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8歲當童星一炮而紅 如今卻淪為男N號 只演小配角

已經奔三的我,今年抽空時重看了一遍《九歲縣太爺》。這部劇首播時,我才10歲左右……

當真是喜歡極了劇里的這倆小孩兒,特別是飾演陳文傑的曹駿,用現在的追星話說就是“怎麼有這麼可愛這麼帥的崽,我要給他生猴子!”

回想起來,我們這一代真的是看着曹駿飾演的角色,和他一起成長起來的。

《真命小和尚》里的開心小光頭。

《蓮花童子哪吒》里的哪吒,還記得那句“削肉還母,剔骨還父”,他變成蓮藕人時傷心好久…

再之後就是《九歲縣太爺》,然後就是經典的《寶蓮燈》系列。

每一部都是我兒時的經典,但在《寶蓮燈》之後,我再次對他有了印象,卻是在上周播出的《我就是演員》中。

節目里,曹駿、經超、郭麒麟共同挑戰了電視劇《士兵突擊》中的片段,曹駿飾演了王寶強的角色“許三多”。魁梧的身材,健碩的肌肉,黝黑的皮膚,當年經典電視劇《真命小和尚》中光着頭、披着袈裟的開心小和尚,儼然已是進入而立之年的硬漢。雖然最終惜敗,但曹駿感謝這個舞台,終於給了現在的他與觀眾交流的機會。

1996年,年僅8歲的曹駿出道,因出演多部電視劇讓他家喻戶曉,“童星”的光環跟隨他至今。

高中時為了回歸學業,曹駿選擇暫停演藝事業,近五年沒有拍戲後,重新回歸市場時卻發現只能演一些不知名的小角色。而曹駿再次被大眾提及則是2017年與藍盈瑩的戀情曝光,“藍盈瑩的男朋友”成為曹駿身上新的標籤。

“童星落幕”“女強男弱”,並沒有影響曹駿,他毫不介意被定義,因為這些標籤皆是他的身份。在他看來,經歷過潮起潮落,如今走過了最難熬的時期,沒什麼可以影響他繼續堅持演戲,“最壞也就是觀眾說,你怎麼現在還在演小角色。所以人家還能怎麼看不起我?”

8歲進演藝圈,全靠本色出演

在接到《我就是演員》的邀約時,曹駿的第一反應是拒絕的。生活中的他不太善於表達,交流工作時也會稍顯拘謹,只擅長在戲中釋放自己。因此從藝20年來,他從來沒有參加過任何真人秀節目。而最終打動曹駿的是這檔節目給演員帶來的機遇。女朋友藍盈瑩在去年獲得亞軍,演技得到了業內和市場的認可。這是曹駿一直渴望的出口,讓觀眾了解現在的自己。

從1996年進入演藝圈,曹駿是名副其實的“童星”。當時《真命小和尚》劇組急需一個會武術、樣貌又可愛的小演員飾演“開心小和尚”一角,在少年宮學習武術的曹駿便被老師推薦到劇組。鋥亮的小光頭、僧袍加身,像模像樣的打着武術,年僅8歲的曹駿一經試戲,製片人便當場拍板“就是他了!”

那時曹駿完全不懂什麼叫“拍戲”,只想着讓媽媽陪他去“玩一趟”也好。剛到片場時,曹駿以為明天要拍的場次會像黑板一樣掛在外面,也不好意思問劇組到底怎麼拍,於是便和媽媽在酒店從第一集第一場、第二場開始背台詞。直到第二天,才發現原來拍戲並不是按照順序來演的。

第一次面對鏡頭時,內向的曹駿竟也毫不怯場,導演耐心的給他講“開心”今天要發生什麼事,將和什麼人告別,並引導他表現出開心或難過的情緒,曹駿很輕鬆的就演出來了,“當時覺得拍戲真有趣,也沒什麼困難,反正我自己什麼樣,就怎麼演,完全是靠本色。”

爆紅後,在學校“格格不入”

電視劇《真命小和尚》播出後,在海內外迅速引發轟動。在新加坡播出時更一舉拿下1997年全年度收視冠軍,曹駿也因此獲得1997年亞洲電視節最佳新人獎。當主創去新加坡參加見面會時,商場里的每一層都站滿了觀眾,安保甚至要用欄杆圍住曹駿,以阻攔住熙熙攘攘的人群。隨後新加坡決定與中國合拍《真命小和尚2》《蓮花童子哪吒》等劇,並要求由曹駿來擔任主演。

那時曹駿一年可以接到好幾部男主角的戲約,大多為他量身定製。但他並不適應走紅後的感覺,“一開始覺得還挺好玩的,但我好像不太喜歡被那麼多人關注着。”

慢慢的,“當紅童星”的身份讓曹駿與同齡孩子產生漸離感。回到學校後,曹駿每天都會收到來自全國各地觀眾的來信,當時學校的門房大爺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為曹駿整理信件。

而學校的老師和同學也開始用異樣的眼光審視他的一舉一動。

同學總是對他格外的熱情和崇拜,但打籃球、翹課卻從不會叫他一起;老師則對曹駿更加嚴格,當所有小朋友一起打鬧時,只有曹駿會被叫到辦公室嚴厲的批評。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曹駿都在試着接受走紅帶來的“格格不入”。“當時我真的覺得很不自在,也不自由,好像做什麼事情都得先想想這麼做合不合適。我真的很想和大家一樣無憂無慮的上學和玩,但我知道已經做不到了。”

