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玉清心:「器官」這口黑鍋 北京紅會6年都沒資格背的國家機密

北京各醫院的器官供體例數倒是越來越大,但是和紅會無關。王朝輝說:「都是醫院自己找的」。醫生護士說都是腦死亡捐獻器官。在中國尚無立法的情況下,「腦死亡」由誰認定?在沒有經過紅十字會依法見證的情況下,由誰保障器官是公民自願捐獻而不是強摘?黃潔夫2012年做了500例肝移植,其中只有一例是捐獻器官。這個比例數,大概就是整個大陸器官移植的縮影。

江澤民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大紀元製圖)

海外追查國際組織發佈的最新調查報告顯示,北京市紅十字會器官捐獻辦公室自2012年成立至今始終處於籌備狀態,並沒有實際開展器官捐獻工作。

中共的這個“醜聞”戳在了自己最怕觸及的“器官”軟肋上。這樣的事能發生在首都北京,那外地呢?天高皇帝遠的偏遠地區呢?就更不言而喻了!與其懷疑全國還有多少這樣的空白點,倒不如問問全國真捐器官的有幾家?最為荒唐的是,即便北京紅會和其它更多的紅會多年不作為,也一點兒不影響中國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器官移植大國,而且還要將“成功”的器官捐獻和移植“中國模式”推行到“一帶一路”的國家。

為掩蓋活摘真相,中共在器官上一直造假,2010年開始啟動中國紅十字會搞器官捐獻,裝點門面。中共明知道沒什麼人捐獻器官,也要求紅會掛牌辦公,以應付國際社會。但在中南海眼皮底下的北京紅十字會,居然籌備六年不辦公?

北京紅會捐獻辦公室負責人王朝輝和調查員有段對話,透漏出的信息耐人尋味,這或許能幫我們解讀一些事情背後的原因。王朝輝大致說了以下幾個意思:

1,這裡是器官捐獻籌備辦公室,現在北京市紅十字會還沒開展實際器官捐獻。問何時能籌備好?回答“不知道”。

2,紅十字會和衛計委兩家,“我們還沒有在一塊兒合作呢”。

3,醫院的移植器官與紅會無關,“我現在還沒有到醫院參與他們那個捐獻過程,一般都他們醫院自己做。”

4,調查員問為什麼不開展?王說:“北京因為醫院比較多,我們那個情況比較特殊,所以一直是就沒有開始這個工作。”“現在國家都那個,下一步看怎麼弄啦,不知道怎麼說呢!”

5,武警北京總院的器官,“不是什麼來源比較好”,就是他們都自己做,做得多!

王朝輝說沒開展捐獻,是因為北京“醫院比較多”。移植醫院多,移植量大,器官需求大,對紅會捐獻工作壓力大,這顯而易見。

北京的器官移植規模有多大?2017年5月26日,在國家衛計委發佈的173家器官移植醫院名單上,北京市佔據20家。八個月之後,2018年2月11日,衛計委推出的178家新名單中,北京市又新增3家醫院。這樣北京市共有23家移植醫院,佔全國178家的13%。北京不僅移植醫院數量排名第一,而且器官移植數量也居全國之首。北京移植業在明顯升溫。如果移植量增長,那麼捐獻器官例數也應同步攀升。

北京各醫院的器官供體例數倒是越來越大,但是和紅會無關。王朝輝說:“都是醫院自己找的”。醫生護士說都是腦死亡捐獻器官。在中國尚無立法的情況下,“腦死亡”由誰認定?在沒有經過紅十字會依法見證的情況下,由誰保障器官是公民自願捐獻而不是強摘?黃潔夫2012年做了500例肝移植,其中只有一例是捐獻器官。這個比例數,大概就是整個大陸器官移植的縮影。

王朝輝幾次抱怨,都是醫院自己找器官而不告訴他。試想,如果器官來源連他這個紅會器官捐獻辦公室主任都被保密,那器官的透明性和可追溯性豈不成無稽之談!為什麼保密?一個重要原因是見不得人,來源非法!當調查員問是不是北京武警總院的器官來源好點時,王朝輝不以為然地說,“不是什麼來源比較好”,就是他們都自己做,做得多!

武警北京總院十幾年來一直都“做得多”。追查國際2018年對武警北京總醫院調查,肝移植病房護士說:肝移植手術每天都在做。醫生說:現在肝源比較多,做的挺多。等待時間兩周、一個月。2017年腎醫生說:腎移植分二個組,一個組一年能做200多例,兩個組能做500多例(這還只是對外公布的縮水數量)。今年比去年更多一些。肝移植組有好幾個主任管,做得更多。

武警北京總院移植中心主任是沈中陽,他也是天津一中心院長。這兩家在器官來源上應該是同一渠道。天津一中心移植量大到內部排名都不上榜。有披露,沈中陽的軍地兩棲身份是羅幹特意安排的。移植界公認,沈中陽享有使用“國家器官”的優先權和向海外賣器官的涉外經營特權。這兩家醫院在軍地兩個系統是超級移植大戶,也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重災區。

按規定,武警北京總院的移植器官,也要經過北京紅會王朝輝他們辦公室的見證才能使用。但是,王朝輝他們敢去查問沈中陽嗎?即便問了,沈中陽會買王朝輝的帳?現在器官供體來源是醫院的絕密,權限到移植科主任。王朝輝說他和科主任們“特熟”,表明他和醫院私下有交往,比如給醫院拉患者賺“介紹費”。王朝輝對主任們手裡的、帶有活人供體庫特徵、來路不正的大量器官,不會不知情。所以王朝輝說武警的供體“不是什麼來源比較好”,這潛台詞就是來源不好。

現在京城百姓都知道,移植越火的醫院越黑。有個網帖:“寧肯捐給不咋樣的紅會,也別捐給醫院,那更黑!”帖子後面有一長串支持的跟帖。這反映了人們對中國器官移植真相的感受。

北京二十多家移植醫院,豈止就一個沈中陽?能拿到移植資質的都有來頭,都有器官的“進貨渠道”。這樣的業務不可能沒有保護傘,“上通天”有各類高官,“下聯手”有公檢法。這或許就是王朝輝說的“我們那個情況比較特殊”。

給來路不明的器官作見證,等於為非法器官漂白。為什麼要為醫院背黑鍋?將來自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在權衡利弊之後,可能王朝輝他們選擇了不作為。王朝輝表白:“我現在還沒有到醫院參與他們那個捐獻過程,一般都他們醫院自己做。”為了明哲保身也罷,為了不做惡也罷,這是體制內人的明智選擇。

另一種可能是被不作為。面對為器官搶紅了眼的醫院和他們身後的保護傘,紅十字會那點行政權力實在太蒼白無力了。當局對“器官”失控,也只得讓王朝輝他們不作為。王朝輝在主任位置上“籌備”了六年沒壓力,聽口氣還能繼續這樣籌備下去。但無論哪種可能,紅會的不作為是要得到上面的默許才行得通。

“器官”這口黑鍋,王朝輝他們不敢背,因為它不是一般的麻煩,裏面藏有數不清的冤魂命債。中共造下的深重罪孽,讓其一步步走向深淵,早已無回天之力。“器官”猶如懸在中共頭上的一顆“核彈”,一旦引爆,中共將死無葬身之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