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歷史與現實中看趨勢 方偉宏觀解析美國中期選舉

萬眾矚目的11月6日美國中期選舉僅三周時間了,各民意調查機構、政情分析評論家、媒體都在圍繞中期選舉設立民調、分析預測選情、回顧選舉歷史、報道相關選戰,選民情緒在不斷升溫。《美國史話》專欄製作人、時事評論員方偉先生,從宏觀角度提供了他對本次中期選舉的分析和展望。

11月6日為美國中期選舉日(美聯社/Charlie Neibergall)

萬眾矚目的11月6日美國中期選舉僅三周時間了,各民意調查機構、政情分析評論家、媒體都在圍繞中期選舉設立民調、分析預測選情、回顧選舉歷史、報道相關選戰,選民情緒在不斷升溫。

《美國史話》專欄製作人、時事評論員方偉先生,從宏觀角度提供了他對本次中期選舉的分析和展望,現整理成文,以饗讀者。

大背景:奧巴馬執政8,民主黨江山異色

美國中期選舉是當前關注的大事。讓我們先回頭看大概9年前,2009年奧巴馬剛剛上台的時候,民主黨在參院佔有60席、在眾院佔有257席;也就是說,那時民主黨在參眾兩院所佔席位都幾乎是60%,均過半;在州一級議會控制方面,民主黨控制兩院27個州,贏得州長的是29個州;而在最高法院,兩黨是4.5對4.5,也就是除了最高法院是平局之外,權力都在民主黨手裡。

奧巴馬執政8年以後,民主黨在參院所佔席位從60席變成了49席、眾院從257席變成了194席,在兩院席位全都變成了少數;在州一級議會方面,民主黨從控制27個州變成只剩13個州,在當選州長中,民主黨從29個州變成了16個州。

總而言之,奧巴馬執政8年,民主黨一路在流血,除了2012年大選在眾院增加了6席之外,其它選舉都是潰敗。對這樣一個事實,也許一般公眾並不足夠了解—奧巴馬執政8年之後的江山異色。

中期選舉勢態:共和党參院和州長看贏

讓我們來展望一下中期選舉。中期選舉我們是看三個大戰場:參院、眾院、和州長。

其實參院和州長選的都是州。川普贏得2016年選舉,怎麼贏的?其實他贏的是州,他贏到的30個州的選舉人票加起來多於希拉里,他就贏了總統。直觀地說,就是把美國變成一張大地圖看,上面是紅色一片,也就是川普贏的地盤大。雖然民主黨希拉里贏的選民人頭數比川普多了2%,但是這些人比較集中在東西兩個海岸的有限的州,所以從州這個角度來看,美國是傾向於川普、傾向於共和黨的。

如果以2016大選結果對應到2018年的中期選舉的話,每個州都有同樣的兩個參議員席位,誰贏的州數多,誰的州長和參議員數量當然就多。川普執政兩年,業績斐然,最起碼沒有讓他的支持者失望,所以沒有太多理由認為當初支持他的州會背棄他,所以目前看來,在州的層面佔有優勢的川普,共和黨在參院和州長競選中維持多數看好。因此,本次大選剩下的關鍵看點在眾議院。

民調說:眾議院會翻盤

因為美國政體是兩院立法,所以一旦民主黨取得眾議院,兩黨持續強烈對抗的話,基本上川普總統想要的大政策就難走動了。所以眾院選舉結果對川普下面兩年執政有很大的關係。

眾院其實是按人頭選,每個眾議員平均由70萬多人選出來,而不是按州選。所以,既然2016年希拉里多贏了280萬張票,如果保持不變,那麼民主黨就應該贏下眾院。

另一方面,在過去的100年里,僅有3次出現誰當選總統,他所在黨能夠在中期選舉中同時贏得參眾兩院席位的例子,原因就是中期選舉的鐘擺效應。選總統的選民常常會對他前兩年的執政失望,加上反對黨民眾熱切希望在中期選舉扳回一城,造成執政黨在中期選舉中老是輸的現象。

目前各方民調都顯示民主黨明顯領先,所以,各方觀點都認為眾議院將易手。果真是這樣嗎?

2016年的民調為什麼不準?

