進展?為啥鄭俊懷實際服刑過程中如住賓館可隨時回家?嗰啲人為抹掉鄭俊懷犯罪事實,運作假減刑,為充當鄭保護傘的原國家級領導、多位省部級領導、廳局級領導到底係邊個?

在鐵腕反腐和依法治國的當下,怎麼能容忍這些人逍遙法外?難道法律真成了治理老百姓的“專利”?國內最大的乳品企業伊利集團公開發出實名網絡舉報信,已經引起了軒然大波。雖然鄭俊懷、潘剛、自媒體……中國乳業江湖流傳許多年的“伊利恩仇錄”比連續劇劇情還精彩,但這些伊利私家事統統都唔係重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微信公眾號吳鉤一言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