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環球旅遊 > 正文

便當相伴 日本特色的奇幻鐵路之旅

當我穿過東京車站蜿蜒的走廊時,我感覺自己像一個朝聖者,在開始真正的征程之前進行一場熱身之旅。我前往的係鐵路便當界的“麥加聖城”——這些鐵路便當專為長途火車旅行設計,裝在盒子里,非常可愛。和周圍熙熙攘攘的人群一樣,我要趕火車,而上車前的最後一件事就係給自己買一份旅途中的午飯。

在日本各地,在特定的火車之旅中,旅客會在火車站的便當店購買食物和飲料,尤其係具有當地特色的餐飲。但這家店卻不一樣。駅弁屋祭除了提供東京地區的本地鐵路便當之外,還出售全國各地的暢銷便當,從北部的北海道到南部的九州,應有盡有,讓消費者即使不坐火車長途遠行,也能立即享受到幾乎所有地區的珍貴美食。這個概念非常受歡迎:這家店每天售出1萬份便當,周末則多達1.5萬份。

一方面係運營高效、覆蓋範圍廣的鐵路網絡,另一方面係人們對當地美食的渴望,兩者共同促成了這些流動的盛宴。從全國各地尋找地方特色產品的概念也深深紮根於日本文化中。“名物”(意思為著名的事物)的概念通過旅途中的兩樣東西體現:鐵路便當和伴手禮(即送給家人朋友的包裝好的紀念品)。伴手禮讓人回到家分享名物,而鐵路便當則讓自己享受當地特色美食。

麥格維(Steven R McGreevy)從2000年起就住在日本,他解釋講,“日本的美食文化非常多樣,而且通常與特定地點有關。只要提到日本的某個地點,就能立刻讓人聯想到特定的當地食物,或者係食物的精細程度和質量。當然,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會有類似情況,但我認為這種現象在日本尤為顯著:只要坐30分鐘的火車,就可能到達一個地方,嗰度烹制食物的方法截然不同。”

啲著名的菜品包括仙台的烤牛舌、橫濱的燒麥、北海道的蟹飯。雖然其中的很多品種一直以來都係當地美食,但作為旅行的便當打包出售係從1872年日本鐵路運營開始,並隨着鐵路服務一同發展的。第一份鐵路便當出現在1885年的宇都宮站(距離東京約130公里),便當里有腌漬梅子飯糰——日本全國各地的常見便攜食品。

最早期的火車並沒有餐車,商人會在站台商店或者通過火車車窗向乘客銷售產品。十年後,許多車站開始提供具有當地特色的食品,這一產業也就誕生了。如今,鐵路便當有2000多種選擇,通常來自本地的家族企業。

鐵路便當不僅僅係食物,還能讓人體驗當地人的生活。就像你會去參觀京都的寺廟一樣,另一件必須做的事就係在離開京都火車站時試一試和牛便當(或者其它任何一種著名的京都便當)。

日本火車之旅的5種必吃鐵路便當

鱒魚壽司

富山縣富山站,1400日元

富山的鱒魚壽司係一種箱押壽司,以當季的鱒魚製成,用新鮮竹葉包裹放在圓形的竹子飯盒內,吃的時候要像切蛋糕一樣把它切成楔子形。鱒魚壽司係神通川流域的特產,有着悠久的歷史,最早可追溯至平安時代(794-1185年)。鱒魚壽司自1912年起就作為鐵路便當出售,銷量很高,係令人印象深刻的傳統產品。

章魚飯

兵庫縣西明石站,1080日元

章魚飯裝在棕色的陶瓷罐中出售,形狀類似於當地人捕章魚的誘餌容器:章魚壺。便當里有章魚、海鰻、時令蔬菜和米飯等各式美味。

東京便當

東京站,1650日元

東京便當由東京不同餐廳烹制的牛肉、三文魚、蔬菜和雞蛋類菜肴組成,廣受歡迎。便當內容可能會不斷變化,但一定係東京最知名餐廳里最美味的食物。

達摩便當

群馬縣高崎站,1000日元

群馬縣高崎地區的達摩娃娃民間藝術非常有名。便當盒外觀類似佛教禪宗的創始人菩提達摩。便當盒上描繪的菩提達摩沒有眼皮和四肢,這係長期冥想的結果。便當盒在達摩的嘴部有開口,在食完這份雞肉蒸蔬菜茶泡飯後可以用作存錢罐。

清酒魚籽便當

東北地區,1150日元

清酒魚籽便當係典型的“包含所有”風格的餐點,展現同一種食材的不同做法——這份便當包含烤製成片的三文魚、米飯和三文魚籽。便當的名字來源於三文魚親子飯,字面意思就係"小三文魚飯"。這係日本東北地區備受歡迎的秋季傳統菜肴。

在東京工作的松本初子(Hatsuko Matsumoto)補充道:“鐵路便當可以作為旅行中的一種記憶裝置……它讓你即使在回家後也能想起自己咩時候、在哪裡、和邊個吃了飯。”

與西方國家價高於質的標準化快餐不同,鐵路便當依靠本地元素髮展。世世代代都會食用的蔬菜、獨特的烹飪方法、特別的米飯品種、本地工藝、甚至民間傳講都係鐵路便當的組成部分。時令也很重要。在文章《細細品嘗:鐵路便當:日本高速快餐》里,前賓夕法尼亞州巴克內爾大學人類學和社會學教授野口勇(Paul Noguchi)寫道:“有時候,某種蔬菜可能應季或者已經過季了,某種魚類可能剛剛開始或者結束了遷徙活動。因此,鐵路便當提供的係市面上能揾到的最好的本地美食,但一直只能在特定時節供應,在最合適的時間和地點提供美味佳肴。”

已經有人提醒過我——即使鐵路便當名字不變,裏面的食物也常常會隨着季節而變化。很多推薦給我的鐵路便當已經過季。坦白講,選擇變少反而讓我鬆了口氣——原本我有100多個選擇,實在太多了。

鐵路便當店的展示牆幫我做出了決定,牆上的包裝盒係敞開的,展示了裏面的食物。我不會日語,也不想做“錯誤”的選擇,因此很仔細地研究了我的選項。

麵條、壽司、蓋飯——呢度有任何你可以想到的日本美食,裝在外觀類似當地標誌性事物的塑料飯盒內。有塑料螃蟹飯盒包裝的蟹肉;新潟肉糜蒸蔬菜蓋飯用了雪人飯盒包裝,讓人回憶起當地的大雪。我還看到啲更有創意的火車便當包裝,比如打開蓋子就會播放歌曲的便當盒和拽一根繩子就能加熱的便當盒(幾乎所有的便當都係冷的,但係商店會根據顧客需求提供加熱服務)。

然而,時間很緊,我的火車也好像即將出發了。我的目光仍然在這繽紛的色彩和誘人的美食里流連。最終,兒時的鄉愁和“紀念品”的想法佔了上風。登車前,我買着一罐加熱的雀巢咖啡,還有照燒雞和米飯,它們係從岡山站一路運到呢度的,裝在可愛的粉紅色凱蒂貓武士便當盒裡。

和火車初運營時的日本人一樣,我不僅享受了美食,還紀念了此次旅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ElisaParhad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環球旅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