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橫河:美中爭端僵持出路何在

美中貿易爭端處於僵持階段,北京採取拖延耍賴的戰術。(VCG/VCG via)

(按語: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自從9月下旬中美方第二輪徵收關稅之後,雙方都沒有更大的動作,美方是堅持北京要拿出具體行動方案,再開始新的談判;中方是對此不理不睬,轉向國內號召“自力更生”,貿易爭端顯然陷入了僵局。

從昨天開始,北京的官方口氣出現了轉變,聲稱對美國,中方已經不屑於實施“以牙還牙”的直接報復,行動上也低調的開始進口了美國大豆;之前因為貿易爭端遲遲不能確定的G20川習會也隨之有了明確的消息。那麼這些跡象是否表示北京會採取積極的措施化解僵局呢?貿易爭端的出路何在?

橫河先生,我們先來看一下,從9月下旬川普對中國2千億的商品徵收關稅之後,北京是取消了幾次高層官員會晤,之後就沒有進一步的明確政策,那您覺得他們下面會採取什麼政策來應對這個局面呢?

橫河:它有幾種可能性,第一種就是退讓,但是這一點我覺得很難做到,因為中共方面到現在為止只願意做部分退讓,這個退讓實際上就是多買美國商品,這就是為什麼美國到現在一直堅持說中方要做出有意義的行動來。對於中方來說的話,很多原則是不能讓的,尤其是牽涉到制度上的;而部分退讓,美國不會同意,所以這條路基本上是行不通的。

第二種可能就是全部滿足美國的要求,或者是美國的主要要求,但這個問題就是牽扯到中共的社會主義道路的問題。現在你看中國國內的情況,一個是全面的“國進民退”;一個是私企和外企都要派黨支部。

而美國方面要求的是什麼?他把資訊流通自由的阻斷都當作是貿易壁壘的一部分,這個相差太遠。美國提出來的這些要求,其實都是跟中共的制度有關係的,儘管提出來的這些要求如果實施的話,對中國國家和中國人民都有好處,但是對中共的統治顯然沒有好處的,因此我們沒有任何理由相信中共會這樣做。

第三條路就是拖延耍賴,這其實就是一直在做的事情。最近有兩個標記,就是崔天凱兩次接受美國媒體採訪,這個可以作為一個標記,就是這個戰術的標記,就是他能拖多久拖多久。這個它依靠的是什麼呢?就是中共所謂的制度優勢,民眾在這個問題上沒有多少發言權,它就是把人民作為中共拒絕改變的代價,就是中共這個能力比較強。

另一方面,它希望美國人民也會因為貿易戰造成的不方便和經濟上的一些損失,當然,這個損失即使有的話,比起中國民眾的損失要小很多,但是因為美國是民主社會,它就希望美國人民在選票上能夠改變現狀,希望美國貿易爭端的立場不能堅持,這是它的想法。

中共作為一個整體來說,它堅持貿易戰這個能力可能確實是要強一些。但是其實這裡還要考慮到另外一個因素,就是中共黨內利益集團的承受能力,他們的承受能力可能沒有那麼強,而他們對政策的影響力可能要比普通中國老百姓要強,這一點,就是黨內高層的鬥爭它是沒有算在裏面的,其實要算在裏面的話,它拖延下去可能也沒有什麼好處。

第四條路,中共正在做的就是重新組建同盟,儘管歐盟和日本在貿易上和美國是一致的,但是中共不會放棄拉攏歐盟和日本。你像最近一些表現,它強調中日友好,這個其實日本的表現跟當年它鼓動反日遊行時候打砸搶,日本表現沒有什麼不一樣,但是中共的表現就完全不同了,顯然是一種政策。像前幾天有幾十個議員參拜靖國神社,中共也一聲不吭。

另外一個,和俄國靠近;另外一方面,繼續爭取做第三世界的領袖,包括繼續向非洲、拉美這些地方加強它的勢力範圍;還有包括周邊出擊,你像打壓台灣等等。但是這一系列措施,既然不能夠在貿易上拉攏到歐盟和日本的話,所有這些措施是比較遠期的、長期的,對貿易戰它不會帶來直接的好處,對中共來說。

再一個就是加強自力更生,準備過冬了。但這一點,自力更生,科學技術不是一天可以達到的,也不是一年半載可以達到的,每個時期都有它自己的技術瓶頸。像大躍進的時候,全民鍊鋼,鍊鋼就是一個技術瓶頸,沒有成功,就失敗了。現在大力投資晶片,其實就類似於當時全民鍊鋼的大躍進,差不了多少,這個技術瓶頸也沒有多少理由相信它能夠很快突破,在自力更生方面能夠突破。

