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億萬富豪回歸田園 投資種水稻:不給子女留家產!

李則民在大米加工廠里捧起一把即將加工的糯谷,攤在掌上仔細查看。

9月21日,長壽區雲台鎮八字村,早上7點的空氣有點冷。村後是明月山,山腰以上的霧氣時有時無,當山頂那塊相對平坦的地方露出,李則民的眼裡迸出光芒。

李則民今年75歲,是個億萬富豪。他要把水稻種到山頂那塊平地去,讓人吃到更綠色、米香味更濃的米飯。

5年前,他退出給他帶來滾滾財富的建築行業,回到生養他的八字村。迄今,他已投了1個多億讓荒地換新顏。

李則民站在田埂上看村民們在稻田中挖溝。

要當不一樣的農民

老李回歸當農民第一步,是給種水稻的地方取名,它要有詩意,還要符合大米是有口碑的綠色食品的特質。最終,從未去過泰國清邁的他,給種水稻之地取名“清邁良園”,寓意他干傳統農業與旅遊融合的,是要如清邁的農旅融合一樣全球有名。

上月中旬,稻穀收割。目前,300多噸大米歸倉。收割前,“2018年重慶市水稻綠色高質高效創建交流會”專家組成員來現場,評價老李探索出的綠色生產模式較傳統模式增產,收益也更高。

“我是農民,在這裡出生。現在,我老了回家鄉愿意繼續當農民,這個農民要當得跟傳統農民不一樣。”站在田埂,老李自述他當農民前的人生及打定主意當農民的初衷。

改革開放後,他經歷了離家學建築手藝、組建勞務施工隊,最後形成公司的發展壯大過程。隨時間推移,公司在重慶內外的同行中實力強且名氣不小。

“在建築行業打拚40多年,成就我邁入億萬富豪行列。5年前,我決定當個跟其他農民不一樣的農民,選擇種大米跟年幼時挨餓差點丟命有關……這5年種大米,我覺得是我70多年最放鬆的階段。當然,這個過程也有困難,正是解決這些困難的過程,讓我覺得在新時代當個不一樣的農民是一件有挑戰也幸福的事。”

李則民在大米加工廠。

種好糧先得種好一種草

老李當農民第1年,撂荒土地上的雜草高得跟成年人差不多。

撂荒多年的地,土壤板結嚴重,受僱農民說了個快速辦法,打除草劑,等草都死了就翻土放水淹。頂多比別人的稻田多泡半月,再放一次水就可插秧了。

“我不幹,硬是多僱人去拔草,難拔的用割草機解決,再用鋤頭翻地。別看拔草效率低,卻能讓土壤有不錯的鬆動。”

荒草沒了,拔草發現一個棘手問題。這些地長年使用化肥,不適合種綠色稻穀。怎麼辦?古稀之年的他慶幸自己這輩子有好問的習慣。他向農民討教農事,不久,一種當地消失近40年、適宜改良土壤的草被他盯上。

草叫紫雲英。從第二年起到今年,他嘗到了紫雲英和水稻輪作甜頭,收穫綠色大米也收穫不同心得。

清邁良園的稻田都利用機械深耕深松。

“我是腦袋裡種草”

“糧草糧草,想種好糧必須得先種好一種草。紫雲英就是這種草。我跟朋友擺龍門陣提到它,會不自覺說出什麼氮、碳之類跟以前做建築不搭界的詞,朋友就很驚奇地看我。”

老李講的紫雲英跟種糧是這種關係,它的根上有一個一個的小顆粒,這種顆粒叫根瘤菌,它們像一個個小化肥廠,吸收空氣中的氮和二氧化碳,把氮素和有效碳固定在土壤里。它當綠肥能促進稻米增產、品質提高,讓稻田產出的大米好看也好吃。

“我比農民還懂紫雲英在種大米中的神奇,”他自豪地說,“適宜紫雲英生長的土壤PH值是5.5—7.5;適應水稻生長的土壤PH值在5—6。這意味着適宜它們生長的PH值有交叉,這塊交叉值調控好水稻就長得茁壯。網上有句話說,年輕人看到喜歡的東西,心裏就像種了草。我呢,看到水稻就在腦袋裡種草。”

