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海濤:瑞典這個國家 真的莫名其妙

直接把拒不離開的人抬了出去,瑞典警察的行為簡直莫名其妙——當然,要是警察把前一段的高鐵霸座男抬出去,那一定是大塊人心的。事實證明,中國的乘警不會如此粗暴,霸座男順利坐到了終點。

不遠萬里來到瑞典旅遊的一家三口中國人,竟然因為搞錯了所訂酒店的時間,就被酒店往外驅趕;酒店驅趕不走,就叫來了警察;警察把他們三人扔了出去;據說扔的地點是個墳場。

於是,一些網民憤怒了,某些媒體憤怒了,某個XX官憤怒了。

上述三種憤怒表明,這場風波能夠在短時間內發酵到舉世關注,真是具備了‌‌“天時地利人和‌‌”:有規模龐大的吃瓜群眾,有樂於用民族主義吸引眼球的媒體,有XX人員的臨門一腳。

事情經過很簡單:曾先生帶着父母到斯德哥爾摩,結果發現自己搞錯了時間。他訂的是9月2號下午入住的酒店,但他在9月1號夜裡到達了酒店。鑒於時差因素、經驗不足因素,這種錯誤也是可以理解的。總之,是曾先生首先搞錯了,誰能沒個錯兒呢?

接下來發生的衝突,在許多人看來就顯得瑞典這個國家的文化和價值觀‌‌“莫名其妙‌‌”了。

在中國某些人看來,來的都是客,顧客是上帝嘛。我提前到了大概10個小時,難道就不是客人了么,怎麼能驅趕客人呢?警察?警察不是以為人民服務為天職么?警察從調解家庭矛盾、鄰里糾紛到救助流浪者再到幫外國人找單車,什麼都是該乾的啊。走失的孩子,無家可歸者在派出所里吃上巧克力、即食麵的報道,報紙上不止一次報道過的。

正如中國駐瑞典大使所言,‌‌“中國有近14億人,我們珍惜每一個人的生命、安全和尊嚴‌‌”。嗯,對此中國人民深有體會。

按照我們禮儀之邦的行事規矩,無論曾先生如何不對,警察都不應該把他們一家扔在深夜的街頭——不管是世界文化遺產旁邊也罷,公墓旁邊也罷,墳場旁邊也罷。警察把曾先生一家帶到警察局總是可以的吧,至少那裡比外面溫暖,也人道很多。文化有差異,制度有差異,但不是還有超越國家、文化、制度的所謂‌‌“國際人道主義‌‌”嗎?

直接把拒不離開的人抬了出去,瑞典警察的行為簡直莫名其妙——當然,要是警察把前一段的高鐵霸座男抬出去,那一定是大塊人心的。事實證明,中國的乘警不會如此粗暴,霸座男順利坐到了終點。

要是兩個瑞典人到中國的首都,半夜被賓館拒絕在大堂休息,警察來了之後,絕對不會開車把他們送到‌‌“公主墳‌‌”。雖然那裡有地鐵站有麥當勞,但那裡很多很多年以前是墳場。相信中國的警察一定會幫助瑞典遊客找到酒店住的,再不濟,也會帶到派出所送上熱水喝的。

正如中國駐瑞典大使對瑞典媒體所言,‌‌“歡迎你和你的同事多去中國。你任何時候去中國都會感到很安全,不會發生類似這3名中國遊客遭到警察粗暴對待的事件‌‌”。嗯,對此我也深信不疑。

中國是禮儀之邦,對外國來的客人尤其客氣,外國遊客的單車丟了都能保證給找回來,無論如何不會幹出瑞典警察這樣的舉動。

跟中國比,瑞典就是一個莫名其妙的國家。或許,在瑞典人看來,你沒有到時間就佔據大堂,我讓你走你就得走,警察讓你走你更得走,警察是暴力機器,你不走甚至可以逮捕你。在有些國家更厲害,你賴在他的空間里不走,他甚至可以開槍。這種冰冷的價值觀,大概也只有無情無義的資本主義國家才會有吧。

