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劉虎:中國第一位玩具槍無期徒刑罪犯想申訴

10月1日,54歲的李代瓊把自己家的主卧租了出去。租金750元一個月,包水電氣和網費。她和兩個12歲的雙胞胎孫女搬進了剛剛隔斷起來的客廳。

因為沒有工作,這位佔地進城的四川成都貧民早已把兩間次卧出租,以換取生活費。兩個孫女還吃着低保。現在把家裡唯一剩下的卧室也租出去,是因為獄中的兒子來了信,要家裡為他申訴,借錢也要申訴。

李代瓊的兒子叫嚴志遠,是中國首位因為玩具槍獲判無期徒刑的罪犯,現在浙江省第一監獄服刑。

飛來橫禍

嚴志遠1986年出生於成都,僅有小學文化。2002年,年僅15歲的他少不更事,因搶劫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

此後,他做起了正經生意。不料,2011年8月4日,他在成都雙流機場被警方抓走。

2012年6月,浙江台州警方宣布經一年多工作,破獲公安部督辦的‌‌“6·23特大網絡販賣槍支案‌‌”,涉案嫌疑人多達1700餘名,‌‌“戰利品‌‌”包括1988支仿真槍,110餘萬發氣槍子彈、BB彈、塑料子彈,‌‌“可武裝一個團‌‌”。

這個‌‌“團伙‌‌”的主犯就是嚴志遠。是年12月,嚴志遠以非法買賣1167支‌”槍支‌‌“獲判無期徒刑。為其打包發貨的希繞多吉被以相同罪名判處有期徒刑六年。

2012年12月20日的《台州日報》報道說,嚴是‌‌”6·23特大網絡販賣槍支案‌‌“中最後抓到的、販賣槍支數量最多的涉案人員。嚴原本在淘寶網上賣衣服,2010年初因為玩真人CS遊戲結識了圈內人,看到有利可圖,遂開始在網絡上進行槍支販賣。

經法院審理查明,2010年9月至2011年8月,被告人嚴志遠經互聯網QQ聯繫,通過淘寶網及拍拍網等網絡交易平台以‌‌”狗糧‌‌“等之名向鄭某、孫某、錢某、楊某等人出售類槍物共計101支,經鑒定,其中66支有殺傷力,認定為以壓縮氣體為動力的非軍用槍支。警方還在嚴志遠交代的位於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王賈路19號的一套住房內查獲多型號類槍物共1198支,經鑒定,其中1100支類槍物均具有殺傷力,認定為以壓縮氣體為動力的非軍用槍支。

而台州網絡電視台的報道,更將嚴志遠稱為‌‌”槍王‌‌“受審。報道說,在嚴志遠販賣以及收藏的類槍物中,有1167支類槍物具有殺傷力,均認定為以壓縮提起為動力的非軍用槍支。在庭審上,嚴志遠對於自己販賣槍支的事實並沒有異議,但始終否認自己對販賣槍支所要承擔的後果。嚴志遠說:‌‌”因為我覺得這個就是玩具,所以說跟外地物流說的時候就是玩具,快遞都是要拆包看的嘛,每個長期合作的快遞都知道裏面裝的是什麼。然後我也給他們開封過。‌‌“

通俗點講,嚴志遠的這些玩具槍全是射擊塑料BB彈的槍。但公訴人卻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非法製造買賣運輸槍支彈藥爆炸物等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釋所規定,販賣10支以上以壓縮氣體為動力的非軍用槍支,就屬於情節嚴重。而本案嚴志遠和希繞多吉共同販賣的槍支一共是1167支,根據刑法第125條的規定,應當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無力掙扎

嚴志遠遭此大劫,卻並沒有上訴。他感到自己很冤,卻又相信上訴並不能改變判決結果。再花錢請律師進行二審辯護還需要很多錢。在判決生效後,他被送入位於浙江省衢州市鬧橋的浙江省第一監獄服刑。

嚴志遠認為,自己這輩子沒什麼希望了。他把雙胞胎女兒託付給了父母撫養,因為兩女的母親、他的女友已離他而去。

嚴志遠的母親沒有工作,與她離了婚的、開的士的嚴志遠父親重新組成家庭並有了孩子,她不得不為兩個孫女申請了社區的貧困兒童費,上學的各項費用也全部減免。

罪犯嚴志遠在刑罰執行過程中,經浙江省高級法院裁定減為有期徒刑二十年三個月,剝奪政治權利期限改為八年。後又因‌‌”在服刑期間,能認罪悔罪,認真遵紀守法,接受教育改造,積极參加學習,成績優良,積极參加勞動,態度端正,服從分配,努力完成勞動任務,獲七個表揚‌‌“,經衢州中院裁定,對其准予減刑九個月(刑期至2034年12月4日止)。

與嚴志遠同期獲刑的,還有數百人之多,其中包括其堂哥嚴磊。而浙江台州警方則因為辦這個案子,立了大功,上報公安部受到嘉獎。

不過,嚴志遠服刑的這7年里,隨着天津大媽案、劉大蔚案、於萌案等國內多起案件引起媒體關注,社會輿論嘩然,‌‌”假槍真罪‌‌“案情況逐步發生了變化。今年3月,最高檢、最高法聯合出台了有關低比動能槍支‌‌”不惟數量論‌‌“的司法解釋,一些被抓捕後甚至羈押了五六年之久的‌‌”販槍‌‌“人員,都獲得了不予起訴、有罪免於處罰甚至無罪判決。

刑期漫漫,加上嚴志遠從獄中的報刊、電視以及跟親友的通信中獲得了這些利好的信息,他的思想也起了變化。雖然家裡很窮,但他也決心要對自己的案件進行申訴。

嚴志遠獄中作畫給母親。劉虎攝

希望申訴

今年8月,李代瓊收到兒子嚴志遠從獄中寄來的信,要他們向親戚借錢也得請律師,進行申訴。‌‌”申訴成功,……我至少能提前七八年回家。所以你要全力支持。借的錢,就由我回家賺錢來還。‌‌“

不過,嚴志遠在信中也無奈地表示,如果申訴費用太高,超過了家裡的承受範圍,也只能放棄。

筆者9月中旬去往李代瓊家探訪時,她正在為給兒子籌集申訴費用而發愁。借錢不好借,她家的卧室已經出租了兩個,她的兩個孫女擠在一張床上,但為了兒子,她不得不把最後一間卧室也租出去。而且,她說干就干,10月1日就找到了租客。

在嚴志遠的這封信上,筆者看到,他還囑咐母親讓兩個女兒學法。‌‌”你在教育她們時也應該教她們些法律知識……不僅是為了防範走向犯罪,更多的是懂法對自身進行保護,你還有爸都要學。其實過去我們生活的權益很多都受到侵佔,只是我們不懂法,只能眼睜睜看到自身利益受侵害‌‌“,‌‌”等兩個女兒長大了,一定讓她們去報法律方面的學校,就算兩個不能都去,也至少得一個去‌”。

罪犯嚴志遠現在的剩餘刑期還有16年多。如果你認為他應該申訴,歡迎轉發此文。如果你還願意支持他重獲自由,可以打賞作者,本文所有打賞均轉交給嚴志遠的母親。

嚴母李代瓊的聯繫電話是:13551321372。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辯護人Defe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