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陳光誠:聽神韻交響樂的感悟

音樂所代表的是文化底蘊的一部分,神韻藝術團的音樂家們通過他們的智慧能讓東西方的樂器在演奏時融為一體而演奏出美妙的樂曲。我想通過各方努力,我們也一定能消除所謂的東、西方文化不同的負面差異,把人類的普世價值、自由人權、真善美等等通過文明的方式讓公義、博愛、寬容等在不同族群、社會裡實現。

10月14日,應朋友相邀在華盛頓肯尼迪音樂廳欣賞了美國神韻交響樂團的音樂會。一向酷愛音樂的我在那一刻,內心很自然地與之產生了共鳴。

神韻藝術團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把東方傳統樂器和所說的西洋樂器非常巧妙地結合在一起,讓你有一種渾然天成,自然如此的感覺。從古箏到提琴,從長笛到笙簫,琵琶二胡交相呼應,此起彼伏的演奏中,彼此的過渡一氣呵成,如同從涓涓細流到大江東去,再到泉水叮咚那般自然和諧。

聆聽時,整體上感覺剛健有力,又悵然若失,氣勢磅礴浸潤在柔情似水之中。在這種剛健有力的氛圍中,這種悵然若失的心情卻恰恰讓你很自然的產生一種必須奮起直追,否則就落下或錯過什麼,又確信生活本就該積極向上的感覺。我想這就是所說的音樂的感染力吧。

其實音樂本身是沒有國界的,不論是東方的絲竹木質樂器還是西方的銅管樂器,都只不過是把人的喜怒哀樂融入音符中或表現出來,聆聽者在欣賞樂曲時在旋律的感染下,讓自己的感情波動與音樂所刻畫出來的那份情感產生共鳴。一首象《喜洋洋》這樣歡快的曲子會使人精神振奮,豁然開朗,心情愉悅;而一首象《二泉映月》這樣的充滿悲傷幽怨的曲子,則又會讓人悲從中來潸然淚下,甚至肝腸寸斷痛苦欲絕。毫無疑問,同樣的樂曲,無論通過東方還是西方的樂器演奏出來,都能表達出相同的感情,不管聽眾是來自東方還是西方。這既是所說的異曲同工之妙,也是人性相通的具體體現。

音樂所代表的是文化底蘊的一部分,神韻藝術團的音樂家們通過他們的智慧能讓東西方的樂器在演奏時融為一體而演奏出美妙的樂曲。我想通過各方努力,我們也一定能消除所謂的東、西方文化不同的負面差異,把人類的普世價值、自由人權、真善美等等通過文明的方式讓公義、博愛、寬容等在不同族群、社會裡實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