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顏丹:「認洋人做爹」的是中共

三名中國遊客近日到瑞典旅遊,試圖提前入住旅館被拒,強行滯留遭店家報警,警方將三人強制驅離。隨後此事件不斷發酵。(視頻截圖)

對於近期發生的“瑞典事件”,有中國網民在微博中寫道,“某報的總編輯說,替瑞典警察說話,嘲諷自己同胞是奴性思維,認洋人做爹”。然而,這位博主卻認為,“給予外國人超國民待遇才是認洋人做爹。轉賬轉丟了,中國人報案,讓自己處理;外國人報案,可以給騰訊公司支付寶公司打電話讓其處理。這種行為才叫‘認洋人做爹’”。

對他這種說法表示贊同的中國人大有人在。不斷有網友補充說道,“中國處處優待外國人,老外丟個包、丟部手機、丟部單車,中國的警察都上躥下跳的去破案,某些景區也是外國人免費,中國人收費,大學宿舍更是雙重標準,洋學生的住宿條件優於中國學生,……這就是崇洋媚外的禍根”。

但反觀“人家外國”,“可不像中國政府那樣把外國人當大爺伺候”。這句點睛之筆一語道出,在中國,真正在“認洋人做爹”的不是中國人,而是中共。

就拿近期同樣頗受詬病的“中非合作”來說,中共不顧治下民不聊生,卻要大筆一揮、捐給非洲600億美元,就足以證明,如今中共已飢不擇食到要認非洲做爹的地步了。認美國當爹,人家關鍵時刻還得維護美國的利益,公事公辦、不給中共好臉;認西歐發達國家當爹,人家的心卻依然向著美國,動輒就要與你劃清界限。到處招人防、惹人厭的中共,所能認的爹,也就只剩下那些非洲窮國了。

中共“孝敬”非洲的辦法不只是送錢,在北京招待非洲爹,也要遵照歐美髮達國家的標準。比如,繼“奧運藍”、“APEC藍”之後,中國上空再次出現了“中非藍”。話說,在中國舉辦的國際會議又何止這幾個,包括營造藍天在內,每次都是一筆巨大的開銷。這也同樣是一種顯而易見的“認洋人做爹”的表現。

有文章指出,“從2000到2009年,中國主辦的國際會議從每年83個上升到245個”。這些大大小小的會議基本都是由國家或地方財政買單,說白了,花的就是老百姓的血汗錢。文章還說,“中國叫停國際會議的聲音一直都有,但卻越治越亂,歸根結底是一個利益問題”;“國際會議支出已經成為政府財政的一大負擔”。

外國人來中國,無論從發達國家,還是第三世界窮國;無論是來學習、工作,還是來旅遊、開會,中共都表現出了兒子的孝心、孫子的嘴臉,甚至是心甘情願當奴僕的姿態。站在這樣的洋人面前,不被中共當人的中國人能不卑躬屈膝嗎?

實際上,中共認洋人做爹、做爺、做主子,決非一時情急、間或偶然,而是由來已久、深入骨髓。連中共自己都無法否認,其骨子裡攜帶的原本是蘇共的基因。說蘇共是中共的親爹,此話一點都不為過。

有資料顯示,“1921年7月23日,中共在共產國際的幫助下成立”;“每月接受來自蘇聯的活動經費,從1921年每月1200元,至1926年每月14000元”。“1923年6月,陳獨秀詳述了一年來黨的經費情況:幾乎完全是從共產國際得到的”;“無論是在中共誕生之前,還是在中共一大召開之後,都曾出現過一旦缺少了來自共產國際的經費支持,不少工作就立刻陷入停頓或者癱瘓狀態的現象”。

可見,中共若不靠蘇共這個爹,別說活下去,連出生都不可能。爹是洋人,這事本無可厚非。關鍵是中共這個兒子對自己的出身羞於啟齒,藏着掖着,才讓人覺得詭異。而原因就在於,這個洋人爹不是一般的洋人、甚至都不是善類,而是一個靠打劫俄國貴族、官僚、地主、資本家、教堂等起家的流氓團伙。

這個流氓團伙的行動綱領是充滿了暴力與謊言的“共產主義”邪說。而這一邪說的創作者,正是背叛基督、信奉撒旦的邪教徒馬克思。他在共產黨的第一份綱領文件《共產黨宣言》中這樣宣布:1848年,“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盪”。對西來幽靈頂禮膜拜、認賊作父,還強迫中國人當馬列子孫,這樣的中共又能是什麼好貨色呢?

中共“認洋人做爹”,還體現在毛時代的“破四舊”、大搞工業革命以及改革開放之後中國的全盤西化。在幾十年的現代化進程中,被中共人為切斷了炎黃血脈以及傳統道德根基的中國人只會盲目、無知的效仿西方。由於對西方文明一知半解,如今“洋為中用”的基本都是些精神垃圾和文化糟粕。

在如今中國的現代化城市中,華夏民族留下的古老遺迹以及傳統元素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卻是不中不洋、不倫不類的所謂“中西結合”的表象。這些表象打着豐富民眾生活的幌子,實際卻在幹着顛倒黑白、敗壞道德、魔變人心的亂世之事。

應該說,中國人“認洋人做爹”,是全拜中共所賜。不僅如此,中共自己也是認了西方流氓團伙蘇共當爹,認了西方魔變的惡人當祖宗的。甚至對西來幽靈,也一直是頂禮膜拜、將其奉為圭臬。說中共“認洋人做爹”,其實是“認被邪靈附體的洋人做爹”。如此中共,不過是想讓全人類都變成魔鬼的奴隸和信徒而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