曾先生在瑞典這場不體面的遭遇說明,瑞典是一個無情的資本主義國家,無情得莫名其妙。

接下來我想說一下,我曾經浮光掠影地去過一次的這個北歐資本主義國家有多麼莫名其妙。

直到中國北宋的年代,瑞典大概才成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國家。有人說,那個時候,大宋的GDP佔全球的60%,甚至也有人說佔80%。不知道咋算的,反正那個時候歐洲還是黑暗的中世紀,地處苦寒北歐的瑞典,作為海盜國家,其文明程度是無法與中國相比的。

直到如今,與中國相比,瑞典也是一個小國家,有多麼小呢?總面積45萬平方公里,按說面積不小,有兩個朝鮮半島那麼大,但是由於靠近北極圈,大量的地方因為高海拔和高緯度,不宜人居,全國人口不到1000萬。

這個國家的莫名其妙主要體現在以下方面:

1,社會福利極好。身為資本主義國家,卻有着極高的福利水平。比如,生孩子國家給補貼,夫婦均有產假,最長480天,而且是帶薪假。為了避免長時間的產假讓人無聊,產假可以不必一次性休完,孩子8歲之前,都可以休產假。比如,16歲到20歲之間上學政府給學生髮錢,名字叫‌‌“上學慰問金‌‌”。為啥呢,因為到16歲9年義務教育結束了,為了鼓勵孩子們繼續上學——社會保障那麼好,很多孩子不願意不願意繼續深造。

總之,在瑞典,教育有保障,醫療有保障,失業有保障,這個國家每年GDP的近40%用於社會福利開支,佔比是全球最高的,中國的這個比例,網上有數字說不到3%,是否準確不知道,我不敢相信。

有這麼多的保障,一生沒有什麼生存的憂慮,大概人們就沒什麼可‌‌“追求‌‌”的了,所以才會有給繼續上學的孩子發慰問金這種莫名其妙的政策吧。

2,著名品牌扎堆,技術實力很強。處於‌‌“苦寒‌‌”之地,不到1000萬人,居然有很強的工業和很多全球著名的品牌。人們熟知的品牌,比如宜家、沃爾沃、諾貝爾獎、愛立信、伊萊克斯、英孚、利樂、ABB、薩博、哈蘇、H&M;、北極狐等等,當然還有很多公眾不那麼熟知卻NB的品牌。

瑞典的軍工也是極厲害的。很多人知道諾貝爾獎,但不知道瑞典人諾貝爾的頭銜是:化學家、工程師、發明家、軍工裝備製造商和炸藥的發明者。瑞典軍工強,不僅因為炸藥是瑞典人發明的,還因為瑞典至今擁有很多連美國都不掌握的軍工技術;至於核工業、軍用飛機、精密儀器啥的,那也是領先全球的。目前來看,如果瑞典讓我們不滿,我們若想抵制瑞典的東西,比較容易抵制的,大概就是宜家家居和各種諾貝爾獎了。

3,舉國‌‌“沒有夢想‌‌”。瑞典這個小國,沒有大國崛起的夢想,在國際事務上基本沒有什麼聲音。喜歡縱論國際局勢的中國人民,基本上會忽略這個國家。這個國家在19世紀末還窮得叮噹響,也沒聽說怎麼發憤圖強,也沒聽說有什麼偉大的理論指導,瑞典人卻早已經莫名其妙地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國民。2017年的數據,瑞典人均GDP是53000多美元,比美國高多了,當然更比中國高多了,中國人民還在為人均GDP10000美元努力。

據說,瑞典,在瑞典語里是‌‌“安寧的王國‌‌”的意思。這麼富裕這麼無後顧之憂,這個國家的人患上抑鬱症的比例,也是全世界名列前茅。據說是因為靠近北極,冬天黑夜太漫長所致。我猜,大概也因為太富裕太安靜太公平所以太無聊‌‌“缺乏夢想‌‌”吧。

缺乏夢想,這個情況,在中國人看來是不能容忍的。中國人民是比較愛做夢以及談夢想的,個人有個人的夢想,夢想發財,民族有民族的夢想,夢想復興。沒有夢想,人生跟鹹魚有什麼區別呢?

