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古來聖賢皆寂寞 李白這首詩堪稱千古絕唱!

古來聖賢皆寂寞李白這首詩堪稱千古絕唱

李白被譽為「詩仙」,是中國唐代著名的大詩人,一生名篇無數,很多名句都家喻戶曉、婦孺皆知。《將進酒》是李白的名篇之一,成為很多人的最愛,歷來為後世傳誦,堪稱千古絕唱。

當時,李白與朋友岑勛到嵩山的好友元丹丘的穎陽山居作客。三人登高宴飲,實為人生快事。李白當時正處在「抱用世之才而不遇合」之際,便借酒興鼓動詩情,把胸中的全部鬱結,淋漓盡致的宣洩到這首千古名作之中。在跟酒有關的詩中,《將進酒》可以說是最有氣魄的一首,氣勢磅礴,有一種徹悟人生的暢快。

將進酒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復醒。

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宋】梁楷太白行吟圖(圖片:Wikimedia Commons)

李白的詩歌,一旦沾了酒,就總是豪放、自然和真率,極能表現他的個性和天賦。特別是從長安「賜金放還」之後,其詩內涵又更為深沉,藝術表現又更為成熟,《將進酒》便是這類作品中最有名的代表作。

《將進酒》:本來是漢樂府中的曲調,也就是「勸酒歌」。

高堂:這裡指高大的廳堂。青絲:比喻黑而柔軟的頭髮。

樽:酒杯。

會須:正應當。

岑夫子:岑勛。

丹丘生:元丹丘,李白的好友,也是一個學道的人。

進酒:送上酒。

鐘鼓:富貴人家宴會時要鳴鐘擊鼓等;饌玉:精美珍貴的食品;故「鐘鼓饌玉」代表豪門貴族的奢華生活。

陳王:曹操之子曹植,曾被封為陳王。

平樂:平樂觀,在洛陽西門外。

斗:古代盛酒的酒器。

恣:任性的。

謔:開玩笑。

徑:直接了當。

五花馬:這裡泛指毛色漂亮的良馬。

裘:皮毛作的衣服。

這首詩中有許多地方帶着鮮明的李白獨有的思想和藝術特徵。比如,此詩一開頭就是兩組排比長句,單是這兩個「君不見」就是前無古人。第一組長句形像壯闊、且帶誇張:大河從天而瀉,勢不可擋的到來,然後浩浩蕩蕩奔流入海,勢不可回的一去不返。這一來一去,大有舒捲往複的意味,隱隱象徵著人間乃至宇宙的不可阻擋的變遷。第二組長句主要針對時間,誇張更甚:本來人生短暫,已使人感慨嘆息,而李白卻把滿頭黑髮和滿頭銀絲的人生老化過程壓縮成了早晚之間的事情。像這種極端的誇張手法,除了李白以外,別人用不了,用了恐怕也得不到讀者的認同。但偏偏李白能累用累效,讓人們讚歎不絕。兩組排比之間又凸顯出大河的雄壯與人生的渺小之間的對比,加強了悲感,但卻是宏大氣氛中的悲,悲而不戚,沒有小家子氣。

【清】蘇六朋繪「太白醉酒圖」(圖片:Wikimedia Commons)

「天生我材必有用」是此詩中的千古名句,是作者對自己人生價值的滿懷信心的肯定。但李白超越常人的天才到底該用在哪裡?這卻不是一個那樣簡單的問題。李白自己曾在「古風五十九首」(之一),也就是自己詩集的第一首中聲明自己的目標是要復振大雅之聲,希望“垂輝映千春”,要開創一代詩風。他做得怎樣,是否達到了自己的目標,那是題外話了,但他沒有像其他文人那樣把仕途得失掛在心上,心中至少洗去了不少常人中的塵垢。其次,我們確實相信,李白這樣的人來到這世間是必有其特殊用場的。

「但願長醉不願醒」,讀來使人流淚。寫出這樣的話時,那是怎樣一種感情啊!詩人對自己的生活環境又是一種什麼感覺啊!聊可自慰的是,我們還明白:任何磨難對於人都是有報酬的,首先它讓人的思想更深刻,內心更善良和慈悲。「古來聖賢皆寂寞」,這句話有着很深的內涵,雖然有的人也想到了這是李白的自我表白。其實何只是“聖賢”呢?任何一個人,甚至在任何一個方面,只要他真正的超越了一般常人,他就至少在那一方面是寂寞的。或許這就是許多常人不願追求和接受真理的原因,因為他沒有走出常人的勇氣。

【清】冷枚繪「春夜宴桃李園」(局部)(圖片:Wikimedia Commons)

李白(公元701-762),字太白,號青蓮居士,是盛唐時期最有名的大詩人,也是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詩人之一。他的詩雄奇豪放,飄逸不群,想像豐富,流轉自然,音韻和美,體格多變。

李白天資聰穎,十歲就通詩書,又學習劍術。他還領有道士符籙,喜歡四處尋訪名山與仙人。年輕時候的李白,就像個逍遙的十方道士,又像仗義任性的劍俠,而他的一生也在這濟世與出塵的矛盾中交錯成一篇篇精彩的詩文。

李白四十歲才來到長安,當時擔任秘書監的賀知章讀了他的詩,讚歎道:「這詩太感人了,連鬼神聽了也會落淚的您簡直是天上被貶謫下凡的仙人呀!」從此,李白「詩仙」之名不脛而走。

當時的天子唐玄宗非常喜愛李白的才華,封他為翰林院大學士,然而這個人人稱羨的位置,卻不能參與政治,實現救濟百姓的理想,狂傲的個性更讓李白得罪了許多朝臣。終於他再也忍受不住了,自動請求離開,玄宗皇帝於是厚賞了李白一筆財物,放走這名難以駕馭的高士。這正是前文提到的「賜金放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