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劉文彩辦學校 害慘農民陳啟賢

文彩中學大禮堂

在我們早年的描述系統里,若要說劉文彩辦學,那便像說潘金蓮是婦聯主任、西門慶擔任了精神文明建設辦公室主任一樣荒誕不經了。然而,劉文彩卻真是辦了學校。

1941年夏天,當新公館竣工後,劉文彩見安仁鎮上只有一所私人辦的小學,孩子們上中學,要到幾十里外的大邑縣城,就決意要為家鄉辦一所中學。這項工程到底要花多少錢,似乎開始他並沒有譜。他對有點擔心的手下人說:干吧,丟掉二千畝地,天不會掉下來,等於我將來少給他們四弟兄(指劉元龍、元華等四個兒子)每人五百畝地……但有一條,他是明確的:要就不辦,要辦,就要創辦一所第一流的中學!

鎮上街南面的場口,是一片稻田,散綴着羅、李、楊三姓的墳地、屋基。劉文彩在此選定校址後,憑一套優惠辦法,調動了農民搬遷的積極性:他用二畝地換此區內的一畝地,用自己的兩間屋換區內的一間屋。搬遷戶中有一個叫陳啟賢的小農,區內有地10畝,劉文彩本該換給他20畝。恰恰此時手裡的地契無零票了,最小的一張都是40畝。劉文彩是個急性子,建學校要辦的事太多,何苦再費心費力派人去縣上換票找零?這40畝地便乾脆拱手相送了。其時以為不是“總辦”在做夢、就是自己在做夢的陳啟賢,哪裡知道“總辦”送過來的,其實是一頂“地主”帽子,自然這是後話。

在大邑、安仁鎮上,還找不到建築工程的設計人才,而且一般的還不行,在劉文彩眼裡,要找就要找至少是四川省里最好的。真是天成其美,鄰近的崇慶縣有一個軍用機場,國民政府在機場有一個專家組,他們的使命,因機場就要改址而推後了。這個有着二十多位工程師的專家組,便被劉文彩“‘打劫”來,為這片總面積為120畝的未來學校的模樣勾畫藍圖。圖紙交付之日,老公館裏張燈結綵,那是鎮上的老人至今還記得的一回盛宴,從崇慶請來的上等廚師就有三十多名。劉文彩舉杯向每一位工程師一一躬身致謝……

施工中難度最大的是建大禮堂,它長28米,寬23米,面積約650平方米,房頂不見一根橫樑,全用鋼材焊接,取樣於華西大學禮堂。在當時的四川境內,在其不凡的氣勢和工藝的先進上,這兩個堪稱姐妹的禮堂均獨領風騷。劉文彩在購置了上乘的鋼材後,請來施工的又是成都技術最好的隊伍。……

1944年12月,歷時三年多建設的“私立文彩中學”,終於竣工。

學校分為男生部和女生部,可容納學生400名。從校長,到各科教師,均以高出一般中學雙倍的薪水,去成都等城市擇優延聘,抵校後均住獨門獨院。校園布局井然,環境優美,46幢新舍掩映在綠樹叢中,居中是大禮堂,旁邊是圖書館。校園西面,為一個周長300米的籃球場。在鄉民齊樂、群賢畢至的開學典禮上,四川省教育廳長郭有守評價道:在現在全省的630多所學校里,綜觀規模和形式,“私立文彩中學”當數全川第一校。清王朝的最後一名探花商炎夔是成都人,題寫了校名,六個字筆挾天籟、風骨蒼潤。為了這所學校,劉文彩花費了3.5億多圓國幣,按當時的黑市匯率,可摺合美金二百萬元以上,這項投資遠甚於新老公館。據說,此後的劉文彩,大抵上也就是一個花架子了……

