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非洲陷入新一輪債務危機

自2011年以來,這個背負着最沉重債務的大陸不堪重負。90年代很多非洲國家曾瀕臨破產邊緣。現在情況再次緊急,進行救援也更加困難。

加納給外人留下的原本都是積極的印象:政府和平換屆、運作良好的民主政體和希望擺脫髮展援助的政府。然而,現在的加納相當依賴外援,因為這個所謂的模範國家陷入了巨大的困境。截至2017年底,國家債務幾乎佔國內生產總值的70%。

又大筆舉債

然而最令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擔心的是加納代表了非洲的一個危險的發展趨勢。世界銀行德國執行董事扎特勒(Jürgen Zattler)說:“看來它現在的情況並不好”,“在擺脫了債務並經歷了15年非常積極的經濟發展之後,最近幾年債務重新開始增加”。

據從事發展援助工作的英國“千禧年債務運動”組織公布的消息稱,去年非洲國家的外債已經上升到2001年以來的最高水平。據世界銀行公布的數據,18個國家深陷或者瀕臨債務危機。這是一種危險的組合:非洲政府需要資金,同時又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獲得資金。

非洲債務與發展論壇網AFRODAD的分析師穆塔祖(Tirivangani Mutazu)說:“原料價格下跌或者不穩定導致很多國家出現巨額收入虧損。因此很多國家的政府需要通過借貸來彌補財政漏洞。”

另一個原因是,非洲急需擴建公路、鐵路或者港口。沒有基礎設施就沒有發展,成千上萬的非洲年輕人就難以找到就業崗位。據南非國際關係研究所公布的數據,為了擴建基礎設施,非洲每年需要930億美元的資金。因此很多政府為此舉債。例如肯雅:去年位於港口城市蒙巴薩和首都內羅畢之間的新鐵路投入運營。這條耗資40億美元,由中國投資建造的鐵路是該國獨立以來成本最昂貴的一個交通項目。

因廉價資金動心

近年來,許多國家都在籌集資金。除了西方政府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傳統捐助者外,還出現了新的機會。在歐洲史上的低利率時期,私人投資者正在拚命尋找投資機會。他們也發現了非洲國家。世界銀行的德國代表扎特勒說:“一些國家獲得積極的發展,並能在資本市場舉債。他們借了貸,而且部分貸款的利率非常高”。中共也在其中扮演着角色:所有非洲外債的14%來自中國。中共通過提供廉價貸款來影響以及獲得非洲的自然資源。

顯然,這一切都令人更難駕馭當前的危機。世行德國代表扎特勒說:“從前就是將所謂的‘巴黎俱樂部債權人’召集在一起”,就減免在其成員那裡借貸的國債進行談判,“但是如今這種做法行不通了。因為無論是私人借貸者還是像中國或者沙特阿拉伯這樣的新的國家債權人都不會坐到談判桌旁。”

國際貨幣基金或改進

鑒於目前的危機,類似國際貨幣基金這樣的傳統貸款機構更受非洲國家的歡迎。加納是獲得華盛頓援助的國家之一。90年代非洲債台高築之際,貨幣基金和世界銀行制定了所謂的“結構調整方案”。國營公司被迅速實行了私有化,財政預算被縮減。由於也對社會福利、教育或者衛生領域實行了節儉措施,因此受到打擊的主要是窮人。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強調,它希望這次採取不同的行動。儘管如此,以穆塔祖為首的一些專家仍然憂心忡忡:“一大批國家已經向國際貨幣基金請求援助,國際貨幣基金當然會要求他們採取緊縮措施。其中有些措施似乎與80年代和90年代的措施沒有質的區別。誰去找了國際貨幣基金,看來也就無法再擺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