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保七概率不大?!離岸人民幣見兩年新低!持續貶值下資本外流壓力加大

隨着人民幣兌美元的持續貶值,資本外流壓力再度顯現。

10月25日,國家外匯局公布的9月銀行結售匯數據顯示,9月銀行結售匯逆差1202億元,創2017年6月以來最大逆差;其中,代客結售匯逆差1103億元,為2016年2月以來最大;再結合前段時間公布的9月外匯儲備和外匯占款數據,均說明跨境資本流出形勢在惡化,人民幣貶值壓力加大。

數據公布當天,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也表現不佳。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16:30收盤報6.9498,創2017年1月3日以來新低,較上一個交易日跌97點。離岸跌幅更大,一度跌破6.96關口,刷新近兩年新低。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王有鑫對券商中國記者表示,雖然目前我國跨境資本流動形勢保持穩定,但三季度以來隨着國際金融市場動蕩加劇、人民幣匯率快速貶值,未來短期跨境資金流動方向突然逆轉的風險也在攀升,這反過來又會加大人民幣的貶值壓力。

儘管市場擔憂跨境資金流動形勢會快速惡化,但國家外匯局方面透露,初步統計,10月上中旬銀行結售匯和銀行代客涉外外匯收付款均呈現小幅順差,並強調,未來有利於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平穩運行的條件依然充分。

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明顯惡化

通常情況下,銀行代客結售匯和代客涉外收付款常被看作是反映跨境資本流動形勢的有效指標。9月,銀行代客結售匯逆差1103億元,為2016年2月以來最大,相較上月惡化470億元。

銀行代客結售匯逆差幅度擴大,反映出資本流出壓力加大。而當月逆差規模的擴大,主要受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明顯惡化的影響。分項目來看,經常項目逆差1041億元,逆差擴大282億元;資本與金融項目差額由正轉逆為-62億元,相較8月份下降187億元。9月遠期凈結匯18億元,已由凈售匯轉為凈結匯。

“9月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大幅擴大1606億元至1910億元,出現明顯惡化,無論是涉外外匯收支還是人民幣收支的情況均表現不佳。”招商證券(12.86-2.58%,診股)宏觀研究主管謝亞軒說。

值得注意的是,在代客涉外收付款之所以明顯惡化,有一個新的外部因素變化值得警惕。在9月的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中,資本與金融項下由順差轉為逆差,大幅惡化1361億元,其中,證券投資項成為主要的拖累。

謝亞軒對此解釋稱,美債收益率的大幅升高對全球資產價格、資金流向都產生了顯著負面影響,中國也不例外。9月外資買債規模出現了明顯萎縮,增量環比大降93%。

更為重要的是,上述負面影響在未來幾個月可能會持續發酵。“中美長端利差目前已降至40bp左右的歷史低位,而匯率因素同樣並不友好,在這兩個周期性因素同時轉負面的背景下,後續幾個月外資買債的規模將可能出現下降,這對於我國資本流動形勢、人民幣匯率、債券市場表現等均可能產生一定負面影響。”謝亞軒說。

資本流出風險在加大

實際上,今天公布的9月銀行結售匯數據儘管不太好看,但並不令市場意外。此前公布的9月外匯儲備和外匯占款數據都契合了結售匯數據。

9月外儲減少226.91億美元,根據市場估算,其真實交易變動規模實則只有-200億美元左右;此外,9月末外匯占款餘額環比大減1193.95億元,為一年多以來首次明顯負增長。市場普遍認為,這些跡象都表明,受人民幣貶值、資本外流壓力加大影響,一年多以來央行首次在外匯市場中進行了明顯干預。

種種跡象都在表明,當前我國跨境資本流動的壓力在加大。王有鑫稱,雖然目前我國跨境資本流動形勢依然保持穩定,但三季度以來隨着人民幣匯率快速貶值,風險有所抬頭。這主要體現在以下三方面:

一是最近三個月銀行代客結售匯差額再次由順轉逆,銀行涉外收付款逆差規模擴大。三季度以來銀行代客結匯率整體也在波動下行,企業結匯意願下降,持匯意願提升。同期,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逐漸擴大。

二是非儲備性質的金融賬戶凈流入規模快速下降,三季度可能會由順轉逆。一季度凈流入規模接近1000億美元,而二季度快速回落至300億美元。6月中旬以來,人民幣匯率貶值幅度加快,跨境資本流動將承受更嚴峻挑戰,三季度非儲備性質的金融賬戶很有可能會再次呈現逆差。