所以到目前為止,我現在覺得他們最可能採用的還是一個拖延戰術,它所謂的想進行談判,其實還是想通過談判盡量不讓步,是想通過這種方式。

主持人:您剛才講中方其實一個方面也是希望美國人因為貿易戰造成了不便,或者因為中期選舉改變一些策略。前幾天從深圳市委流露出來的一份資料表明了,他們可能已經意識到那種期望是不可能實現的了。

我們也看到《人民日報》昨天發表了一篇文章,它的中心內容是說中方對美方的恣意妄為,已經不屑於實施“以牙還牙”的直接報復了。是不是表示中方會有一些政策上的轉變?但是川普在接受CBS採訪的時候直接就說中方其實很想反擊的,但是它沒有子彈,而且中方現在非常想協商。您覺得他們兩方說的,哪一方的理由更加真實一些?

橫河:《人民日報》這篇文章題目是“風雨過後是彩虹”,因為它裏面有一句話說“中國已不屑於‘以牙還牙’直接報復了”,所以很多轉載的時候就把當中這句話抽出來當成標題了。

《人民日報》其實是更有代表性,剛才你說深圳流出來這篇檔,其實是深圳市政府的一個檔,它不是那一類從上而下傳達下來的檔,所以只能說是一個個人的看法,它不代表中共的政策,它這篇檔要影響到中央還不知道有多少層呢,所以這個不能代表中共的意見。

但是《人民日報》可以,有人總結了跟貿易衝突有關的《人民日報》的標題,他按照時間順序,最早的時候是“從美國貿易戰看其霸權嘴臉”,到“1000億美元唬誰呢?中國不是嚇大的!”,到最近的“不屑於以牙還牙直接報復”,這個過程其實可以看到,中共的立場確實是從開始的時候很強硬,軟化了。

這篇文章是放在《人民日報》第二版上的,那也就是說至少是代表了當前官方的看法,部分看法。因為第一版現在不管是《人民日報》還是各地的黨報,它都已經被歌功頌德,就是沒有多少意義的歌功頌德文章壟斷了,能夠放在第二版的,那是比較重要的政策性的東西。

文章內容沒有什麼新奇的,你要讀一讀還是很難讀下去的,都是中共宣傳的那種口氣。這個內容裏面主要它不承認中共經濟發展的成果是打開國門引進外國資本或者是引進技術,或盜竊技術,這個基本事實。我們就要看看這個“不屑於以牙還牙”的說法,我認為這是雙方貿易不平等,它沒有對等報復手段了,所以它不能夠以牙還牙,這是一。

第二個是雙方的實力相差太大,這個和貿易不平等可以沒有關係,就其它方面,整體實力相差太大,贏的希望實在太渺茫。第三個,深圳那篇,如果說中央也有同樣看法的話,那就是說認識到以後進行一個政策大調整了,就是原來“以牙還牙”政策,現在放棄了。“以牙還牙”並不是一貫的政策,就是針對這個對美貿易衝突提出來的政策,那現在它既然不屑於做這個事情了,那麼也就是說“以牙還牙”的政策就正式放棄了,這個倒是比較實際的。

但是你放棄以牙還牙,不表示這個貿易戰就可以贏,你知道吧?所以說現在來看還是沒有什麼妙招可以熬過就是那篇文章說的“風雨過後是彩虹”,你可以指望後面可以是彩虹,但是你這個風雨怎麼熬過去?如果你熬不過去的話,那麼後面的彩虹有什麼用?這是中共目前面臨的最大的問題。

主持人:您這個說法就讓我想起來最近的股市,證監會是說春天已經不遠了,但是股民們說我們要先熬過這個冬天啊,別死在春天來之前。那您剛才提到了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他接受美國記者的訪問,談到貿易戰,崔天凱他是這麼說的,他說是中共不想打貿易戰,是美國挑起爭端,既然是美國挑釁,那麼中共自然要保護國家利益。

橫河:這個崔天凱10月4日、10月12日,分別接受了美國的MPR,就是公共廣播電台,和FOX採訪,那我們來逐條分析一下他的這個說法。第一個說法就是說,他說中方是無辜的,就是所有的指控都不是事實,就你剛才說的,是美國挑釁,中共只是保護國家利益。這個我們其實從貿易戰開始就反覆談過了,沒有什麼特別可以談的,因為美方的指控主要的是智慧財產權、政府干預經濟,包括補貼,不公平的貿易,包括傾銷,還有關稅和非關稅壁壘。

