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看看土耳其:房子會造富 但也會「埋人」…

決定一個社會的中堅力量到底是誰?永遠是最廣大的一般勞動階層,也就是工人和農民,因為這是最大的基數,也因為它們的耐受力最差。

在歷史上,當這個階層的人過不下去的時候,就意味着“散步”,就開始改天換地。即便最終是原來的豪門或貴族登上了最高的寶座,也是因為它們順應了這樣的社會需求。任何管理者如果要穩定地管理一個社會,都必須站在這一基點上,世界上的所有國家都不例外。

先說,土耳其在經濟繁榮周期為什麼要狂拉房地產?

2003年到前兩年,土耳其經濟一直在高速發展,這意味着一般勞動階層的生活壓力比較低,可以維持溫飽,此時,人們的忍耐力最強(肚子溫飽就不容易去散步)。可是,土耳其是以權力治理的社會,此時,房地產就成為權力階層搶奪經濟成果的工具(當然也適應了經濟高速發展後人們需要改善居住的需求),既是財政收入的支柱之一,也是誕生富人的溫床,在各方尤其是權力階層(包括土耳其央行)的推動之下房地產得以蓬勃發展。在房地產蓬勃發展的過程中,勞動者將很多年的收入以抵押貸款的形式抵押進去,在這個抵押過程中,經濟發展的成果和勞動者的收入就被轉移了。進入了誰的口袋?請您去問埃爾多安先生。

土耳其房地產指數在本世紀尤其是近十年迎來大爆發,從2008年到去年的10年間,房地產指數上漲了6倍多。最高的一年上漲了18.9%,名列世界第一,讓其它以房地產為支柱產業的經濟體相形見拙。

在最廣大的勞動階層耐受力最強的時期,各路過江龍都會參與到以房地產為工具的、佔有經濟成果的大潮中,這是地產這條產業鏈上所有人的好日子,在這個產業鏈上也會誕生無數富人。

與之相伴的是社會貧富差距飛速惡化。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的房價在去年高達3.5萬一平米,100平米的房子價值350萬人民幣,以當時的匯率計價大致相當於52萬美元。2017年初,土耳其社會的整體平均人工工資是2850里拉/月,按當時的匯率計算相當於810美元左右,夫妻二人合計是1620美元,一套房屋的價值相當於一個家庭不吃不喝26.8年的收入。可想而知,伊斯坦布爾的房子屬於富人的遊戲,工薪族也只能望“房”興嘆。

這是土耳其“朱門酒肉臭”的時候,但還沒開始路有凍死骨。

讓各路通過房地產逐利的“英豪”們可以肆意馳騁的社會基礎就是廣大勞動者的耐受力。基礎是土耳其可以通過不斷擴大基礎商品進口來壓制通脹,讓通脹維持在相對較低的位置,廣大的中下階層才有這種耐受力。但一旦進口不再足以壓制通脹,馬上就會把中下層人士逼上絕路,而路有凍死骨是散步的溫床。從2017年開始,土耳其通脹開始不受控制地飆升,上月更飆漲到25%,就是廣大勞動者的耐受力開始被破壞的時間點,必需品價格大幅飆升、肚子填不飽的時候,這種耐受力就消失了。

這才是對埃爾多安先生最大的威脅,一旦大規模散步,就意味着埃先生的歷史就很可能就此結束。

埃先生,危機來了!

埃先生也知道自己面臨什麼,所以,世俗化不搞了,回歸原教旨主義。但精神層面的變化不能解決肚子的問題,這可是要死人的。可是,房地產高漲最大的受益者是財政和他身邊的弟兄,埃先生自然不會拿自己開刀,也不會拿弟兄們開刀。但餓肚子的憤怒又必須有出口泄出去,自己也必須將造成貧富差距惡化這口“爛鍋”甩出去,所以,就要拿“罪魁禍首”——房地產行業開刀,均貧富是做不到的,均貧窮還是可以實現的,將這個領域富人的財富轉移給窮人,平息它們的怒火,讓他們團結在自己的身邊。

土耳其的“韭菜”歡呼了起來,埃先生登上土耳其了。

此時,以往的“道具”行業——房地產,就成了埃先生的對立面,原本是親仔,現在就成了被遺棄的衰仔。

砸盤的情形是可能發生的。

房子會造富,但也會埋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