現在的眾院民調顯示跟兩年前2016年的民調差不多,那個時候各家民調也顯示希拉里會贏,並預計贏多到9個百分點,但是大選結果卻讓民調專家目瞪口呆。

為什麼這些民調會不準呢?民調是一家一家電話打過去,拿回來的結果就是希拉里會贏,為什麼結果卻是川普贏了呢?

大選結束後,所有專門做民調的人,也就是美國公共意見研究協會,試圖搞清楚是怎麼回事,他們查了6個月,在2017年5月份公布了一個檢討報告,總結了民調失準的三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找民調對象時找大學畢業生太多了!就是調查樣本出了問題:大學生們比較傾向於投自由派,而民調對象的藍領工人不夠多。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原因,就是川普的選民們民調時不願意回答問題,不願表達意見。這點不知道人們是否感覺到,投傳統派的美國人,常常會感覺到壓力,而自由派就比較張揚,更加“理直氣壯”,因為“政治正確”嘛,這是另一個現象。

第三個原因,就是在最後一周才做決定的人。他們不出現在民調統計中,卻把票投給了川普。佛羅里達州、賓夕法尼亞州和威斯康星這3個州在最後一周才做決定的人,有13%的選民,而這些選民大多數都投給了川普。總之在最後的時刻,選民捫心自問地想一想,還是決定選川普。這是又一個現象。

讓我們回頭來看並試着做這樣的分析,如果這些民調機構今年能夠更正第一個問題,使民調樣品和真實人群的對應不出問題的話,那麼第二、第三個原因是否還會存在呢?川普的選民是否依舊不願意在民調時暴露他們的身份?是否還會有眾多的選民在最後一分鐘才決定投票給誰?

如果這兩個因素還存在,即使民調雖然顯示一面倒,但是對民主黨來說,2016年大選時出錯的隱憂就還存在。所以,儘管你表面上雖然有50%對人家40%的民調結果,如果有一批川普的投票人不願直言,或者仍有選民最後一分鐘才做決定,就有可能還會出現結果與民調最終的不一樣。

歷史的拋物線

我們看民主黨的整個走勢就象是拋物線(trajectory),奧巴馬執政8年過來民主黨一直在失血,不斷流失選民,人們不禁會問,川普執政兩年,民主黨又有多少令人信服的理由能停止失血?川普上台後,美國經濟重振、非常旺盛,總統在各方面幾乎言出必踐、履行承諾,因此原來支持他的人對川普不會失望,當然原來反對他的人現在則更加生氣,但是他們會贏得新的人群嗎?

整個拋物線、整個的趨勢和整體人群出現向右移的原因,就是因為奧巴馬的整個左傾(progressive)政策,美國人是不喜歡的,大面積土地上的美國人不喜歡。整個民主黨是越來越往左走,人群就越來越往右去。如果這個拋物線現象自然延續,就沒有什麼理由認為,這次中期選舉民主黨可以在眾院翻盤。

明眼人具超越民調的準確度

有三個獨具慧眼的美國人,在2016年就有超越民調的預測。

一位是前美國眾議院議長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他常常是少數派,在2016年,他就事先預言:川普可能要贏。

另一位是維克多·漢森(Victor Hanson),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的教授。這位教授跟我說,他專門跑到威斯康星州酒吧里喝酒跟老百姓聊天,這讓他看出來百姓支持誰,看出來民心所向,所以他在共和黨評論員中是唯一指出川普可能贏希拉里的。

再一個是匹茲堡的一個女記者,叫Salena Zito,她從不跟着候選人跑,而是自己開車走了27,000英里,到處去民間。她早在2016年7月份,大選前4個月的時候就公開發聲:川普會贏!現在她成了一個明星了!

Saleno說民主黨如果這次中期選舉贏得眾院,也就贏一點點,而金里奇前議長最近說,儘管民調如此,但是中期選舉眾院共和黨還是會贏,會再次讓大家吃一驚。大家看看,他是不是會再次說對。

所以很有意思,從不同角度看,得出的結論是完全不同的,您覺得誰有道理呢?

我們作為媒體,做報道不做預測,只是展現我們所以了解的這些不同的角度和相關的趨勢,供大家思考,也幫助大家看到11月6日那一天到底會如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