就是每一項指控都是中共違規在先,其實不只是違規,是中共從來就沒有遵守過規矩,就是原來它也沒有說一開始就改,它只說我過多少年,十幾年以後再改,那過了十幾年以後它沒有改。

就以這個智慧財產權為例,就最近的國安間諜案,我們剛剛討論過,說明偷竊智慧財產權是政府行為,而不僅僅是商業對手的問題,以前抓的都是商業對手。國家安全部它不會從這個航空技術當中直接獲利,它是政府機構,就說明什麼呢?是政府出面幫企業,這個企業很多就是國家啦,來做這樣的事情。

就說明美國的指控不僅是真實的,而且是遠遠不夠的。這還僅僅在貿易上。隨着美國現在政治氣候的轉變,可以說更多的中共對美國進攻性的行為也在不斷的曝光,包括對美國的學術、教育、文化,甚至民主選舉的滲透和破壞。剛剛出來一個消息,美國四個執法部門聯合聲明,關注外國對美國大選的破壞,盯緊了俄國、伊朗、中共。崔天凱所說的這些東西其實是沒有道理的。

另外一個就是,他說中方已經準備好和美國談判了,他只需要找到可信賴的談判對手。事實上從來沒有人見過中共對美國的指控做出正式的反應的,除了抵賴以外。他說沒有信賴的談判對手,美國派出來的談判貿易代表團就是談判對手,每一次美國政府派出的正式代表就是談判對手,你怎麼會找不到呢?所以這個又是沒有道理的。

再一個他說什麼呢?說美方多變,說他搞不清楚總統周圍誰更有影響力?其實誰更有影響力這個問題是為了背後運作。就是說找到真正有影響力的人,然後通過這個關係去打通路子,這個是中共一貫的做法。但是到了川普這裡不靈了,川普政府一切都是擺在檯面上的,做的和說的一樣。對於中共來說的話,因為它只會搞陰謀,碰到人家說什麼做什麼的人,它反倒不知所措了,就不知道怎麼辦了。所以他所說的誰更有影響力,是為了幕後操作。

其實就很簡單,你派談判代表跟對方談判代表團談這就可以了,你管他背後誰影響力大幹什麼?這個實際上暴露了中共在國際關係上那種不正常的操作的習慣。

主持人:特別是這個崔先生他對這個問題的回答簡直是讓民眾大跌眼鏡,他居然回答說:不知道華盛頓市誰在做決定?誰說了算?美國有媒體就評論說,這難道是被貿易戰打暈了頭嗎?

橫河:實際上我想這個可能是中共宣傳部門和外交部門現在統一的口徑,就是說如果在國際場合,或者是在記者招待會上,有人問到這種事情的時候,就這麼回答,就是他想擺脫在貿易談判僵局上面中共方面的責任,儘管這個理由很荒唐,但是我覺得他們現在也找不出合適的理由嘛,就是把責任推給美國方面。

主持人:那我們現在有一位聽眾在網上提問,他說中國18號也承認了,受貿易戰影響,工廠停工、工人面臨失業,那麼這是表示中共示弱了嗎?

橫河:這倒不表示中共示弱,它是想對國內的一些問題,它最終很可能都要歸到貿易戰上去。實際上有很多問題是國內的政策造成的,你比如說很多工廠關門,是跟中共的政策有關係,你比如說無錫有一個硬碟生產廠,當時就是給它要加稅,因為現在正在加稅,外資後來就全跑掉了,現在還在讓各個企業在補社保基金,這一補的話,很多企業就必須關門了。所以現在成批關門的企業有相當一部分不是受貿易戰的影響,而是中共的政策,就中共加緊盤剝中國民眾造成的這個結果。

你像深圳現在不是報紙上登清算廣告都登不下,都要排很長的對才能登?所以中共是用貿易戰來推卸它自己的責任,就把它自己很多問題推到美國身上,倒不僅僅是為了示弱這一點。

主持人:那我們在這裡再插一個題外話,就是說美國記者我們知道他們都是以犀利著稱的,比如說採訪川普的那位萊斯麗女士,她面對總統就當仁不讓,咄咄逼人。我舉個例子,比如川普他為了表達他跟金正恩關係良好,很合得來,就用了一個他的特有的說法,就說“我愛金正恩”。那主持人就抓住了這句話,說我來給你讀讀他的紀錄,你看這個人謀殺親哥哥、奴工、壓制自由,然後巴拉巴拉念了一大堆金正恩的惡行,然後說這麼一個壞人,你還居然說你愛他。那麼川普他雖然貴為總統,也得老老實實接受這種質問。

但是我們看到採訪崔先生的時候,崔先生的回答,他明顯的就是閃爍其詞,或者講些空話、套話,或者是黑白顛倒。我記得最明顯的一個例子,就是主持人講到說中共盜竊美國技術,而且特別提到說,我們上個星期抓到了一個人,都抓到作案人了,但是這個崔先生就是瞪着眼睛否認;那主持人居然就放過他了,不再就這個問題追問下去了。您覺得是怎麼回事?