現在,老李藉助曾經的人脈,請高校來設立試驗基地,還跟市農委相關專家長效聯繫,學習水稻種植技術,其中包含他說的土壤PH值調控辦法。

今春,老李的1000畝稻田中,有300畝成農業主管部門確定的部級試驗田。上月中旬,“2018年重慶市水稻綠色高質高效創建交流會”的專家組成員來驗收,評價老李探索出的“水稻與紫雲英輪作+綠色還田”的創新生產模式使平均畝產提高到了550公斤。

他認為,這樣的評價是肯定他腦袋種草開出的夢想之花。

李則民指着身後正在修建的層層梯田說:這裡明年將是漂亮的花海。

當農民後不留家產給子女

老李的家在長壽區鳳城街道辦事處城鄉接合部的陵園村,一棟兩樓一底的磚房,外觀跟農村常見的住房沒啥區別。

9月17日凌晨5時,他像往常一樣準時起床,花30分鐘梳洗完畢。出門前,老伴提醒他把葯吃了再走。“我有糖尿病,她每天都要提醒我,要是哪天不提醒我,我反倒不習慣。”

老李有4個女兒1個兒子。當年,他把轉行回老家當農民種大米的想法給子女和老伴講了。子女們不理解,說農業屬傳統行業,投入大回報慢,辛苦一輩子掙來的家產投在荒地風險太大。

這裡既有現代農業園,也有漂亮的園林景觀。

“我當農民後,決定不給子女留一分錢家產。”當年,他理解子女們對自己當農民的不理解,他解釋,有了錢就該為家鄉做實事,“40年前改革開放,我出去創業成功,我們得到了好處,應該心懷感激。感激生我的農村,感激黨和國家的好政策……現在,子女老伴理解我了,他們有時會給我建言獻策哩。”他補充說到,過億家產僅給子女分配過一次,即送每個子女5萬元結婚賀禮。

子女及老伴對他當農民如何看?他沒提供聯繫方式供求證,說法是“不要打攪他們”。他還說,子女們都有工作,能自食其力也過得不錯。

小溪穿過園區。

讓當地鄉風文明有個“家”

老李不太喜歡坐辦公室。當天下午3時20分,他說要出門去看一個最近情緒波動的村民。

原來,兩天前,村民江文碧家的狗未拴牢,咬了另一個村民,賠償從分歧升級成對罵。最終,兩人不約而同求助老李。

“問清雙方訴求後,我講明彼此要包容和信任,不然矛盾會越深。為讓調解顯得正式,我特意準備了蓋手印的印泥。”老李說,調解達成,雙方很滿意。

李則民在二期工程正在修建的小橋上。

江文碧感激他辦事公平,當天特意買一包水果糖去老李辦公室。事後,他告訴她,沒必要用送水果糖表示謝意,滿意調解是對他最好的感謝。她說送出的禮肯定不能收回,老李叫司機準備兩袋大米送到江家。“這就是農村文化,退禮是打對方臉,會被認為你小看她。權益之計就是禮尚往來,禮輕情義重能有效維繫農村民風純樸。”

李則民來到江文碧家。

離開江文碧家,他去看了當地村志及村地理簡圖的施工情況。它們被刻在村民常經過的道旁石壁,上面有當地“二十四道拐”“一碗水”等小地名的分布圖,還有村史等信息。

李寧是老李侄女,也是“清邁良園”的總經理助理。她有個統計,迄今,老李轉行來干農業種水稻,已衍生出農產品加工、旅遊、培訓等項目,帶動了2個鎮5個村的400餘戶村民就業。

老李透露,接下來,他會對當地祖屋改造,使其能具村民議事場所功能,同時掛上那塊存於大家腦海、上世紀不慎被毀的“承先啟後”字樣牌匾,讓當地鄉風文明有個“家”。

經75歲的古稀老人談起打造“重慶第一村”仍充滿激情。

另外,他打算再花10年持續投入資金,在引進專業技術人才和科學發展理念的前提下,把眼前換新顏土地打造成在制度創新、技術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基礎之上,往農業一二三產業融合方向發展的農業綜合體。屆時,這裡或成鄉村振興農業綜合體特徵顯著的“重慶第一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重慶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