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杜彼得:上兵伐謀 其次伐交 望美中否極泰來

做為民主黨人,我們根本看不到,在民主黨中現在有足以在未來可以挑戰川普的人,只聽到一些捕風捉影、天馬行空的說法,只看到一些正在競選公職的民意代表,為了在部分地區取勝,都以罵川普為訴求。事實上,如果從經濟的角度來看,擅於做生意的華人,心中都很清礎,川普的政策是必須的,否則繼續的印鈔票讓人民無限制的享受福利,美國一定垮掉,全世界經濟也會跟着糟殃。

美中衝突牽動華人的心

華人過盡千帆在美國落地生根,誰也不再孑然一身,入籍為公民成了眾人的願望,沒有人願繼續做過客。時光飛逝,隨着下一代的誕生,早已成了韶華易老的天涯倦客,緣分很微妙,就在孩子的一聲:“我們終於成了同一國的人。”第一代的華人放棄飄零,尋求心有所屬。我們在多年的撰文中,再三強調改變不了的是膚色,還有文化的影響,即便美國有多元性的包容,食用中餐的習慣,是永遠不可能被漢堡和炸薯條取代。

FCBA的理事微信群里,三天二頭可以見到我們對兄姊的提醒,華商會的成員就是兩岸三地華人融合為“大家庭”的典範。來自各行各業的知識階層,伴隨着華商會36年的歷史,大家心裏也都明白“美籍華人”這個定義下的必然,必須“同舟共濟”。雖然正式場合中官方語言是“英語”,私下開會時我們仍以“華語”來暢所欲言。我們提醒的重點,肯定是“美中”尖銳的緊張關係,對政治、經濟、環境的可能影響,最重要的是華裔美人該有的態度。

兄姊們也都清楚,土生土長於台灣的筆者,根本不關心台灣島內的“民主”選舉,因為萬般皆“因果”,生活在台灣的人,對島內的自治,肯定要自己承擔“選賢與能”的後果。但我們卻不樂見,台灣在美中的關係演變中,被無辜的卷進去,眼看着情勢急轉直下,除了期望美中能緩和緊張局勢,又能做什麼?這樣的心情,在華商會的群體中就自然成了來自台灣姊妹兄弟的共同心愿,臨睡前的“禱告詞”異口同聲。

春秋戰國時期的人們也普遍有個願望,“反對戰爭、爭取和平”。孟子說“春秋無義戰”、莊子也主張“見侮不辱,救民之斗,禁攻寢兵,救世之戰”、諸子也多用說教來勸止戰爭。從戰國時代來看,“說教”在大國爭霸時期是不太可能實現的,也無法解決歷史發展過程中的問題,讓人感覺是一種幻想而已,齊魯兵家更主張用正義戰爭來制止不義的戰爭,也豐富了春秋時期的和平思想。

但我們處在高度文明的世界,高科技的發展導致毀滅,人類很清楚大國的全面動武,有可能象徵“世界末日”的提前到來,果真如此也無妨,怕的是倖存者無法面對一片荒蕪的凄涼!總統川普要的是美國的回到從前,且用的方法是“在商言商”,雖然有點極端,卻也不失對症下藥。習近平也提到希望國家富強、文明。我們不認為他們之間完全沒有“交集”,“形勢所逼”只要面對現實。

我們看到川普總統8日晚上在Brett Kavanaugh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宣誓儀式上,罕有地表示代表國家向他和他的家人道歉,並重申相信他是清白的,令人感動。如果川普不提名Brett,他和他的家人,不會在不到二個月的時間,受到發生在17歲少年時期往事的“奇恥大辱”。幸虧他的家人對他的堅定支持,還有他的毅力,才能順利就職,他們應受到美國人的尊重。(我們對現在就喊出要彈劾他的人感到羞愧,前面的挑戰是政治運作無可厚非,就任後的吶喊是精神錯亂。)

