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浙大博士跳江 "不能做自己"的中國教育

我們習慣給學生在各種問題上定立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答案。並在潛意識中告訴學生,誰要是逾越了這個答案,就是標新立異,就是異端異類。

撕掉偽裝

「不想再假裝,也不想再撒謊,我只想做我自己,真的很難……」

26歲的浙大博士侯京京留下了這段遺囑後,選擇跳入滾滾的錢塘江中,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我們都不知道他為什麼死,但遺囑中的這句話格外刺痛。

「不想假裝。」

一個浙大博士,在臨死之前最想做的,竟然是做自己。

我們可以猜測,這個26歲的孩子,一直帶着假面生活,也許早就忘記自己是誰了。

而這就是中國學生最大的悲哀,縱然是已經讀到了博士——中國教育體系認為的教育成功的巔峰。

在中國,學校教你「成材」,家庭教你「成龍成鳳」。

他們都希望你長成期待的樣子,上大學,上好大學,讀碩士,讀博士。

可從沒人在意,你是什麼樣的人?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就像侯京京,如果說要為他的離世找到什麼原因?

那每一個逼他「假裝」的人,都難辭其咎。

01

學校教育:富士康流水線式的標準化生產

在中國的學校教育中,最為重要的一個部分,就是標準答案。

幼兒園老師告訴學生天是藍的草是綠的;

小學老師告訴學生一定要端端正正坐着,手要一個壓一個,這才是標準答案;

中學老師告訴學生每一道題的標準答案。

我們的教育,從骨子中透着一股專制。

我們習慣給學生在各種問題上定立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答案。

並在潛意識中告訴學生,誰要是逾越了這個答案,就是標新立異,就是異端異類。

中國教育的最終目的,就是要製造一模一樣的人。

河北的衡水中學,安徽的毛坦廠中學……

這樣的中學就是中國教育中這種「流水線」式教育方式的集大成者。

表面上看我們不停在批判在抵制,可你看看現實就會知道,衡水中學分校遍布全國,毛坦廠中學學生數以萬計年年反增不降。

這都是說明我們現實中不僅有這種模式成長的土壤,而且還很肥沃。

中國教育的根本,就是流水線和標準化。

在學校中,我們不鼓勵個性,主張批量生產;

有才華的人,我們用「均衡發展」使其平庸;有創造力的人,我們用「標準答案」將其抹殺。

不管你是方的圓的厚的薄的,全都按一個模子處理。

而這種情況不就正和龔自珍在《病梅館記》中描述的一樣。

為了製造世人喜歡的梅花,強行砍掉梅花的枝幹,壓彎它的枝條,讓所有梅花都變成世人喜歡的歪曲姿態。

而學校在做的事情,就是把每個孩子都變成一模一樣的「病梅」。

這種「標準答案」對一個人的影響有多大?

他不僅表現在學習中,更成為了人生的枷鎖。

18歲的你必須要考上985,上大學必須要學熱門專業,最好能讀到博士,畢業後必須到大企業工作,工作後要馬上結婚生子……

這些看似是我們人生的標準答案,造成了一個有一個人間悲劇。

「高考學生沒考上985跳樓自殺……」

「武漢大學研究生畢業找不到好工作,流浪一年多後自殺……」

「27歲女孩被父母逼婚自殺……」

每當我們在面臨人生的抉擇時,都會受到來自「標準答案」的壓力。

如果不這麼做,就會被人當成是異端。

也正是這種壓力,才讓跳江的浙大博士侯京京覺得

「我不想再假裝,也不想再撒謊。」覺得「我只想做我自己,真的好難。」

我太知道那種感受了,明明知道這種不是自己想要的,可還是必須要完成父母和親友老師關於優等生的想像;

明明知道自己在做的對於自己的人生毫無意義,還是要不斷投入精力做無用功。

痛苦啊痛苦,怎麼能不痛苦?

我們這個教育體系最大的問題,就是這個時代最優秀的大腦在這個教育體系中學習怎麼平庸,怎麼隨大流。

人生,哪來的標準答案呢?

