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邪惡帝國——里根總統譴責蘇聯共產政權

抵制共產主義重溫世紀演講(二)

1983年3月8日,里根總統在福音教派全國聯合會的年會上發表了著名的“邪惡帝國”演講,預言蘇聯共產政權必將崩潰。(公有領域)

1983年3月8日,里根總統在福音教派全國聯合會的年會上發表演講,闡述了宗教根基與傳統價值觀對於美國的重要意義,強調美國對蘇聯的立場:凍結其在全球的野心,以實力求和平。

里根在講話中把蘇聯喻為“邪惡帝國”,並預言其必將崩潰。“我相信共產主義是人類歷史上一個悲慘而詭異的篇章——即使這一章已經臨近終結。”他說:“我們今天所面臨的真正危機是精神上的;從根本上說,它是對道德意志和信仰的檢驗。”

這次“邪惡帝國”演說與里根的另外兩次演講“零選擇”和“戰爭開始”一起標誌着重大轉折:美國在冷戰中由守轉攻,冷戰進一步升級。

當年,里根的強硬措辭曾引起批評家的擔憂,里根回應說:“多年來,我們的領導人不能如實地描述蘇聯……蘇聯體制一直以來蓄意謀殺、虐待它的人民。數以百萬計的人遭到屠殺。”他反問道:“我們為何不能這麼說?”(指用“邪惡”形容蘇聯)

1991年12月,蘇聯悄然解體,應驗了里根的斷言。然而,邪惡猶存。今日,美國在川普總統的帶領下,正在向邪惡勢力展開新一波反擊,為和平與自由而戰。

*****

以下是里根“邪惡帝國”演說的中文全文。

尊敬的宗教領袖們、霍金斯參議員、尊貴的弗羅里達國會代表團的成員、先生們:你們的歡迎讓我感受到無法言表的溫暖。今天在這裡我感到非常愉快。

一、美國的政治與宗教

全國福音派聯會的人士以屬靈和人道的工作而名聞遐邇。如果我不先向你們表達我的感激之情,我就太過輕慢了。感謝你們的祈禱。南希和我經常能感受到你們的臨在。相信我,對我們來說,你們非常重要。

有一天,在白宮的東廳舉行會議時,有人問我,是否注意到那些在外面一直為總統祈禱的人群。我說:“是的,我注意到了。我能感受到這一點。我相信代禱的作用。”但我又情不自禁地要告訴那個問話者——實際上也是對在場的所有人說,如果有時候他在祈禱時得不到響應,那是因為我當時已經在上帝面前了。亞伯拉罕·林肯說:“當我深信自己走投無路時,我總是要向上帝跪下呼求。”我想我理解林肯說這話時的感受。懷着對這次聚會的愉快心情和美好感受,我要轉入政治話題。我不知道為什麼,但那個日程安排讓我想起一個故事。

有一天,一位福音派牧師和一個政客來到天堂的大門前。聖彼得辦完了所有的必要手續後,領着他們到各自的住處。他先領着他們來到一個小單間,裏面只有一張床、一把椅子和一張桌子,說這是為牧師準備的。看到這個情形,政客有點惴惴不安,不知道等待他的將會是什麼。當聖彼得領着他來到一所富麗堂皇、仆佣成群的大宅子時,他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禁不住問彼得:“等等,有沒有搞錯?我怎麼會有這樣的寓所,而那個虔誠聖潔的人只得到一個單間?”彼得回答道:“你得明白,這裡是物以稀為貴。我們已經有了數不清的牧師,而你是來這裡的第一位政客。”

但我來並不是要為這些陳詞爛調助興的。而是要告訴你們,包括本人所在的部門,許許多多擔任公職的人都是敬畏上帝、甘於奉獻、品格高貴的人中之傑。是的,我們需要你們的幫助,以使我們得以銘記那些將我們第一次帶入政治舞台的理念與原則。這些理念與原則的基礎是對自由和個人權利的信守,而這種信守本身又是建立在深刻的體察上:即只有在熱切探求和謙卑地領受上帝祝福的地方,自由才會繁榮興旺。