美中關係近來在相互指責中升溫,從貿易升華為軍事的對壘,我們不擔心兩大國相關單位的“不理性”,憂慮的是在空中與海上,前線將士的擦槍走火,恐一發而不可收拾。這一波的美中衝突,明眼人都知道,多少與即將於11月6日舉行的期中選舉、跟美國內政的核心議題、還有川普政府的施政息息相關,所以美國處處採取主動,中國反而是被動。(但不知是哪位聰明的華人,竟想到要以議會治國務院的方式來制衡,我們希望是空穴來風,否則出主意的人,導致美中若有閃失,必成千古罪人。)

每逢美國的選舉,必打“中國牌”搏取選票,早已形之多年,主要的原因是美中在結構性存在着無可避談的“矛盾”,而且對中國茁壯的疑慮,早已是美國兩大黨的共識,且是任何人想入主白宮必要的“根基”。民主或共和兩黨在主政前的選舉,“中國牌”有如“摧票劑”屢試不爽,執政後,“傷人一千,自損八百”就會使政策自然緩和。世界各國在選舉中,利用外部事件轉移注意力是一種常態。

最突出的是,這一陣子民主黨的“自由主義”左傾勢頭,在各地方頻頻得手,喊出的口號是連海關執法局都要廢掉,這和當年共和黨極右的茶黨(Tea Party)如出一輒,能走多遠只有天知道。我們想解釋的是,美國人是把國家、社會置於黨派之上,他們的信仰和愛憲法、愛國家是發自內心的,從南北戰爭到反戰的嬉皮文化,甚至偏差的宗教崇拜,在過去都動搖不了美國人維護“憲法”精神的決心,現在也不可能,未來更不會有,這是上帝對美國的恩賜!

川普總統當然了解,期中選舉是對他的政府執政二年的信任投票,而且會影響到他的施政。筆者做為民主黨中較理性的代表,我們已不只一次公開呼籲,與其整天漫罵、批評川普如潑婦罵街,倒不如積極準備找一共主,在2020年與川普對抗。通常在期中選舉過後,民主黨內有意參選總統的人,就會開始宣布競選,展開籌款正式起跑。所以未來二年,民主黨的明星候選人,都會一致的繼續罵川普,然後私下再彼此競爭“拿刀對砍”,一場民主殿堂的鬧劇即將上演,但它是另一種“常態”。

美國建國多少年,兩大黨的競爭就有多少年的歷史,雖然不乏激情把一池湖水有伏有起的四濺,在多元文化共融的社會中,不論是哪一黨,都願賭服輸,在選後的相互尊重是不會被熱情沖昏頭的,畢竟還有無黨派的中間選民左右乾坤。川普上台後產生的怪象原因是,2016年美國媒體和亞洲部分國家把喜來莉的注壓的太大,到現在美國國內部分人以“彈劾”來掩飾自己的“無知”。華人文化雖不同,到了美國“價值觀”一樣,我們想再一次強調“中庸”之道,華人只要記得投票就對了。

移民美國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一個國家介入美國選舉或投資買美大樓(舊有的)有好果子吃,只是肥了那些妙口舌花的掮客。所以在幾年前,大量中資機構競購美國紐約地標時,我們曾撰文提醒要以80年代的日本商賈斷羽而歸為戒。除非單一的案件,外國透過美國的公關公司做遊說,才見到有好多的例子都成功。

做為民主黨人,到今天,我們都不敢對11月6日的大選下任何定論,這是很奇怪的現象,過去的18年里,通常在此時,我們或多或少都會在電台或撰文中“吹吹風”,而且情況顯示都不會差太遠,唯獨今年例外。主要的原因,川普總統的行事作風是一個因素,另一個原因是,自由主義激化成“進步族”的影響,紐約、芝加哥、三藩市都成為千瘡百孔的大城市,紐約大躍進、芝加哥的槍林彈雨,至少仍在可控的範圍,大家看看現在的三藩市。