橫河:這倒是有幾方面因素,一個就是美國媒體本來就對本國總統不客氣著稱的,對本國總統、本國的政府,因為那是民選的政府,雖然他會根據觀點跟自己是不是一致有區別對待,但總體他是以第四權的監督權力自譽的,而且美國憲法和法律確保了他們這種權力,那總統也沒辦法,川普總統最多他也就在推特上說,批評批評假新聞而已,他也沒什麼辦法,所以它是制度決定的。

對於外國政府和元首來說的話,美國的媒體多多少少有一點,雖然說他在世界各國來說的話,他是表現比較好的,但多少他有一點欺軟怕硬,就是對於對方就是比較文明的,他就會凶一點、狠一點;對不講理的呢,他就會軟一點;對錢多的,他也會軟。大概對中共,美國媒體是最軟的了,因為中共它既不講理又有錢。

俄國其實,雖然說俄國有的時候很強硬,但實際上他對美國的影響力沒有那麼大,就是說美國媒體如果批評俄國的話,他不會有什麼後果的;而如果批評中共的話,他就會有後果。

因為中共對美國媒體的這個收買和打壓,恩威並施,它確實有一定的效果。你像美國一些主流媒體、大媒體,都是整版的給中共喉舌提供宣傳陣地,就為了收一些廣告費。美國的主流大媒體對中國的報導,自我審查也比較嚴格,因為你稍微不嚴格的話,它就把你記者趕出去了。最近不是還把駐香港的一個記者給趕出去嗎?

中共官員他有一套現成的黨文化的胡攪蠻纏的辦法。一般美國的媒體主持人即使他是在美國身經百戰的,他對付中共官員的話,還是會表現出來經驗不足,因為你是碰到實在胡攪蠻纏,西方再怎麼樣的總統,他不會這樣子,那中共官員他很習慣的就是胡攪蠻纏,所以他還是經驗不足,這幾方面的因素。

不過當年我記得《60分鐘》節目,華萊士採訪江澤民確實是一針見血,那他確實厲害,你現在去回顧一下當時他的那個採訪,他把很多關鍵問題都提出來了。他最著名的就是,華萊士說江澤民是獨裁者,江澤民說自己不是。華萊士就反駁說,美國有句俗話說,如果走起來像鴨子,叫起來像鴨子,那就是一隻鴨子!那是非常直接了當的。不過這樣的主持人,我想即使在那個時候,在現在也是很罕見。

主持人:那我們再把話題拉回到這個貿易戰。最近有幾個消息,一個是這回美國他沒有把中國定為匯率操縱國,這個對中共來說應該是個利好;但是美國緊接着又宣布說他退出萬國郵聯,說是為了堵住進口稅的這個漏洞,這個無疑又會對中國的出口貿易不利。那您覺得這兩個事情結合起來,您怎麼看待呢?

橫河:沒有把中國定為匯率操縱國的原因應該很簡單,它就是因為現在這一次審議過程,中國不完全符合匯率操縱國的條件。財政部是從專業角度考慮的,你就必須要符合這些條件,符合程式,就做到有利有節嘛。就像美連署加息,總統不滿意他照樣加,因為他認為經濟就需要加了,這就是美國的制度。

當然中共它也在努力採取措施,就是不讓美國定它為匯率操縱國。而美國本來他就只是想糾正中共的不規矩的做法,他不會像中共那樣子,完全從政治報復的角度去亂打。這個是匯率操縱國,我倒不覺得這裡頭有什麼陰謀,或者是非常深的計劃,就是這個原因。

至於說美國退出萬國郵聯,這個也是師出有名的,就是美國做事情他都要有符合法律根據,或者是很有道理。萬國郵聯的這個國際郵資它採用的是終端費制,就是發貨的國家為它這個郵件支付一部分費用,但這個費用不反映郵件到了那個國家以後實際投遞的費用。那麼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這個費用不一樣,發展中國家費用要低一些。

