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經典微小講:《救命恩人》

正係收工高峰。侯一凡挺起胸膛,繃緊雙腿,筆直地站在工廠門口。他目送着收工的人群潮水一般陸續湧出工廠大門,後來,只有零星的工人一個一個往外走的時候,他才稍微放鬆下來。

雖講只係一名工廠的保安,但係,侯一凡畢竟剛從武警部隊退役半年,他站崗的姿勢還係真正的軍人風範。

他晃晃微微發酸的脖子,扭動了一下腰肢,準備回值班室的時候,突然想起,怎麼沒看見呂曉紅大姐走出來呢?

侯一凡愣了一下,勾頭往廠區方向看去,正在往外走的工人,包括廠區縱深處三三兩兩的人影,都唔係呂曉紅。

呂曉紅平時上收工都很準時,今天點吖?侯一凡決定在門口再站一會兒,等等呂曉紅。

侯一凡在這家肉聯廠工作了半年時間,但係,他認識的工人並不多,多數人只係在上收工的時候進出工廠,在他值班的時候,才在他面前晃一下。一個從山區農村黃泥灣出來到城市打工的小保安,沒有幾個工人主動跟他搭訕,並告知他自己的名字。呂曉紅這個名字也係他聽別人喊的,可能聽的次數稍微多了些,便牢牢記住了。

大概等了十分鐘,呂曉紅依然沒有出來。侯一凡感覺有些唔係路,可到底哪裡唔係路,他也想不明白。他只好給保衛科科長打電話。

科長,你認識呂曉紅嗎?她係哪個車間的?

我不太清楚。怎麼啦?

我沒看見她收工出來,有些不放心。

收工的時候,工人一窩蜂地出來,你一個個都看清楚了?你點名了?你怎麼知道她沒有出來?

呂曉紅和別人不一樣,我知道的。

你別管閑事了,你又唔係人事部的,考勤不歸你管。看好你的門吧。

科長沒好氣地掛了電話。科長講到人事部,提醒了侯一凡。他查了一下人事部的電話,把電話打了過去。

請幫忙查一下,呂曉紅係哪個車間的?

冷凍車間。

還沒有等侯一凡再講咩,人事部嗰個人已經火急火燎地掛了電話。他把電話打到冷凍車間,可係,沒有人接電話。他只好硬着頭皮把電話打到廠辦公室。

冷凍車間的呂曉紅,到現在還沒有出來。

點吖?

我懷疑她會不會被關在冷庫里了。

不會吧?

廠辦公室的嗰個人漫不經心地掛了電話。該打的電話都打了,侯一凡沒轍了。他在值班室坐了兩分鐘,椅子上好像放着一盆火,燒得他坐不住。終於,他站了起來,咬咬牙,撥通了廠長的電話。

廠長您好。我係保衛科小侯,向您報告一件事。

哦?講吧。

冷凍車間的呂曉紅到現在還沒有出來,我懷疑她被關進了冷庫里。請您趕緊派人到冷庫去睇吓吧。

有這樣的事?我馬上讓冷凍車間的主任去睇吓。

放下電話,侯一凡惴惴不安地站在值班室門口,眼睛盯着大街。大約廿分鐘後,冷凍車間趙主任騎着摩托車,箭一般射過來。到了廠門口,他猛地剎車,停了下來。趙主任指着侯一凡的鼻子,喝道,係你打電話給廠長,講冷庫裏面有人?

係我。侯一凡挺了挺身子。

老子喝個酒都喝不安生。如果我去看了,冷庫里沒有人,出來我揭了你的皮……說著,趙主任一加油門,摩托車嘶吼着衝進了大門。

後面的事情就不必細講了。

醫院救護車開進廠區的時候,淚水猛地湧出了侯一凡的眼眶,掛在了他的睫毛上。

呂曉紅出院以後,買了一大兜生果,到廠門衛值班室感謝侯一凡。她緊緊握住侯一凡的手,講,大兄弟,如果唔係你救了我,大姐就凍成死豬了。

大姐,其實唔係我救了你,係你自己救了你自己。

為咩這樣講?

侯一凡講,每天你返工,總係禮貌的問候一聲你好;每天你收工,總係禮貌的講一聲再見。我那天沒有聽到你講再見,所以知道你沒有出來。否則,全廠五六百名工人,我怎麼可能單單記得你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洛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