每個人生下來,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一直到我們被送進學校。

那裡就好像一個富士康流水線工廠,按照相同的模子一個一個地將我們身上的枝條砍斷,然後對着鮮血淋漓的我們說:

「你就應該是這樣,很好。」

02

家庭教育:「聽話」和「為你好」,毀掉子女的致命武器

小時候,每個人都聽過這樣的話「寶貝你可真聽話」「在學校有沒有聽老師的話啊」「聽話我就給你……」

在父母的眼中,聽話,成了家庭教育的最高目標。

他們希望孩子在家聽父母的,在學校聽老師的,在單位聽領導的。

總之,他們希望孩子的一切都可以服從某個「權威」。

而他們最不希望的,就是孩子「服從自己的內心」。

在最強大腦中有一集主持人問同樣12歲的中國孩子和意大利孩子夢想是什麼?

意大利男孩喜歡足球以後想成為球星,可當問到中國男孩時,他的回答讓我們不寒而慄。

「我沒有夢想,子承父業,為了父母的要求去補課、學習。」

看吧,這個孩子就是所有中國父母都想要「聽話」的孩子。

可把孩子教育成這樣的人,根本不配成為父母。

是的,這孩子知道要補課,要學習,但是就是不知道,學習之後是要幹什麼?

我們這個教育體系中,最不乏這樣的人。

他們因為不知道離開校園能幹什麼,所以一直在刻苦學習,所以讀碩士,讀博士。

而這種人還往往是校園的楷模,教育的最終目標,應該是「成為你自己」,而像這樣的教育,簡直是對現代教育的最大諷刺。

其實世界上很少有國家像我們這樣重視子女的教育。

可也很少有國家像我們這樣用強迫的暴力的方法教育子女。

這種假愛之名,干涉孩子人生的做法,實際上是他們將自己人生強加於孩子的表現。

他們「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可卻從來沒問過孩子想成為什麼?

年輕時有舞蹈家夢想的母親會讓孩子學芭蕾,差一點拿冠軍的爸爸從小讓孩子摔跤,吃了沒文化虧的父母逼孩子考985/211。

這種用愛來綁架孩子的行為,可以輕易毀掉一個人的人生。

大學期間,我有一個同學,法學院院草,成績好人帥家裡還有錢,是典型的人生巔峰型選手。

可就在大三司考備考期間,我突然聽說他在宿舍吞了安眠藥自殺,雖然後來搶救回來了,可我們怎麼也想不到他會自殺。

事後才知道,他出身法律世家,爸爸媽媽老爺舅舅都是法官檢察官大律師,所以家裡在他出生那刻就決定讓他學法了。

可他真正喜歡的是服裝設計,但是在高考填志願時他父母就用「為你好」為由篡改了他的志願。

大學裏的每一天,他都生不如死。

說這句話時的他,眼裡充滿了絕望。

在像侯京京這樣的悲劇中,那些手拿「聽話」和「為你好」這兩把屠刀的父母,他們的手上,沾着最多的鮮血。

03

假裝可以,是中國好學生最大的騙局

「我其實也沒那麼想要……」

「其實理科也挺有趣的……」

「我上了大學以後再畫畫也行……」

種種這樣的謊話,你看起來熟悉么?

學生時代的我們,是不是用無數這樣的「假裝」,來換取了我們在學校,家庭中的和諧。

無論是在家庭還是學校的教育中,中國學生都是被壓制的那一方。

教育者和被教育者之間天然的地位不平等,使得身為學生的我們只能通過「假裝」可以來換取安穩的成長環境。

因為我們一旦放棄假裝,隨之而來的就是種種強權暴力的壓迫。

而這種「假裝」在家庭教育中顯得尤為突出。

去年大火的《你好,舊時光》中,女二號凌翔茜就是這樣一個角色。

她是學校公認的傳奇角色,成績名列前茅,做班長做學生會主席,參加各項競賽獲獎,人前分光無限。

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這一切,都是為了她的媽媽。

因為媽媽要求她名列前茅,所以她假裝不想出去玩努力學習;