三是證券投資項下的短期跨境資本流入增加,在全球金融波動加劇背景下,未來有可能成為潛在風險點。

王有鑫表示,今年以來,受國內債券價格走高、債券通利好持續和A股國際化程度加快等因素影響,證券投資項下跨境資本凈流入持續增加,境外機構開始積極增配境內人民幣債券和股票資產。一季度,證券投資項下資本凈流入規模為102.7億美元,二季度躍升至609.9億美元。其中,債券投資項下資本凈流入合計占證券投資項下資本凈流入的73.9%。

不過,硬幣都有兩面,王有鑫提醒稱,從短期看,證券投資項下跨境資本流入對當前穩定人民幣匯率具有重要作用,但考慮到證券投資項下的資本流入都以短期的投機資本為主,未來隨着我國貨幣政策和金融市場環境發生變化,短期熱錢可能會集中以更快的速度逃離,將嚴重衝擊我國匯率穩定。

“以近期股市動蕩為例,根據國際金融協會統計,今年前三季度,每周流入我國股市的資金平均為95.5億美元,但在10月5日-12日股市動蕩期間,股市外流資金超過245億美元,外流規模和速度遠超流入規模和速度。”王有鑫說,從目前的情況看,國際金融市場動蕩加劇,未來短期跨境資本流動方向突然逆轉的風險也在攀升。

面對當前較為複雜的跨境資金流動形勢,國家外匯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表示,防範跨境資金流動風險是外匯管理部門的一項重要工作,對跨境資金流動形勢高度關注。未來,將在加快外匯管理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的同時,採取綜合措施維護外匯市場穩定:

一是繼續深化重點領域改革,實行更加廣泛更高水平的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政策。

二是保持對外匯違法違規活動的打擊力度,同時確保真實合規的跨境貿易和投資不受影響。

三是完善“宏觀審慎+微觀監管”兩位一體管理框架,構建跨境資金流動宏觀審慎管理體系,逆周期調節外匯市場短期波動,維護金融體系安全和國際收支平衡;完善外匯市場微觀監管框架,維護外匯市場秩序。

“雖然外部環境複雜多變,不確定性因素依然較多,但我國吸引跨境資本穩步流入的優勢繼續存在,包括良好的經濟基本面、改革開放的政策環境等;而且,在匯率雙向波動、匯率預期保持理性、政策引導更加明確的情況下,境內主體對外資產和負債的擺布將延續平穩有序的態勢。”王春英說。

緊縮貨幣保匯率概率不大

一般情況下,跨境資金流出壓力加大與匯率貶值是會相互強化。因此,由於三季度以來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形勢快速轉向,也增加了市場對於人民幣貶值壓力加大的擔憂。

對此,中信證券研究院副院長明明認為,9月中美利差進一步縮小,儘管短期內可能出現調整,但預計未來中美利差將進一步壓縮,“穩外儲”與“穩匯率”的平衡仍有一定的壓力。考慮到央行行長易綱近日表態貨幣政策會更加註重內部市場,而且貨幣政策工具還有相當空間,這為貨幣政策未來進一步放鬆創造了條件,因此,中美利差短期將會進一步壓縮。

“利差的縮窄如果沿着’中美利差收窄—資本流入美國—美元走強、人民幣走弱’的思路進行,那麼這將意味着,我國資本將可能進一步外流。而資本外流加大意味着人民幣需求減弱,給人民幣匯率的壓力增加。”明明說,考慮到目前國內經濟面臨較大下行壓力,貨幣政策可能進一步寬鬆,相應的,緊縮貨幣保匯率的概率不大。

北京一資深外匯分析人士對券商中國記者分析稱,央行不會糾結於匯率的某一固定點位,但可能會關注市場的情緒和預期。目前人民幣匯率確實存在進一步貶值的壓力,如果結售匯逆差規模較小、市場情緒穩定,央行可能會順其自然,破7其實並無大礙;但如果市場情緒過於緊張,央行可能就會適當出手予以干預。

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劉世錦近日撰文指出,正視匯率均衡水平的動態調整,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無論是“破7論”還是“保7論”,都忽略了均衡是動態的,這一點至關重要。人民幣的均衡水平並非一成不變,應該適應人民幣均衡水平的動態調整,增強匯率的靈活性,發揮市場自動均衡的基礎性作用,保持人民幣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針對社會上對人民幣貶值的擔憂和守住某個‘關口’的主張,我們認為,重要的不是具體‘點位’,關鍵是匯率機制要正確。只要機制正確,不怕‘點位’不回來。”劉世錦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券商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