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西太后的兩面性

在西太后的執政生涯中,很少有人能真的把她給蒙了。此人不僅無師自通於駕馭權術,而且有一種女子特有的直覺,所以,無論誰,騙她都難。但是,在庚子年,她卻吃人騙了。在此後的歲月,一直念茲念茲,只要外國公使的夫人們提起,她就會這樣說。

其實,當年的確有人蒙她,甚至製造了假照會。但是,有關義和團刀槍不入法術的說法,包括那個漏洞百出的假照會,如果放在平時,她是根本就不會信的。當時之所以信,其實是因為她在戊戌政變之後,跟洋人的關係已經降到了冰點,她對洋人的惱怒,也已經升到了頂點。如果能抓住一根稻草跟洋人干,她肯定是要抓的。而義和團,就是這樣一根人家設計好了的稻草。恨死了洋人的她,在潛意識裡就傾向於相信,中國民間,就是可能有這樣神奇的力量,可以驅逐洋人。所以,在幾次朝會上,她蠻橫地壓制了哪怕一丁點的不同意見,還把這些有異議的人,都送上了斷頭台。不僅她信,站在她的背後,支持她發動政變的滿人,也樂意相信。義和團進京期間,是多數滿人的狂歡,信教的教民的劫難。那爭先恐後跟着義和團起鬨,跟義和團供給食物的滿人,包括大批王公貴族,真的覺得,這回可以把討厭的洋人徹底掃平了。連義和團放火失誤,把北京的門臉前門樓子都給燒了,他們也沒有什麼異議。

然而,八國聯軍打來,逃難的西太后,卻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急火火地把李鴻章調來,要他主持和議,同時把自己特別信任的慶親王奕劻派回去,加重談判的砝碼,讓洋人看到她的誠意。留在北京沒法逃脫的滿人,包括那些剛剛狂歡過的王公貴族們,凡是沒有自殺的,都千方百計討聯軍的好,不是請人用狗屁不通的洋文寫上“順民”兩個字,掛在門首,就是把自家的女兒或者丫鬟,送給某個像是有勢力的洋人,讓他做自家的保護傘。在日本軍隊佔領區的滿人,干這事最方便,因為,直接寫上“大日本順民”幾個漢字就可以了。聽說太后要李鴻章來,大夥就天天盼。全然忘卻,此前滿人們恨不得把李鴻章這個大漢奸生吞活剝了。

在李鴻章談判之際,西太后借光緒的名義,給他發旨意,要他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還主動派出清軍,幫助八國聯軍圍剿殘餘的義和團。讓那些此前還一門心思保大清保太后的拳民們,寒透了心。這樣的轉向,其實就是此前強硬的背面,前面能有沒有道理的強硬,後面就會有這樣屈辱的認慫。

辛丑條約定下來了,文本傳到西太后所在的西安,太后又不樂意了。一個勁兒地罵奕劻和李鴻章,說他們讓步太多,喪權辱國。其實,西太后到不見得真的在意賠款之巨,權益損失之大,而在於,這個條約,事實上把清朝的朝廷,置於了他們的兵鋒之下,不僅使館區駐軍,從天津到山海關一線都有洋人駐軍。而且,小朝廷還不能待在西安,必須回北京。

但是,這是洋人的意思,西太后怎麼別得過?主持軍機處工作的榮祿,當然也明白這點,於是,耍了個技術上的花招,就讓西太后默認了。伺候,不得不迴鑾的西太后,在回到北京之後,見天地請西方公使的太太吃飯,吃飽喝足,還送禮物。同時,還迷上了照相,讓一個留洋的滿人貴族,天天給她拍照,她則擺出各種姿勢,裝成各色人等,主要是觀音菩薩來拍照。在鬧義和團的時候,北京城漫說拍照,就是擁有一支洋人製造的鉛筆,都會掉腦袋。

西太后的這種姿態,有一大半,是一種面向洋人的表演。東交民巷裡的外國駐軍,人數雖然不多,但的確讓這個老太婆很害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