中國就一直屬於付費比較低的發展中國家,從中國郵寄到美國的包裹,比美國國內的包裹還要便宜很多,有的時候有的便宜的要便宜一半,甚至更多,這些在美國比較貴的這個投遞費是美國郵政付費的。也就是說從發展中國家郵寄到美國的包裹越多,美國郵政虧損越大,這個虧損最後還是要由美國的納稅人去承擔。而發展中國家郵寄到美國的包裹,最大比例的是來自中國,也就是說美國的郵件補貼都給了中國了。這是光是說郵政補貼問題。

其實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中國有兩個大問題通過郵政寄到美國的,給美國造成了很大的傷害,一個是毒品,中國現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合成毒品的生產國,這些合成毒品你可以直接到中國去order,然後通過郵件包裹流到美國,結果造成了嚴重的社會問題。還有一個問題是各種冒牌仿製品,也通過這個郵遞到美國,影響了美國的正常市場。

其實萬國郵聯還是美國倡議成立的,中華民國在1914年加入。聯合國成立以後,萬國郵聯就變成了聯合國的機構,因為萬國郵聯比聯合國早很多。中共在1972年取代中華民國成為萬國郵聯的成員。

中國現在已經是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了,而且它宣稱,這幾天不太說了,企圖在很多國際組織當中取代美國的領導地位,但是它卻繼續享受發達國家給發展中國家的郵政補貼,可見這個聯合國的組織被中共利用而造成了很不合理。所以這次美國商界是一致支持美國退出萬國郵聯。

我們上幾次都談到了,就美國會繼續退出一些不合理的國際組織,這也是在貿易戰之外對付中共的手段,儘管不一定直接針對中共,但是因為中共一般情況下,是最大限度的利用和維持國際秩序當中不公平的部分,並且成為不公平的最大的受益者,所以美國退出,對中共的打擊也是最大的。

川普總統當選以後,先後退出了不少國際組織,這些有的是直接針對中共的,有的即使不是,也會有間接的影響,但是絕對不可能造成一個結果,就是有的人說美國退出以後,中共可以填補美國退出的空白,成為這些國際組織的領導人,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它是佔便宜的一方,佔便宜的一方、破壞制度的一方是不能成為領導人的。

主持人:那麼現在有一位聽眾他提問,他說:現在西方國家提出來警惕中共的“碰瓷外交”,算是對中共有了認識嗎?

橫河:對,這個倒是這一兩年就比較明確的,其實就是大家認識比較早,只是誰都不敢說,所謂“綏靖政策”並不是不了解事實真相,而是說不敢說,不敢碰。結果川普總統上台以後打破了一切規矩,就敢於去挑戰中共的碰瓷行為,所以其他國家也就跟上了。當然越敢於挑戰的話,那暴露出來的事實也就越多,所以這是一個相輔相成的過程。

主持人:那麼我們再問最後一個問題,就是從上一次低級別談判之後,中美雙方在貿易上似乎就處在一個僵持階段,一個我是想問一下,雙方有沒有進一步的動作?雖然沒有一些名面上很明確的,但是肯定是私下裡有一些小的,跟這個相關的一些動作。

那麼還有雙方首腦在G20峰會上的會面能否成行,一直是懸而未決,一直到昨天才有了最新的消息,就說雙方都鬆口表示暫時計劃會面。那麼這次會面您覺得會不會像2017年5月份在佛羅里達那樣子取得突破性的進展?

橫河:雙方有沒有動作?一個,美國方面他主要是重申美國的要求,不會改變,美國不會後退,其它方面還繼續有壓力,你比如說國會還在繼續立法,限制中共,通過了《入藏互惠法案》,又提出來“外國影響力透明法”,準備修改《高等教育法》限制孔子學院,和其他的發達國家一起開始準備改造WTO,那這是一系列的。

至於中共方面的話,動作不是很多,現在比較軟化了,還開始進口美國大豆了。但是同時也有一些挑釁,比如說南海,軍艦對美國軍艦挑釁,以至於美國提出來就是說,給海軍指揮官授權做出反應,這方面並不多。

估計下一個階段重點就是在阿根廷要舉行的二十國集團會議上,現在說這麼說,川普和習近平再次會面的變數還是蠻大。我個人認為即使會面的話,更多的象徵意義,而不會有任何突破性的進展,因為美中的衝突是從根子上不可調和的,會面這種屬於技術上玩手腕,那個再玩也沒有用的。

雖然說川普政府和美國政府沒有意願去改變中國的社會制度,也不希望搞垮中國經濟,只是想雙贏而已,尤其是希望兩國人民受益,但是中共不會這麼想,也不會為中國人民考慮,只會為自己的政權。因此雙方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看到談判的共同基點,談判是要有共同點的,沒有共同點是沒法談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