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伯爵奇士:和一些華人商榷論素質 再講個扁鵲的故事

我提出的事情都是針對國人問題的,很多人會說,每個人過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了,不用你管?按你的意思,既然小說雜文詩歌都是針對社會現象的,那麼作家這個行業就不用存在了,電影、電視劇也就不會存在了。即使在古代,哪個作家不是寫揭示問題,警醒他人的文章呢?一些人總拿自己的行為和文章中的不良現象對應,就會反感吧?

“在巴士車上看華人的做作所為”一文在《這才是溫哥華》刊登後,引起很多反響和爭議,做到了拍磚引思的作用。

感謝編輯能夠把不同意見不同聲音傳遞出來,大家把自己的聲音和見解閃亮登場,把自我心聲釋放出來,以免如梗咽喉。

文中有豬頭凱凱評論說:“曾經很想寫一下公交車經歷中那些惡言惡行的華人(數量眾多),但是面對動輒容易上升到歧視和種族高度的讀者受眾群體,我幾次動筆(每每打算憤然曆數)都作罷了。致敬作者!不是因為他支持我的觀點,是他能夠真誠坦露心聲,以此為敬。

也有人說:別總說華人沒素質,那些西人比我們更大聲喧嘩,你怎麼沒看見?

人都有自我保護的特質,不喜歡別人說自己的缺點,覺得那是揭短亮醜,是損人利己為人不道的做法。還有就是攀比心理,與勢力攀比總覺得自己得到的少,與自己的缺點相比總覺得別人更壞,一些評論,抓住一些西人那些屬於精神有問題的人大聲吆喝不放,那是些屬於我們關愛的人。再者說我們國人怎麼總向不良的人和事看齊,自身的毛病要有意識上的改變你才能優秀。你告訴自己家孩子不要和沒素質的人在一起,為什麼這個時候偏偏和低素質的人相比,相比之下,你覺得你還高人一等了不是?你能懂得批評的道理嗎?你還會進步嗎?你總和那些無家可歸拾荒的西人比素質呀?他們是一些吸毒而自暴自棄的人,你跟他們比豈不哀哉?他們其中甚至是一些精神有障礙的患者,你認為有可比性嗎?我們只有同情和憐愛他們,幹嗎要和他們比素質。至於說一些西人在車上大喊大叫,我們也很煩,但那是他們的素質。作為中國人我們還真不知道人家的性情特點,西人的性情與血液都是沸騰型的,他們更容易火爆和興奮。所以西方人更注意用規則和法則來控制人的情緒,我們國人呢?向來缺少規矩,也就缺少原則,誰要是提醒一下不良行為,注意點自己的形象,要麼自圓其說要麼懷恨在心,背後下刀子的都有。

人們在認識中了解事物,在認知中分辨是非,辯論與各抒己見是件好事,它亮出你自身的水平和價值觀念,發現人心的本質,反映出這個時代尤其是華人在國外生活的意識高下,意識決定行動,行動看出實質,實質看出人性。

根據當前我們的素質和整體認知狀況來說,確實存在很多問題,有很多惡事惡習的發生,國人在瑞典坐地上耍潑然後撒謊事件,外交部罕見發出不允許鄙視中國人的正義之聲,然而這一家人撒謊卻讓國家處於難堪的囧境。而他們一哭二鬧三上吊噁心人的做法更給國人丟臉。

我提出的事情都是針對國人問題的,很多人會說,每個人過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了,不用你管?按你的意思,既然小說雜文詩歌都是針對社會現象的,那麼作家這個行業就不用存在了,電影、電視劇也就不會存在了。即使在古代,哪個作家不是寫揭示問題,警醒他人的文章呢?一些人總拿自己的行為和文章中的不良現象對應,就會反感吧?

人無完人,誰能無過?民眾就是一個國家的素質平台,平台高了,這個社會整體水平就高,平台低,就是社會整體水平低······

就是這樣的

“亡羊而補牢,未為遲也。”人,做錯事情不可怕,就怕不及時改正;更怕非但不及時改正,而且還掩蓋錯誤和實施錯誤,時間長了,最後連補救的機會都失去了。

最後看一段小故事,看看大家從中能否收益?共以為戒,改變自己。

扁鵲見蔡恆公(騎士故事新編)

扁鵲見蔡桓公,扁鵲站在那看蔡恆公,發現他臉色某些地方有潛在的病患問題,扁鵲對恆公說:你有病,還在表面,不治恐怕要加重病情。蔡恆公想,這人就是願意挑毛病,所以不耐煩地說:我沒病。事後跟別人說:這傢伙總得瑟什麼?醫生的職業病,不得瑟顯不着他一樣。

十天後扁鵲又見到恆公,說你有病,病到了肌膚,蔡恆公說:我沒病,你這不是沒事找事嗎?

第三次見到恆公,扁鵲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則,對恆公說:你有病,病到了腸胃。恆公說:我根本就沒病,你這麼三番五次的說我有病,你才有病呢?你精神不太好吧?我就不懂了?你怎麼總和我過不去?我要是暴君的話,早就把你弄死幾回了。你信不信?

過了十日,扁鵲又見到了蔡恆公,扁鵲眉頭緊鎖,趕緊離開恆公;恆公見到大笑說:這小子不嚇唬他就一根筋······說完這話,突然恆公感到這扁鵲走的有點問題,既然他一根筋就會堅持到底,怎麼會這麼決絕掉頭就走?就派人找他詢問?

扁鵲一聲長嘆呀!唉······不知好人心呀?我是醫生,對病症那是深有研究,我看到了他的病在表面,喝點湯藥也就好了,但他說我顯擺。第二次見他,發現病到了肌膚,用針灸法也可以治療,但他說我管閑事。第三次見他,已到了腸胃,但用急火攻心術藥物和針灸一起治療,也沒問題。但他給予我強烈的反擊,侮辱我的人格。這次再見到他,我大吃一驚,發現病已經浸入骨髓,已經無可救藥。我也無可奈何了,只有棄之而走······

又過了五天,蔡恆公渾身疼痛,馬上派人找扁鵲,但扁鵲早以遊走它鄉了······

伯爵奇士,美術專業,曾擔任全國發行的書法主編。“伯爵”將面對時政和陋象,文筆鋒芒,大有不吐不快之急先鋒性情。漸尋超度人生活法則,不甘被權勢左右······百篇雜文、散文、小說、詩詞流於世。觸及政治、經濟、人性、歷史和思想諸方問題,隨行隨思,慧眼獨具,文章定會有獨到見解,語言鋒利不乏幽默,擅於捕捉事物背後的內涵,以表及里分析事態,講述道理,意在醒豁他人並與之共悟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溫哥華港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