因為媽媽覺得文科競爭壓力小,所以她假裝學理科壓力大轉到文科;

因為媽媽想讓她做學生會主席加分,所以她假裝積極為班級做貢獻……

凌翔茜,她靠着「假裝可以」這樣的自我欺騙,活成了老師和爸媽眼裡的好孩子。

而每一個中國學生身上,其實都有凌翔茜的影子。

我們用「假裝」來為自己造了一個又一個好孩子的面孔,在學校騙老師,在家裡騙父母,最終連我們自己都騙。

可我們都不知道,這種「假裝」式的自我欺騙,是有極值的。

劇中的凌翔茜,最終因為承受不了母親要求她必須保送北大的期待,表面上和母親說已經準備好了,其實壓力過大的她最終選擇了用作弊,來完成這場騙局。

而凌翔茜的作弊,和浙大博士侯京京的自殺,其實沒什麼區別。

他們一個是無法實現假裝的自己,一個是受夠了虛偽的自己。

作弊和自殺,其實都是在和過去虛偽的自己告別。

可我們都得問問自己,最開始到底是誰,逼他們「假裝可以」的呢?

在這種假裝的背後,透露着一種服從。

在學校,老師擁有教育的權利,我們必須服從。

不服從,就是「壞」了,而學生都不想壞,所以只能「假裝」;

在家庭,父母是付出和養育的一方,因此也就成了地位更高的一方。

不服從他們就是不孝,而不想不孝的子女,也只能用假裝欺騙自己「服從」。

大四剛畢業的女生夢想是去上海做時尚工作,可她的父母以死相逼讓她回家做老師。

她只能騙自己「大城市也沒什麼好,女孩就是要穩定」;

同性戀的男老師為了不被開除,只好隱瞞性取向工作。

同事問到婚戀時只能假裝「還年輕,想以事業為主」……

這些人都靠着「假裝」來騙自己和大家,以此來換得片刻的安寧。

可結果又怎麼樣呢?這種「假裝」能持續一輩子么?

那個被迫留在家裡的女孩,在面對父母安排的婚事時終於無法假裝。

於是連夜收拾東西逃到上海閨蜜家中,開始了新職場生活;

那個隱藏自己取向的男老師,終於忍受不了這種假裝的生活。

在一堂課上公開了自己的性取向,即使被開除也在所不惜。

看吧,其實我們人類,是最無法欺騙自己的物種。

即使你能讓自己一千次的相信自己的「假裝」,可終歸會有第一千零一次,你會選擇撕裂。

可是這第一千零一次的撕裂,有人選擇逃避,有人選擇面對,也有人選擇了死亡。

在我們這個社會中,學校給我們「標準答案」,父母給我們「完美人生」,教育讓我們變成迷失自我的行屍走肉。

可到底什麼樣的人生才是好的,什麼樣的事情才是對的,什麼樣的自己才是真實,這些答案只能靠自己的尋找。

你不必去追求更好的自己,而是要努力更好的成為自己。

即使這個人是學校眼中的異類,是父母眼中的「不孝子」,也不要害怕。

因為做個真實的「爛人」,遠比做個聽話的行屍走肉強得多。

你要知道,中國教育中最大的悲哀,就是不能做自己。

在古希臘德爾菲神廟門楣上鐫刻着這樣一個神諭——

「人啊!認識你自己。」

蘇格拉底特別愛用這句話來教育他的學生。

人是不能背叛自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擅長領域和喜好,這種擅長和喜好構成了我們自己。

那種假裝,能夠使我們暫時在教育體系中,給自己的教育履歷鍍上一層金。

但是在人生的長跑中,那層鍍金跟真正基於熱愛的閃光比,什麼都不是。

而我們最大的問題是,在長期的偽裝中,已經沒有了自己的熱愛。

一定要看到,這種偽裝對於我們的人生毫無價值。

越早撕掉,你的人生越會順遂,早點跟它說「去他媽的」要比背負枷鎖前行要痛快得多。

願侯京京在天堂安好,願中國再無侯京京。

責任編輯: 陳柏聖   來源:雷老爺的小木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