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程曉容:中共人權論壇閉幕 人民生存權何在

大多數中國百姓面臨因貧窮、不公、迫害等導致的生存困境,絕非喉舌媒體宣揚的形勢大好。中共素來與人為敵,漠視生命。若想指望它保障生存權、發展權,簡直是天方夜譚。人民在它的手裡,是層層盤剝的對象,是為其貼金的道具,是在需要時「共克時艱」的擋箭牌。

圖為四川山區的農民

又一出荒誕劇落幕:“2018北京人權論壇”於9月18日至19日舉行。中共自2008年起主辦此論壇,每每宣講“生存權”和“發展權”,卻避談與此緊密相關的其它基本權利,包括公民應享的種種自由。今次論壇以“減貧”為主題,似乎脫貧即等同人權進步,引發外界質疑。

中共偏愛“生存權”。即使單論此題,也可輕易發現太多不利當局的內容。在中國,人民到底以何種姿態存在着、生活着?

6月7日,廖祖笙發表了《暫住祖國的艱難》。這位閩籍作家多年來為遇害兒子申冤,因而遭到當局的打壓,他在文中講述了無法辦理暫住證的“奇遇”。他寫道:“‘奇遇’,再度令我深感恐懼。……我深知自己只有離開了這個‘法治國家’,才會有真正的安全可言。”“我一家三口無疑都屬於人民的一員,但苟活在這樣的‘共和國’,掙扎在這樣‘法治國家’,有些在紙上‘當家作主’了的庶民,卻真確活得就連麻雀和魚蝦都不如。”

7月22日,體操冠軍劉璇因發現其幼子注射過國產疫苗,在微博上憤而發聲:“本上記錄著,長春百克,武漢生物,成都生物,上海生物,北京天壇,蘭州~~長春長生有25萬支不合格疫苗,長春百克是長春長生子公司,武漢生物有40萬支不合格疫苗…請問在食品和藥物這麼不安全的此刻,我們應該怎麼生存???”

8月19日夜,山東壽光市農民張金來上吊自殺。據媒體報導,張金來之前因超生被罰款13萬元,蓋蔬菜大棚貸款10萬,不料當天上游三個水庫突擊泄洪,導致村莊被淹,他的大棚被大水衝垮。重壓之下,他選擇了死亡。

9月7日凌晨,在浙江金華市浦江縣潘宅鎮,P2P平台受害人、31歲的王倩被發現上吊身亡。8月初,王倩投資的票票喵平台爆雷後,她曾到杭州、上海維權討錢,遭到警方鎮壓。王倩在遺囑中寫道:“因為我從小接受到的教育是愛國愛黨,有極高的集體榮譽感,一下三觀全毀,我沒有力量跟他們抗爭,平民太弱小,真的太累,看不到希望了。”

9月12日,北京朝陽法院的溫榆河法庭對加拿大公民、法輪功學員孫茜進行非法庭審,所謂的罪名是“破壞法律實施罪”。孫茜已被非法關押了18個月,她和辯護律師都表示信仰無罪,但是中共司法部門卻置若罔聞。孫茜的母親李雲秀說:“生活在這樣一個沒有自由或人權的國家,我感到難過。我的心很痛。”

9月18日,貴州大學教授楊紹政接受了大紀元的採訪,談到他今年8月被校方開除後,又被禁止出境,9月7日,貴州大學停發了他工資。楊紹政說:“停發我的工資就是斷了我的經濟來源,我沒錢吃飯;他們斷了我的醫保、社保,我沒錢治病;他們邊控我,不讓我出國,他們現在想幹什麼呢?想辦法逼死我、困死我?他們有人性嗎?他們完全就是耍流氓。”“這是野蠻的反人類的犯罪行為,是政府有組織的犯罪。”

至於中共一向吹噓的“扶貧”,也是亂象一片。媒體和評論早就曝光指出,所謂的“去貧”政績,都是表面作秀,沒有解決根本問題,不具正面意義。各地貪官貪得無厭,竟然把就用於貧困戶的“救命錢”當作“搖錢樹”,連“扶貧工程”或“低保戶”都是內定,暗藏貓膩。

今年3月,中共財政部副部長鬍靜林在兩會期間對外表示,2017年有7.3億元扶貧資金被挪用、虛報冒領,涉及28個省的874個縣,涉案人數450人。

今年6月底,中共審計署公布了145個貧困縣的扶貧審計報告,數據顯示,在抽查的625.85億元人民幣中,其中6.35%、約39.75億元涉及違紀違法、損失浪費、管理不規範等問題,查出84件基層幹部在扶貧工作中失職瀆職牟私利等案件。

兩年前,甘肅楊改蘭一家6口命案震驚中外,肇因就是貧困。而如今,在千萬元、億元貪官不斷湧現的背景下,官方設計“收割”中產階級,硬生生地製造出新的龐大的金融貧民群體,令人疑惑:“消除貧困”路向何方?

綜上所述,大多數中國百姓面臨因貧窮、不公、迫害等導致的生存困境,絕非喉舌媒體宣揚的形勢大好。中共素來與人為敵,漠視生命。若想指望它保障生存權、發展權,簡直是天方夜譚。人民在它的手裡,是層層盤剝的對象,是為其貼金的道具,是在需要時“共克時艱”的擋箭牌。在此黨的統治下,好人被逼上絕路,甚至連存在與否都恐是謎。中共作威作福,迫害無辜,殘害老幼,還無恥地年年推出“人權論壇”,實在是中國人民的大不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