美國人對於民主的試驗即是以這一洞察為基礎。它的發現是國父們的偉大勝利,威廉·佩恩說:“如果我們不願受治於上帝,則我們必受治於暴君。”在詮釋不可剝奪的人權時,傑弗遜說:“上帝在賜予我們生命的同時也賜予了我們自由。”華盛頓說:“在導致政治昌盛的各種意向和習慣中,宗教和道德是必不可少的支柱。”

最後,當探究美國何以如此偉大和富有創造力的秘密時,托克維爾這位對於美國民主最為敏銳的觀察家雄辯地指出:“當我走進美國的教堂,聽到它那閃耀着公義之火的佈道時,我才真正明白了美國何以如此偉大和天賦非凡。美國人是虔信上帝的。而一旦美國不再虔誠了,它也將不再偉大。”

今天能與你們這些通過保持美國人的虔誠而使美國繼續偉大的人士相聚,我感到非常愉快。只有通過你們和其他成千上萬人的工作和祈禱,才能使我們在這個危機四伏的世紀有望倖存下來,並使自由這一人類最美好的希望生機勃勃。

我希望你們知道,我們的行政部門是由一種政治哲學推動的,這一政治哲學在你們、你們的家庭、教會、鄰里和社區中間發現了美國的偉大:即各種制度均致力於鼓勵和培植諸如關心他人和尊重上帝之下法治之類的價值觀。

二、世俗主義思潮對傳統價值觀的衝擊

現在,你們想必與我一樣清楚,正是這些價值觀使我們與流行於當下許多人中間的態度大相徑庭,或與他們格格不入。他們奉行一種現代化的世俗主義,將我們文明賴以立基的價值觀視如糞土,儘管這些價值觀堅實可靠並經過時間的檢驗。不管他們出於何種善意,他們的價值體系與大多數美國人所持的立場截然不同。雖然他們宣稱,他們正使我們從對過去的迷信中解放出來,但他們從事的工作卻是藉助政府的統治和威權來監控我們。有時候他們的嗓門似乎比我們大,但他們從未贏得多數。

那種調門拔高的例子在最近華盛頓的一場爭論中顯而易見。自從我捲入這場爭論以來,我就期待着能聽到美國年輕人父母們的想法。他們究竟願意向政府移交多少他們作為人之父母的特權?

讓我儘可能簡明扼要地說一下這個事例。一個動機純正、對於日益增加的少年非法生育和墮胎現象深感關切的公民團體不久前成立了一個全國性的醫療診所網絡,向那些不到法定年齡的女孩子們提供幫助,並希望能減輕她們所面臨的困境。我要說,我並不對他們的意圖吹毛求疵。然而,在這項意願良好的努力中,這些診所居然決定在未徵求她們父母意見的情況下,向這些女孩子提供節育建議、藥物和方法。

幾年來,聯邦政府一直向這些診所提供資助。在提供資助時,國會要求採取一切措施以使父母的參與最大化。然而,醫生在開藥或教授方法時,並沒有事先徵得父母的同意,也沒有事後向他們說明。他們就是這樣幫助那些被稱為“性活躍”而不是“亂交”的女孩子們防止非法生育或墮胎的。

是的,我們已經責令那些接受聯邦撥款的診所必須要向父母們通報他們所提供的幫助。而一份全國性的大報卻在編者按中杜撰了一個“告密規則”來對我們進行指控,批評我們侵犯了年輕人的“隱私權”。一位法官最近發佈了一項禁令,阻止我們實施這項措施。我看過有關這個話題的電視討論,專欄作家們在裏面一本正經地譴責我們的“錯誤”,但似乎沒人提及在性問題上的道德成分。

難道猶太-基督教傳統全都錯了嗎?難道我們必得相信那些如此神聖的東西只與肉體相關而不會造成感情和心理上的傷害嗎?父母們難道沒有權利向他們的子女提出忠告和建議以避免他們犯下有可能貽恨終生的大錯嗎?