他訓示家人,又勒石立碑於校園,以告知社會:從文彩中學註冊起,全部校產與劉氏家族就不再有干係了,劉氏家族惟有監督權。於是,他又多了一個“上班”的去處,他擔任了學校董事會的董事長。屬於教學範圍的事,他不懂,交給校長管。但行政與財務範圍的事,多由他說了算。安仁鎮上跟着劉氏家族發跡後置地建房的不少,但家境貧寒子弟亦不少。後者中誰免學費,或免一部分學費,誰免學費外再頒獎學金,其名單最後由他裁定。

他還決定過購置一輛校車,當時社會治安不好,平日倒沒有青皮潑少敢來學校搗亂,但他擔心出了校門後會有意外,校車專門用於周六、周日送師生回家、返校……

被我們視為反動政治醜惡符號的劉文彩,卻不講政治。一次,有人在他面前多說了幾句“三民主義”,他當即嘴一撇:啥子三民主義,不如學好三門手藝!國民黨大邑縣黨部多次派員來,要求在文彩中學建立國民黨和三青團組織,發展黨員、團員,均遭劉文彩拒絕。似乎在他看來,學生的使命就是讀書,如同教師的職責就是授業解惑;而政治--那是安謐的校園外,政客們打的一副麻將……

在學校的公開場合,劉文彩的話並不多,不管他承認不承認自己是個粗人,但似乎他明白,在這處處瀰漫著至聖孔老夫子千秋靈光的學界,他得內斂。在每學年的開學典禮上,他也只是幾句話:“同學們,你們要好好聽師長的話,不辜負父母送你們讀書的良苦用心,將來作國家的棟樑之材。”這時,食堂里的廚工一定在忙着殺豬割肉,每學期開學和結束,都殺兩頭豬,讓全校師生免費吃一頓紅燒肉,這也是作為董事長的他打建校起立下的規矩。

大陸淪陷前,該校共畢業學生七百餘人,他們中,有些進入大學繼續深造,有些留在地方,成為各個領域裏的人才。若以官本位社會一個通行的價值標準看,他們中官做得最大的一位,在八十年代曾擔任成都市的副市長。而以成就看,當屬長期供職於機械部科技司的彭學鑫先生了,幾十年來,他為建立我國機械工業用鋼體系,並為解決汽車製造、石油化工、礦山發電等大型成套設備所急需的新材料,做出了重大的貢獻。當年在文彩中學,作為對優等生的特別關照,家境貧寒的他的學費、燈油費,均被減免

我想,當這七百餘人,回首自己的少年與青春歲月的校園生活時,他們和任何年代的畢業生的心情不會有多大的不同。但肯定有一點不同的是,他們不能像別人一樣,在豐滿的記憶之蚌里,珍珠一般璀璨地亮出所讀學校的校名,他們會有某種尷尬--原來的校名--解放後便被“安仁中學”所代替,如同當年各界捐資建立的“私立文彩中學”竣工紀念碑,至今仍抹在一層水泥灰下……

歷史如一點點螢光,只微弱地活在大邑縣檔案局那些昏暗、冰冷的鐵櫃中。這裡,有兩份保存完好的材料,一份是收條:

今收到

劉董事長文彩捐來:

一、校產一千畝,合國幣八千萬圓正;

二、校地一百二十五畝,合國幣一千六百二十萬圓正;

三、校舍四十六幢,計二百二十四間,合國幣二萬萬三千萬圓正;

四、圖書一萬一千四百二十一冊,合國幣二百六十四萬二千圓;

五、理化儀器一百二十三件,合國幣六十四萬圓;

六、體育設備,合國幣四百二十萬圓;

七、校具,合國幣一千五百四十餘萬圓;

八、衛生設備,合國幣一百二十萬圓;

合計國幣三五0二八二000圓正。

此據

文彩中學校長高樹元

三十四年六月

另一份,是國民黨中央教育部發給劉文彩的花邊獎狀:

獎狀

14735號

四川省大邑縣劉文彩捐助私立文彩中學國幣三億五千零二十八萬二千圓,照捐資興學褒獎條例之規定,特授興學一等獎獎狀。

此狀

教育部長朱嘉嘩

中華民國三十六年三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戰爭狀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