KRON新聞台,一份研究包含關於狗糞和人糞的投訴,Realty Hop將芝加哥、紐約市和三藩市的投訴進行比較。三藩市去年有多達20,899宗關於排泄物的投訴,成為全美“糞便之都”,居住在那裡的華人對此怨聲載道。該市動物局表示,全市現時有12萬隻狗,但相信街頭糞便的問題與無處容身的無家可歸者數目有關,這其實已成為社會問題,自2011年開始持續惡化,目前三藩市只剩60%的地方適合居住。(這樣的城市,竟仍有媒體鼓勵華人去投資,我們才真是匪夷所思。)

每個家庭、每個社區、每個城市、每個社會與國家,在不同階段都會出現各種困難,生活在其中的人,除了首重經濟,在千奇百怪的變化中,都會有無可避免的不適應與掙扎,如何在困境中同行?或者是投降接受命運的安排,甚至同流合污。在美國靠的是選民手中的選票來維護“情操”,合理達到可以減少不滿意的失望和爭執。

就拿紐約市的華人來說,這些年來面對市稅的金額加重也就算了,移民來美國不惜一切代價,就是期盼下一代人能認真向學,從考試上取得好成績,進入名校畢業後能找到好的工作,成為華人築美國夢的完美句點。現在好了,SHSAT的考試紐約市要為了種族分配而取消,特殊高中因華人子弟會考試而被說成有壟斷之嫌。所以要所謂海納百川,同性戀是一種“進步”,大麻要合法化,以免老是黑人與西班牙人被抓。男女有別不對,還要認同x選項,男子漢只要心理認為自己是女的,必須得到尊重,可以上女廁做為人權的象徵。

在這樣的情況下,做為美籍華裔,大家肯定會先考慮自身的生存環境,根本無法優先考慮對“美中關係”的助力。邊走邊看路邊的樹木離奇的倒塌,腦海里不期然泛起,真的是華人子弟“樹大招風”嗎?面對“左傾”的十級勁風,華人一片茫然該何去何從?這也使得一些華人家長覺醒,不再“啞口”逆來順受、受挫折損,不願承認自己是路邊的小草,要以美國人自居,發出該有的“怒吼”!

我們心中比誰都清礎,解鈴還須繫鈴人,這場美中貿易戰能不能告一個段落,只有靠“元首外交”去求同存異,而且必須是川普總統與習近平主席去磋商。也樂見於川普政府近日告知北京,決定繼續舉行首腦會議,緩解日益加劇的緊張局勢,時間可能定於11月底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G20領導人峰會上。川普已經着手組建了一個團隊,計劃全面與習近平會晤。

貿易爭端的範圍太廣,我們不想於此做過多的侃侃而談,就現實狀況而言,美國各大學院校,含哈佛、耶魯、芝加哥大學等名校在內,都有大量中國留學生,由於大部分都是中國土豪優秀的子女,他們幾乎都比本地人繳交兩倍的學費,平時也都以名跑車代步,租豪華公寓,任何人都可以細算這筆賬的影響。如果美中衝突繼續下去,不互相擁抱“諒解備忘錄”,美國教育系統也會開始有壓力,因此期盼一切能否極泰來。

誰能在未來挑戰川普?

到目前為止,做為民主黨人,我們根本看不到,在民主黨中現在有足以在未來可以挑戰川普的人,只聽到一些捕風捉影、天馬行空的說法,只看到一些正在競選公職的民意代表,為了在部分地區取勝,都以罵川普為訴求。事實上,如果從經濟的角度來看,擅於做生意的華人,心中都很清礎,川普的政策是必須的,否則繼續的印鈔票讓人民無限制的享受福利,美國一定垮掉,全世界經濟也會跟着糟殃。

前紐約市長彭博在10日宣布,他將會登記為民主黨人來投票。他過去曾是民主黨人,其後又轉為獨立派,彭博表示:“我們需要民主黨人,為國家帶來目前極度需要的平衡”,外界也開始揣測,76歲的彭博突然回歸民主黨,是否在暗示準備投入2020年美國總統競選?(不論答案是與不是,我們都願意說,以彭博的理性與智慧,他絕對比現在檯面上躍躍欲試的人靠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