這就讓我想起2015年夏天我去瑞典時那個斯德哥爾摩導遊。那是一個帥小伙兒,他說他平時的工作當‌‌“蜘蛛人‌‌”——在高樓上擦玻璃,偶爾兼職噹噹導遊。小夥子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大好的年華,不去繼續深造或者創業啥的,卻去擦玻璃,不思進取,毫無夢想。莫名其妙。

是的,瑞典等幾個北歐國家很久以來就是這樣與中國、美國這樣競爭激烈,為了所謂夢想而疲於奔命的國家不同。那裡的人大多與世無爭,不在意發財,不苛求名校。那裡不僅沒有死刑,最高刑期也只有12年。那裡的人,幹什麼工作,甚至不工作,什麼學校畢業,社會地位和收入水平都差不多。不工作也會有收入?是。公開報道說,瑞典的失業者可以在失業後的300天里領取相當於原收入80%的津貼。

奇怪的是,這個國家沒有任何野心,不追求當大國,不謀求民族復興,在如此容易讓人‌‌“變懶‌‌”的高福利制度設計之下,竟然沒有懶下去爛下去,在那麼寒冷的地方,竟然還有那麼強的工業技術和品牌輸出力量。

大概由於這些莫名其妙,瑞典成為難民最喜歡去的國家。瑞典是距離中東最遠的歐洲國家之一,但是很多信仰真主的難民願意長途跋涉去寒冷、夜長、無夢的瑞典……

@周玄毅:瑞典這個事,很多感悟:

1、討論這件事情的基調是:只能跟文明國家矯情,你在不文明的國家,稍微觸犯點民族禁忌啥的,打死你都活該,沒有任何人會為你說話,國家頂多提醒遊客以後要‌‌“入鄉隨俗‌‌”。

2、請人通融的時候,只要你帶着‌‌“我都這樣了你好意思不通融?‌‌”的態度,就一定會出事。

3、‌‌“人生地不熟‌‌”是你更謹慎的必然理由,不是別人通融你的必然理由。

4、爭論‌‌“酒店為什麼不讓在大堂過夜‌‌”是帶偏方向,真正的問題是:如果酒店不讓在大堂過夜,作為遊客我們應該怎麼做?作為警察,他的責任又是什麼?

5、作為遊客,我們應該請求對方幫助尋找解決方案(多開一天房,去別的酒店,甚至是去教堂過夜什麼的),而不是逼迫對方接受我們的方案,因為這是耍賴。

6、作為警察,責任不是提供‌‌“解決方案‌‌”,而是在當事衝突雙方沒有解決方案的時候(同時也沒有違法行為),進行隔離。

7、沒人有義務回答‌‌“你說怎麼辦?‌‌”這個問題,因為這是你的問題。

8、對於‌‌“被丟到墓地活該嗎?‌‌”爭論點不是‌‌“這是不是墓地‌‌”,而是‌‌“這是不是當地警方通行的處理方式?‌‌”如果是,那就活該。

9、對於‌‌“酒店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這個問題,沒事,發在網上,我們一起罵它,以後中國人都不去這家酒店就是了。這是這件事作為個人事件的重點,不是這件事作為公共事件的重點。

10、對於‌‌“是不是在歧視中國人‌‌”這個問題,就算現在他們不歧視,多來幾次這樣的事,以後難保。

11、我是真愛中國,我是真怕有人歧視中國。但是有些人根本不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海濤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