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王全璋受酷刑最重堅決不認罪 妻到高法申訴再遭打壓 傅政華「一拖再拖」

709案律師王全璋被起訴後,逾20個月久拖不審,其妻子李文足周一(15日)再到最高法院申訴,遭法警和自稱共產黨員的神秘男子攻擊和阻攔。李文足斥當局所稱「依法處理」即拖延大法。有獲釋的律師指,王全璋為受到酷刑最嚴重的709律師,當局懼怕案中的施虐罪行全面曝光,因而對案件久拖不決。謝燕益認為王全璋應該是整個709案中遭遇酷刑最嚴重的律師,加之他堅決不認罪,這是當局久拖不決的主因。

李文足周一(15日)再到最高法院申訴(李文足推特圖片)

709案律師王全璋被起訴後,逾20個月久拖不審,其妻子李文足周一(15日)再到最高法院申訴,遭法警和自稱共產黨員的神秘男子攻擊和阻攔。李文足斥當局所稱“依法處理”即拖延大法。有獲釋的律師指,王全璋為受到酷刑最嚴重的709律師,當局懼怕案中的施虐罪行全面曝光,因而對案件久拖不決。

709被捕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周一與另一位709妻子王峭嶺在多位維權人士的陪同下,再到北京紅寺村的最高法院申訴立案大廳遞交《督促函》,要求最高法履行監督職責,糾正王全璋案被天津二中院“嚴重超出規定辦理期限”違法行為,並調查709獲釋律師李和平在被羈押期間“被酷刑和虐待”問題。

李文足遭法院外林立的法警強力阻攔,李文足質問對方阻攔她們進入的依據不獲回應。期間一名用白色口罩遮掩面容,與法警相熟的男子,出言批評李文足,並指着衣服上的黨徽,自稱是共產黨員。

李文足向本台表示,自天津檢方在2017年2月14日將王全璋案起訴到天津二中院後,逾期20個月拖而不審,主審法官周虹、林昆就一直以各種各樣的藉口避而不見律師和家屬,且百般阻撓律師會見王全璋,為此她周一再到最高法提出申訴,但遭法警攔截未能成功。

李文足說:王全璋這個案件到法院已經20個月了,嚴重超出辦案期限。所以我們今天去要求最高法糾正天津二中院這樣的違法行為。當我們來到最高法的大門口,在法院的各個出入口就被法警用身體死死擋住,而其他人都是可以進入的。所以我要它們給我一個說法,它們就是一動不動,跟個木偶一樣。所以我今天連最高法的大門都沒能進入。

709妻子王峭嶺在推特上發文質疑,最高法阻攔不讓遞交《督促函》,如何體現依法治國?她批評中國式“依法處理”即是“一拖再拖”。

李文足說:傅政華接受香港記者提問王全璋案件的時候,答覆會“依法處理”,但從我個人來看,“依法處理”處理的方式就是“一拖再拖”。

709律師謝燕益在接受本台採訪時指,當局對王全璋案久拖不決,報復代理律師。在今年7月迫於國際社會壓力,允許山東律師劉衛國會見王全璋,傳遞出人還活着的消息,但此後又再無消息。

謝燕益認為王全璋應該是整個709案中遭遇酷刑最嚴重的律師,加之他堅決不認罪,這是當局久拖不決的主因。

謝燕益說:全璋這個案子早就超過法定期限了,(官方)肯定是濫用職權,把所有的律師都排除在外,所有的律師都遭到報復,人也不審不判。除了全璋死磕死扛的問題,還主要就是他受到了很嚴重的酷刑,他比其他律師都受到的酷刑嚴重得多。當局也是沒有遇到過,所以他們就肆無忌憚地去迫害。

王全璋是709案中,最後一名仍被扣的律師,他於2015年7月被抓捕;在羈押期間傳出遭受電擊等酷刑消息。2017年2月王全璋被以涉嫌顛覆罪名起訴到天津二中院;到目前已逾20月,早超法律審判期限。

2017年5月起,709妻子李文足、王峭嶺等人持續到最高司法機關進行控訴皆遭阻攔。2018年4月,李文足發起“千里尋夫”行動,亦遭國保半路攔截。

李文足排隊到了門口,被法警伸開雙臂用身體阻擋,阻止進入最高法院申訴(李文足推特圖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