我們政府中的許多人都想知道父母們在家裡是如何思考這一由政府造成的局面的。我們會在法庭抗爭下去。父母的權利以及家庭的權利優先於那些以華盛頓為基地的官僚們和社會工程師們的權利。

三、學校里的宗教及言論自由

但是,反對告知父母僅是企圖淡化傳統價值觀、甚至廢除美國民主根本原則的眾多事例中的一例而已。自由的繁榮有賴於宗教的興旺以及人們對上帝之下法治的尊重。當國父們通過第一修正案時,他們是在謀求使教會免於政府的干預。他們從未打算在政府和宗教信仰之間樹起一道敵視之牆。

我們的歷史和政府中處處都有關於此一事實的證據。獨立宣言中提到上帝的次數不少於四次。“我們信靠上帝”這句話就鐫刻在我們的錢幣上。最高法院以宗教祈禱來啟動它的司法程序、國會議員們以祈禱來揭開會議的序幕、而我也碰巧相信美國的學童們享有與最高法院大法官和國會議員們同樣的特權。

去年,我向國會遞交了一個憲法修正案,要求恢復公立學校的祈禱活動。而在這屆國會開會期間,兩黨中有越來越多的人支持這項修正案,我呼籲國會儘快通過該案,以使我們的孩子們能夠祈禱。

也許你們中的一些人看過最近發生的Lubbock學校案,在此案中,一個法官宣布,學校給予有宗教信仰的學生和無宗教信仰的學生同等待遇其實不合憲的,即使聚會是在學生課餘時間進行也是如此。第一修正案從未打算要求政府去歧視宗教演講。

Denton和Hatfield參議員已經在國會提交了一項法案,禁止對宗教性的學生演講形式予以歧視。這項立法將足以恢復公立學校學生在宗教方面的言論自由。我希望國會能夠迅速地考慮這些議案。靠着你們的幫助,我想我們很有可能在今年就獲得這一憲法修正案。

四、胎兒的生命權

十年前,最高法院的一項決定逐一抹去了50個州關於保護胎兒權利的法規條款。有求必應式的墮胎每年至少要奪去150萬胎兒的生命。終結這一悲劇的人類生命法案遲早有一天要在國會通過,不達目的,我們決不罷休。除非有證據證明胎兒不是一個生命體,否則它的生命權、它的自由和它追求幸福的權利就必須得到保護。

你們可能還記得,當有求必應的墮胎剛開始時,許多人(這其中也包括你們中的許多人)都警告說,這一措施會使人們不再尊重生命,而被用於使墮胎合法化的哲學前提最終也會被用來為諸如殺嬰或安樂死等其他蔑視生命神聖的行為做辯護。不幸的是,這些警告一一驗證了。去年就有一家法院允許餓死一個殘疾兒童。

我已經指示衛生及公共事務部向每一家美國衛生保健機構講清楚,1973通過的康復法案保護所有的殘疾人,反對任何基於殘疾而產生的歧視,包括兒童。我們還採取了進一步的措施,要求每一個接受聯邦撥款的嬰幼兒保健機構必須在顯眼位置始終張貼布告:“基於歧視原因未對殘疾嬰幼兒進行餵食和照顧的行為均為聯邦法律所禁止。”機構還必須列出一個24小時的免費電話號碼,使護士及其他人能及時報告侵害事件,以拯救嬰兒的生命。

另外,最近由伊利諾斯州的眾議員HenryHyde提交的立法不僅增加了對墮胎公款報銷的限制,而且還關注殺嬰問題。我敦促國會舉行聽證會並通過該法案,以保護所有孩子們的生命權,包括那些殘疾兒童的生命權。

五、美國的宗教復興和道德責任

現在我肯定,你們有時會感到灰心喪氣,但也許你們所做的比你們所知的還要好。美國正經歷一次精神上的覺醒,那為美國的虔誠和偉大奠基的傳統價值觀正在復興。

一個設在華盛頓的研究理事會最近做了一個調查,得出結果是美國人要比其他國家的人民虔誠得多。95%的被調查者表示信仰上帝,絕大多數人相信十誡在他們的生活中具有現實意義。另一個研究發現,壓倒性多數的美國人不贊成通姦、少年性交、色情描寫、墮胎和毒品。這些如出一轍的研究表明人們深切尊重家庭紐帶和宗教信仰的重要性。

我想我們今天討論的課題一定會在國家的政治日程中發揮關鍵作用。這是國會首次就祈禱和墮胎問題進行公開而認真的辯論,這本身就是一項巨大的進步。我重申:美國正處在精神覺醒和道德復興之中。今天我要用《聖經》中的話說:“唯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

很明顯,我所談及的這種嶄新的政治和社會共識中的大部分立基於一種對美國歷史的正面評價上,它以我們國家的歷史成就為榮。但我們必須永遠不要忘記,沒有哪個政府計劃會導致人的完美。我們知道,生活在這世界上就意味着要與哲學家所謂的邪惡或神學家所稱的罪性做鬥爭。