為學業暫停拍戲,畢業後淪為男N號

曹駿真正把演戲視為事業,是在2004年拍攝電視劇《寶蓮燈》時,他在劇中飾演了劈山救母的劉沉香。這個角色不再是孩子的本色出演,而是一個完整的人物,從與世無爭的兒童,成長為身兼重任、獨當一面的少年郎,“我那時突然覺得自己長大了,好像不能再一直懵懵懂懂的拍下去了。”

當時曹駿剛剛升入高中,繁重的學業和考學的壓力,讓他開始規劃未來的方向。表演是他唯一喜歡且做得好的事情,但八年拍十部戲的緊湊,讓他沒有時間思考應當如何做個好演員。於是他決定放棄所有劇本,專心回學校讀書,希望畢業後能夠以對這個行業更篤定、更成熟的姿態回來。

十年前的影視市場並沒有太多誘惑,演員也很難被快速遺忘。2007年開始,曹駿便把所有心思撲在學業上。也有不少男一號的劇本曾遞到他面前,但紛紛被婉拒。直到邀約數慢慢減少,曹駿也未曾預料過市場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2011年曹駿大學畢業,《寶蓮燈》仍在被反覆重播,熱度不減,已經四年未拍戲的他正準備大展拳腳。但時移世易,主動邀約曹駿的劇本從大製作變為小成本,角色也從男一號淪為演員表第2頁的配角。

從劇方為其定製角色,到他喜歡的角色如今需要團隊上門自薦有武術特長,是童星,可以勝任。“我只是想做一個好演員,難度卻越來越大。那時候面臨的是一個全新的局面,需要我必須做重新開始的準備。”曹駿坦言。

把自己“清零”,和“童星”和解

經歷無人問津的落差感,曹駿表現出對這個市場的極度不適應。他曾有段時間變得急性子,降低選劇的門檻,鼓起勇氣參加央視綜藝節目的錄製,只希望好的劇本可以儘快看到他。但一年、兩年的持續低潮,讓曹駿發現急躁是無用功。他回想起沒拍戲的那幾年,老師說“要把演戲當做工作對待”。

他開始試着把自己“清零”,把每一個小角色當做主角去對待。只要是在自己控制範圍內的打戲,無論角色大小,全部親自上場。滾地、骨折、崴腳都是“小傷”;有時吊威亞時間太長,以至於戲服都僵硬到脫不下來。

在拍攝一部古裝劇時,曹駿的耳朵被長槍扎傷後,凌晨去醫院縫了六針,第二天用肉色紗布遮住傷口繼續拍攝。雖然這其中很多戲甚至沒有播出,但曹駿執拗的認為,作為演員,必須做到問心無愧。

如今回想起三四年前的自己,曹駿欣慰自己的篤定,並漸漸嘗試和過去的“童星”和解。

“我現在總是想,最壞也就是觀眾說,你怎麼現在還在演小角色,人家還能怎麼看不起我?沒有很好的角色,我就只能踏踏實實地演戲。經歷過人生低谷,以後什麼角色我都能演了。我希望有一天遇到適合我的機會,大家回過頭看我的路,能看到曹駿的成長。起碼我堅持走了一個對的方向。”

【新鮮問答】

“她沒給我過任何壓力”

新京報:你會介意已經30歲了,身上卻還掛着“童星”的標籤嗎?

曹駿:現在沒有太介意了。因為如果我不是曹駿,提到某一位小時候出道的演員,可能也會說他是一個童星,是看着他的戲長大的。我覺得很正常,以後有新的作品,大家就不會太關注童星標籤了,就像克里斯蒂安·貝爾一樣。我也希望能夠積累、磨鍊自己,讓別人以後不再提到我,就是童星。

新京報:藍盈瑩加《演員的誕生》後戲約不斷,站在男人的角度會擔心“女強男弱”嗎?

曹駿:這是中國傳統的想法,我也沒辦法要求別人不這麼想。但盈瑩很優秀,無論是性格還是其他方面,是個特別好的姑娘,演戲也很棒,之前在《演員的誕生》都已經展現出來了。我只能更加的努力。她從沒有覺得因為上了節目,這段時間得到大家的更多認可,會給我一種什麼樣的壓力。她不希望給我帶來這些東西。她始終相信我是個好演員,相信我碰到好的機會,會展現出自己的實力,也會得到大家的認可,所以我感謝她。哪怕以後說到曹駿,人家想到的是盈瑩的男朋友,那也OK。

新京報:生活中你會不會男友力更強一點?

曹駿:都有,盈瑩是一個很有自己想法的人,有的時候她小鳥依人,我就很男友力。但我們更像是好朋友,相互為對方着想。在演戲上、生活上有困惑的時候,都會向彼此傾訴。

新京報:其實兩個人追求一樣的目標非常難,如今演藝圈這麼浮躁,你們如何低調踏實的戀愛?

曹駿:因為我們有共同的興趣,比如一起鍛煉身體,一起學英語,一起彈唱。最近有什麼好的電影,我們會一起去電影院看,看完討論。其實我們生活當中經常聊表演,因為我倆都希望做一個好的、有演技的演員。平時在拍戲的時候,如果我有時間就會馬上去見盈瑩,她有時間,就會來看我。

新京報:你的性格好像更偏內向,藍盈瑩更外向,她會改變你嗎?

曹駿:盈瑩比較熱情,我的話比較少。但她不會給我任何壓力,讓我去改變自己,她覺得我保持現在就很好。所以有盈瑩這樣的肯定,我覺得就很幸運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新京報Fun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