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程曉容:關注范冰冰 也應關注更多「失蹤」者

中共無視法律,漠視生命,「維穩」置上。它可隨意向任何人「開刀」,黑頭套隨時可能罩在你的頭上。面對家屬尋人的絕望吶喊,當局一慣推諉、抵賴,甚至無恥地表示會「依法處置」。中共治下,人性被黨性泯滅,人權被黨權碾壓。法治早已錯亂,沒有「無罪推定」,只有「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生殺予奪,全由它說了算。

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遭強迫失蹤已超過1年,各界要求中共政府放人。圖為資料照。

范冰冰神秘消失123天,引發各種猜測和評論,包括對當局強制性地令某人失蹤的作法的爭議。如此大牌明星都可以莫名其妙地“蒸發”,遑論平頭百姓的權利和安全。人們有理由擔心,下一個失蹤的會不會是自己。

近年來,強制“失蹤”現象在大陸屢見不鮮。當人們聚焦失聯的明星、高官或是商業巨頭時,不應忽視那些曾經或仍然處於“失蹤”狀態的普通人。他們沒有千萬身家或千萬粉絲,也未佔據社媒焦點,甚至連名字都是敏感詞。然而,他們為了更多人的權益,為了正義和良知,挺身而出、無怨無悔。

1.高智晟律師

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只因為弱勢群體辯護、討公道,幾次被當局強迫失蹤、慘遭折磨。

2006年12月,高智晟被當局判刑3年、緩刑5年。在緩刑期間,2009年2月,高智晟突然被失蹤,2010年4月才被釋放。後來,他因為接受美聯社採訪,再度被強迫失蹤。直到2011年12月,他的家屬才從官方報導中得知,高智晟已被北京法院收監逮捕,接續服刑2年7個月。

2017年8月13日,為了看牙醫,高智晟在兩位律師的幫助下逃離陝西前往山西躲藏,但於19日被警方逮捕,此後一直下落不明。北京、陝西和山西當局都否認羈押高智晟。

高智晟律師的妻子耿和呼籲:“中共用惡毒的手段對高智晟這樣一位很有才華和正當年的律師迫害折騰十多年了。高智晟已經完成了對他的判刑,也完成了緩刑,現在是不是應該讓他回家了?!”

大陸維權網指出,被譽為“中國良心”的高智晟以其剛正不阿、錚錚鐵骨而著名,歷經殘暴酷刑而不屈服。這次中共將高律師強迫失蹤一年,當局至今沒有任何手續和說明,其處境令海內外各界高度擔憂。

2.江天勇律師

2016年11月21日,人權律師江天勇到長沙看望謝陽律師的妻子陳桂秋之後,於晚間搭火車回北京前離奇失蹤,引起外界高度關注。國際特赦組織為此發出了緊急聲明。家人和律師依法向公安機關報案失蹤,當局拒絕受理並設置各種障礙。

大約一個月後,中共當局宣布,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檔案”、“冒用他人身份證”以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遭到警方逮捕。

2017年11月,江天勇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處2年徒刑。今年5月,家屬透露,江天勇的記憶力明顯消退,這可能與他在羈押期間受到強制“吃藥”等虐待有關。

3.王全璋律師

維權律師王全璋於2015年8月被中共非法關押,2016年1月被正式逮捕。到目前為止,整整三年,家屬與律師均不被允許與其會見。王全璋曾長達一千多天音訊全無,生死不明。

王全璋律師代理過多起法輪功學員等維權案件,因此多次遭到中共當局暴力迫害。他曾遭遇電話威脅、上門抓捕、汽車碰撞和跟蹤,曾經被法官搧耳光,被法院法警們暴打頭部等。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曾流着眼淚質問,“一個政府怎麼能使一個人就這樣突然失蹤了?沒有任何交待?怎麼能這樣殘忍?強制失蹤一個人,這對他的老婆孩子、對他的父母、對他的親戚朋友是多大的傷害啊?!”

程海律師去年12月又一次嘗試會見王全璋,又一次受阻。他說:“人不知道死活,都快兩年半了。這種現象,在全球都極其罕見,只有在這個依法治國喊得非常響的‘中國’。”程海表示,他們已經多次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中紀委,甚至中共常委寫信反映王全璋案,但始終未有回復。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對此評論說:“這種非法手段唯中國才有,在全世界的法制國家中找不到第二例。”

4.孫文廣教授

今年8月1日,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在家中接受美國之音電話訪談時,被七八個破門而入的警察強行帶走,近十天行蹤不明,引起海外多家媒體的關注,美國議員也表示關切。原來,孫文廣教授和夫人被警察帶離10天,跑了4個賓館,回來後被軟禁在家。事後當局讓孫夫人發聲明,說兩人外出旅遊了。孫文廣告訴記者:“根本沒有的事,我們沒有去旅遊。”

孫文廣教授因為敢言一直受到中共迫害。今年“兩會”前夕,當局將這位84歲的老人帶走、軟禁了40天;“六四”期間,他又被失蹤43天,還被關進黑監獄。

5.秦永敏之妻趙素利

趙素利是異議人士丶中國人權觀察理事長秦永敏的妻子。2015年1月,當局將秦永敏和趙素利一併帶走關押。3月30日之後,趙素利被國保帶離,呈失蹤狀態。家屬到武漢找帶走她的國保要人,他們都說沒這個人,不認識這個人。

中國人權觀察秘書長徐秦介紹,為了尋找趙素利,他們曾經狀告武漢公安局違法隱瞞下落,還和趙素利的親屬發起連署申請遊行等。為此,徐秦被抓過三次。當局軟硬兼施,要她放棄追查趙素利的下落,被她拒絕。

今年2月初,在“被失蹤”近三年後,趙素利被確認已回到武漢家中,但她遭到當地國保軟禁,無法與外界接觸。

強迫失蹤的背後

在美國紐約擔任律師的李進進指出,中共政府不僅對異議人士,而且對它認為有問題的所有人都可以進行強迫失蹤的懲罰。這種作法沒有任何法律條文的支持。中共不僅違反了自己的法律,也違反了國際人權法。

2011年8月,在高智晟律師“被失蹤”期間,張鑒康律師表示,強迫失蹤罪是反人類的罪行。高律師的家屬、社會上關心他的人,都無從知道他的下落,這是非法狀態,非常不人道。中共當局對維權律師、記者、維權人士、訪民動輒就採取強迫失蹤的做法,是野蠻的行為。

中共無視法律,漠視生命,“維穩”置上。它可隨意向任何人“開刀”,黑頭套隨時可能罩在你的頭上。面對家屬尋人的絕望吶喊,當局一慣推諉、抵賴,甚至無恥地表示會“依法處置”。中共治下,人性被黨性泯滅,人權被黨權碾壓。法治早已錯亂,沒有“無罪推定”,只有“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生殺予奪,全由它說了算。

中共以強制失蹤的流氓手段,迫害無私為民的忠良之士。在這些案件的背後,隱藏着官場貪腐、人權迫害、信仰迫害的黑暗內幕。中共企圖以此製造恐怖氛圍、阻止勇者的抗爭,但是它永遠阻擋不了真相的傳播、心靈的覺醒、黎明的到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