世界上存在着罪與邪惡,而聖經和主耶穌呼召我們用一己之力去與之抗爭。我們國家同樣也擁有一份必須予以對付的邪惡流毒。這片土地的榮耀之處就在於它有能力超越我們曾有過的道德罪惡。例如,少數族裔的公民為著爭取平等權利而展開的長期抗爭一度引發了分裂與內戰,而現在卻成為全體美國人為之自豪的一個亮點。我們決不會回到過去。在這個國家,我們不會容忍種族主義、反猶太主義或其他各種形式的民族及種族仇恨。

我知道你們一直和我一樣,對於一些散布固執偏見的討厭團伙的復活而憂心忡忡。請用你們洪亮的佈道和堅定的立場抨擊我們中間這些令人憎惡的團伙。上帝賜予我們的誡命清晰而直率:“要愛鄰人如己。”

無論我們曾經有過什麼樣的不幸插曲,任何客觀的觀察家都會對美國的歷史持積極的看法。我們的歷史就是希望得以實現、夢想得以成真的動人故事。特別是在本世紀,美國使自由的火炬經久不息,不僅是為了我們自己,還為了全世界成千上萬的人民。

六、兩大陣營在價值觀上的根本對立

由此我將談及今天的最後一個話題。在我作為總統舉行的第一次記者招待會上,在回答一個直率的問題時,我曾指出:蘇聯領導人是不錯的馬列主義者,他們開誠布公地宣稱,他們所承認的唯一道德就是推動他們的事業,就是世界革命。我想我應該指出,這裡我只引用了他們的精神導師列寧的話,他在1920年曾說,他們摒棄一切源於超自然觀念的道德——那是他們給宗教下的定義——或與階級學說無關的觀念。道德完全服務於階級鬥爭的需要。一種東西是否道德,取決於它是否為消滅舊的、剝削性的社會秩序和統一無產階級的事業所必需。

是的,我想許多有影響的人士拒絕接受蘇聯教條的這一基本觀點體現了對於極權主義本質的歷史性抗拒。我們在30年代就目睹了這種抗拒。今天我們依然到處可見這種抗拒。

但這不意味着我們應該自我孤立並且拒絕尋求與他們的諒解。我打算盡一切努力去使他們相信我們的和平意願,我要提醒他們,是西方在四十年代和五十年代拒絕利用其在核技術方面的壟斷地位以擴張領土,同樣是西方在今天提議削減50%的戰略彈道導彈,以及銷毀全部的陸基中程核導彈。

但是同時,他們也必須明白,我們永遠不會拿我們的原則和準則討價還價。我們永遠不會出讓我們的自由。我們永遠不會背棄對上帝的信仰。我們也永遠不會停止謀求一種真正的和平。但我們不能保證美國所支持的這些東西能夠通過某些人士提出的所謂核凍結方案得到維護。

真實情況卻是,現在的凍結將會成為一種非常危險的欺詐,因為它僅僅是和平的幻象。實際上我們必須通過實力來尋求和平。

只有當我們能夠凍結蘇聯的全球野心時,我才會同意某種凍結。在當前水平的武器凍結將使蘇聯在日內瓦與我們進行認真談判的動機不復存在,事實上它會斷送我們提出的削減主要軍備的機會。更有甚者,他們會通過凍結來達成他們的目的。

一次凍結給予蘇聯的獎賞就是它龐大而且無與倫比的軍事積累。卻會阻止美國及盟國的國防現代化,使我們日趨老化的軍事力量弱不禁風。一種誠實的凍結會就限制的系統和數量、確保有效性核查和執行的措施等問題進行廣泛的先行談判。而現在提出的凍結實際上不可能進行核查。這樣一種努力會使我們完全偏離目前進行的達成實質性削減的談判。

幾年前,我在加利福尼亞州一個人數眾多的集會上聽到一位年輕人的演講。他是位年輕的父親並且在娛樂圈名聲大噪。在冷戰期間,共產主義和我們自己的生活方式成為許多人縈繞心頭的一個問題。當時他所談的就是這個題目。突然,我聽到他說:“我愛我的女兒們甚過一切。”我自言自語道:“哦,別那麼說。你不能那麼說,別說那個。”但是我低估了他。他接著說道:“但我寧可看到我的孩子們現在懷着對上帝的信念闔然長逝,也不願她們在共產主義的陰影下成長,並且有朝一日帶着對上帝無所信仰的心態死去。”

