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不忘共產主義恐怖 波蘭悼念受害者立陶宛國葬游擊隊領袖

東歐和一些前蘇聯地區國家不忘共產主義恐怖歷史。波蘭總統府最近舉行儀式,悼念共產主義恐怖受害者,並向一批受害者家屬頒發了死者身份鑒定證書。立陶宛剛為一名同蘇共政權戰鬥多年的游擊隊領袖舉行了國葬。烏克蘭社會現在更加重視每年的政治迫害受難者日活動。

東歐和一些前蘇聯地區國家不忘共產主義恐怖歷史。波蘭總統府最近舉行儀式,悼念共產主義恐怖受害者,並向一批受害者家屬頒發了死者身份鑒定證書。立陶宛剛為一名同蘇共政權戰鬥多年的游擊隊領袖舉行了國葬。烏克蘭社會現在更加重視每年的政治迫害受難者日活動。

波蘭總統主持悼念儀式

波蘭總統杜達10月4日在首都華沙總統府舉行儀式,悼念共產主義恐怖受害者。杜達向一批被共產黨政權安全機構和秘密警察殺害人士的家屬頒發了身份鑒定證書。

這是今年以來波蘭舉行第二次類似的活動。波蘭總統府2月份也同樣舉行活動向22名被殺害人士的家屬頒發了身份鑒定證書。這些被殺害人士被確認為是效忠在倫敦流亡的波蘭政府軍隊的士兵。其他人則來自反抗蘇共和波蘭共產黨政權的“自由和獨立”等地下組織。

波蘭抵抗活動持續到50年代

二戰爆發後,波蘭亡國被納粹德國和蘇聯瓜分,當時的波蘭政府撤退到倫敦開始流亡。但效忠波蘭流亡政府的軍隊,以及其他組織繼續在波蘭從事抵抗活動。

二戰結束後,這些抵抗活動從過去針對納粹法西斯轉為針對蘇共和波蘭共產黨政權。抵抗活動一直持續到50年代中後期。波蘭的政治迫害和鎮壓在東歐共產黨國家中被認為最為殘酷。

歷史學家:波蘭深受共產主義恐怖之害

由於害怕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會波及和影響波蘭,當時的波蘭共產黨領袖也最積極主張蘇聯和華沙條約國軍隊入侵捷克斯洛伐克。

研究共產黨政治迫害歷史的波蘭歷史學家雅格龍斯基最近表示,波蘭人深受共產黨政權之害。光是在30年代的斯大林大清洗期間,在蘇聯的波蘭人中,當時就有11萬人被處決,實際遇害人數更多。其他更多人被發配到了西伯利亞和中亞,不少人死在古拉格集中營中。

紀念波蘭英雄反抗共產黨政權人士被重新隆重安葬

波蘭最近幾年越來越強調不忘共產主義恐怖歷史。波蘭上個月特別在華沙組織了一場有關共產主義恐怖議題的國際討論會。一些當年被殺害的反抗共產黨政權的人士紛紛被重新隆重安葬。

波蘭總統杜達在星期四的儀式上說,紀念共產主義恐怖受害者是老輩人給當代波蘭人留下的遺願。他說,那些波蘭英雄們曾為自由、主權和獨立而戰鬥,波蘭今天又重新回到了它本來應該佔有的位置。

參加儀式的波蘭民族記憶學院副院長師瓦日克說,當代科技能很快鑒定出死者的身份,波蘭還將繼續讓社會知道更多波蘭英雄的姓名。

國葬游擊隊領袖總統、高官、主教全部出席

波蘭的鄰國和波羅的海國家立陶宛星期六以國葬的方式隆重下葬了反抗共產黨政權的游擊隊領袖拉曼納烏斯卡斯-瓦納加斯。立陶宛總統率領幾乎全部內閣高官,幾名前任總統,以及立陶宛天主教紅衣主教都出席了葬禮。天主教會專門在首都維爾紐斯最大的一所教堂為他舉行了安魂彌撒。

1944年蘇聯紅軍擊潰納粹德軍重新佔領波羅的海國家後,三個波羅的海國家立刻爆發了抵抗蘇共政權的武裝活動。也被稱為“森林兄弟”的游擊抵抗活動中,立陶宛規模最大,武裝抵抗程度最為激烈。

不滿集體農莊立陶宛武裝抵抗規模最大

教師出身的拉曼納烏斯卡斯-瓦納加斯1944年後先是領導立陶宛南部地區的游擊戰,後來成為整個游擊戰的統帥。游擊隊員們身着軍服,許多人都是農民,他們反對斯大林在當地推行集體農莊政策。立陶宛游擊力量1949年還特別發表宣言,主張國家獨立走民主自由道路。

武裝抵抗活動持續到1953年。拉曼納烏斯卡斯-瓦納加斯1956年被蘇共秘密警察逮捕,遭酷刑後被處決。

市民高唱遊擊隊歌曲不許抹黑民族英雄

他的遺骸今年在維爾紐斯一個居民區附近被廢棄的墓地中被發現。立陶宛政府決定為他舉行國葬,並把今年命名為拉曼納烏斯卡斯-瓦納加斯年。

星期六的葬禮結束後,許多參加葬禮的市民當天自發在街頭和酒吧齊聲高唱當年的一些游擊隊歌曲。立陶宛總統格里包斯凱特說,立陶宛為游擊隊領袖舉行國葬是想向全世界展示,立陶宛不容許任何人抹黑和侮辱自己的民族英雄。

愛沙尼亞揭幕共產主義迫害紀念碑

另一個波羅的海國家愛沙尼亞今年8月份揭幕了共產主義迫害受難者紀念碑。在紀念碑上鐫刻了1940年到1953年期間2萬多名因為遭受共產黨政權迫害而喪生的愛沙尼亞人的姓名。

烏克蘭更加重視政治迫害議題

烏克蘭2007年立法,把5月20日設定為政治迫害受難者紀念日。烏克蘭媒體說,蘇共政權在烏克蘭強制讓人們接受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從大饑荒到大清洗,政治迫害浪潮一個接一個。

最近幾年來,政治迫害議題日益受到烏克蘭社會重視。烏克蘭領導人每年都會參加政治迫害受難者日的活動。烏克蘭和波蘭兩國領導人有時也共同出席有關活動。

追求普世價值必須拋棄蘇聯遺產

俄羅斯時事評論人士伊赫洛夫說,與過去不同,烏克蘭今天正在走波蘭和波羅的海國家的道路。他說,在過去,烏克蘭在紀念政治迫害受難者的同時,更供奉蘇聯遺產,有些像俄羅斯,但其實這兩者無法真正相互兼容。

伊赫洛夫:“2014年的廣場革命前,烏克蘭還把蘇聯遺產和民族主義意識形態這兩者相互混在一起,或許這種情況還可能持續下去。但蘇聯遺產為4年前廣場革命期間當局鎮壓民眾示威提供了基礎,此外,它還阻撓烏克蘭接受普世價值,真正融入歐洲文明大家庭。”

烏克蘭首都基輔郊外的一片墓地是烏克蘭每年舉行紀念政治迫害受難者活動的中心。那裡曾是蘇共秘密警察的刑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