聽眾當中也有好幾千年輕人。他們站起身來,歡呼雀躍。他們立即就明白了他的話中所包含的深刻真理,即物質與精神何者是真正重要的。

是的,讓我們為所有那些生活於極權主義黑幕中的人祈禱。祝願他們發現認識上帝的喜樂。但是在他們認識上帝之前,我們必須警覺,只要他們繼續鼓吹國家的至高無上、宣揚國家對於個體的萬能、並預言它將最終統治全人類,他們就是現代世界的邪惡中心。

七、對宗教人士的告誡

魯益師在他令人難忘的《地獄來鴻》中寫道:當今最大的邪惡並非是在狄更斯所熱衷描繪的、骯髒的“罪惡之窟”中炮製出來的,它甚至不是在集中營和勞改營犯下的,那些地方只是邪惡發作的最終結果。當今最大的邪惡是在整潔豪華、溫暖明亮的辦公室里構思和安排的;是由那些衣着光鮮、言談斯文的人鼓動、支持、散布和記錄的。

結果,由於這些人言談斯文、由於他們有時流利自如地暢談手足之情與和平、由於他們能像某些以前的獨裁者一樣總是在“最後才提出領土要求”,一些人就會要求我們相信他們的表白並且順從他們的非分之想。但是,如果歷史教會了我們什麼,那就是對對手一味妥協或一廂情願實屬愚不可及。它意味着背叛我們的過去、虛擲我們的自由。

因此,我敦促你們大聲反對那些將美國置於軍事和道德劣等地位的人士。我一直相信你們這些教會人士才是魯益師書中那個老魔鬼的眼中釘。因此,在你們討論核凍結提議時,我要提醒你們謹防傲慢的誘惑,那是一種洋洋自得地宣稱自己凌駕於一切之上、並對雙方各打五十大板的誘惑。它無視一個邪惡帝國的歷史和勃勃野心,徑自宣布軍備競賽不過是一場巨大的誤會,由此而使自己遊離於對與錯、善與惡之外。

本屆政府在儘力使美國保持強大和自由,當我們正在為真正和可靠地削減核武庫、並在上帝的幫助下最終徹底消滅核武器而進行談判時,有些人會使你們撤回對我們努力的支持,我請求你們抵制這種誘惑。

雖然美國的軍事實力是重要的,但我在這裡要補充一點:我始終確信,當前為世界而進行的抗爭從來不取決於炸彈或火箭,也不取決于軍隊或軍事力量。我們今天所面臨的真正危機是精神上的;從根本上說,它是對道德意志和信仰的檢驗。

惠特克”錢伯斯——這位希斯-錢伯斯間諜案中的主角、這位以其自身的變節而見證了我們時代可怕創傷的人——曾寫道,某種程度上,西方世界的危機在於它對上帝漠不關心,從而配合了共產主義將人與神疏離開來的嘗試。他又說道,馬列主義實際上是人類第二種最為古老的信仰,第一種信仰則是伊甸園中的誘惑之音:“你們會像神一樣。”

他寫道:西方能夠回應這種挑戰,“但這隻有假定西方對上帝及天賦自由的信念與共產主義對人的信念一樣偉大才行。”

我相信我們能夠迎接這種挑戰。我相信共產主義是人類歷史上一個悲慘而詭異的篇章——即使這一章已經臨近終結。我相信這個是因為我們探求自由的力量源泉不是物質上的,而是精神上的。而且由於它是無盡的,所以它必然對那些奴役同類的人形成威懾並最終戰勝他們。因為以賽亞書這樣寫道:“疲乏的,他賜氣力;無力的,他加力量。但那些仰望主的人,必重新得力;他們必像鷹一樣展翅上騰;他們奔跑,決不睏倦。”

是的,改變你們的世界。我們的國父之一潘恩曾說:“我們擁有重塑世界的內在力量。”我們能做到這一點,讓我們協力同心來完成這項僅憑一己之力無法完成的事業。

願上帝保佑你們,謝謝大家。

(翻譯:冬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