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楊寧:非洲後再撒幣委內瑞拉 北京有何考慮?

在過去十年向委內瑞拉投入數十億美元之後,2016年北京切斷對這個拉丁美洲國家的新貸款。這是兩國之間一個重大的關係逆轉。(Andy Wong-Pool/Getty Imgaes)

北京最高領導人在剛剛落幕的中非論壇上,宣布將以政府援助、金融機構和企業投融資方式再向非洲提供600億美元支持,引起一片輿論大嘩而尚未平息之際,又傳出北京將向出現嚴重經濟危機的委內瑞拉大撒幣。

9月14日,習近平會晤了前來訪問的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李克強、栗戰書也分別與其會見,身為國家副主席的王岐山還會見了到訪的委內瑞拉副總統。委內瑞拉總統副總統同時訪問中國,足見其對此次訪問的重視,而北京高規格的接待,亦表明中方同樣看重此次訪問。

就在馬杜羅訪問中國大陸前,西方媒體報道指他是來向北京要錢的,據說要50億美元。而彭博社7月4日曾報道,委內瑞拉財政部長塞爾帕與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的高層會晤後稱,該國從中國國開行獲得了超過2.5億美元的直接投資資金,用於增加委其國家石油公司(PDVSA)的石油產量。此前華爾街見聞也曾披露,PDVSA表示,未來幾個月內,委內瑞拉將從中國獲得100億美元貸款,一半作為雙邊融資協議的一部分,另一半用於委內瑞拉的石油工程項目。

顯然,在馬杜羅訪問中國大陸前,北京與委內瑞拉就已經做好了一些鋪墊,馬杜羅率副總統等一干要員到訪北京,除了要感謝北京的慷慨外,還期待着帶回另外的禮包。大概是為了防止民間輿論對於中共大撒幣的再次抨擊,此次北京對於給了馬杜羅多少美元並不見諸領導人的講話和媒體,但可以肯定的說,北京大撒幣是既定事實。

北京為何要援助經濟崩潰,貨幣嚴重貶值,大批民眾外逃的委內瑞拉呢?要知道,2016年,北京高層業已做出了放棄委內瑞拉的決定。彼時的報道稱,中委兩國官員會面後,一名中方官員表示:“雙方達成共識不再繼續投入新的資金……中方領導層傳達的信息非常明確:隨他們去吧。”

當年為何要放棄?大紀元的報導《中共在委內瑞拉數百億打水漂的內幕》透露,由於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一向以毛為偶像且反美,因此與中共關係發展迅速,十幾年間,中共就已經成為委內瑞拉第二大合作夥伴,委內瑞拉也成為中國第七大石油進口源。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委內瑞拉在全球金融市場和開發性金融的參與活動被大幅切斷,查韋斯遂利用中國國家貸款繼續推行其已不可持續的經濟政策,即“石油換貸款”。除此而外,委內瑞拉還請中方上馬一批不具現實需要的大型基礎設施建設,而項目款皆有中共國開行貸款擔保。

據《金融時報》統計,2002至2016年的十五年間,中國累計為委內瑞拉提供約1,250億美元貸款。中國成為委內瑞拉重要的海外經濟生命線,不僅提供用石油做擔保的貸款,並通過其它合同和投資進行交易。

不僅如此,在中共的宣傳下,大批中資企業(國企以及私企)紛紛投資委內瑞拉。根據中共商務部的數據,從2012年開始,委內瑞拉成為拉美國家中接收中國投資最多的國家,達20.43億美元,上一年只有5.01億美元。

然而,查韋斯搞的社會主義“大鍋飯”使委內瑞拉經濟、社會都出現了嚴重問題,政治腐敗,社會兩極分化嚴重,“懶漢”越來越多,通貨膨脹難以遏制。查韋斯死後,委內瑞拉在馬杜羅的統治下進一步走向獨裁,經濟近乎崩潰,國內外企業都受到沉重打擊。北京當局、國開行、中資石油公司以及諸多民企均蒙受了重大的損失。

有消息稱,委內瑞拉欠中方貸款為200億美元。加之中國民營企業的損失,中方在委內瑞拉累計的1,250億美元投資打了水漂。而委內瑞拉石油也由於石油工人離職等原因沒能輸入中國,難以完成“石油換貸款”協議。至於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駁斥”委內瑞拉“壞帳”的說法,不過是御用文人為當局投錢開脫罷了。

也正是因為借出的錢打了水漂,企業損失慘重,才有了2016年北京高層“隨他們去”的命令。此後,中共對於與其在經濟和外交上的合作也基本停止,大陸媒體或宣傳中也鮮有跟蹤和報導委內瑞拉的困境。

差不多兩年後,北京卻再次變臉,實在是因為時勢所迫。習近平在與馬杜羅的會晤中稱,“中方始終從戰略高度和長遠角度看待和發展中委關係。當今世界不穩定、不確定性增多。面對新形勢新挑戰,中委要協力增進友好互信,創新推進互利合作”。換言之,加強與委內瑞拉的關係是出於戰略和長遠角度出發,是因為面臨著“新形勢新挑戰”。

北京當前面臨著最大的新形勢新挑戰正是來自美國,美國川普政府不僅在貿易上對其進行極限施壓,而且在政治、軍事、科技、網絡安全、人權等方面也開始了對中共的防範,北京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局。怎麼辦?

既不願意如美國所願改變自身經濟結構,在貿易問題上妥協,又沒有能力和實力與美國較量的北京當局,已然看到貿易戰正在對中國經濟造成巨大的傷害。是以除了以拖延戰術、降低嗓門應對美國外,還在世界範圍尋找盟友或夥伴。在尋求歐盟、日本等西方國家的支持,加強與朝鮮的傳統友誼的同時,北京也將目光轉向了非洲,轉向了伊朗,轉向了委內瑞拉。因為後兩者不僅反美,而且都正在被美國制裁。也就是說,“敵人”的敵人,就是北京的“朋友”。

顯然,促使北京又一次提供給委內瑞拉援助的動因正是來自美國的施壓。一方面,從委內瑞拉進口石油可以填補未來如果無法從伊朗進口石油的缺口。另一方面,幫助委內瑞拉發展經濟,也可以讓馬杜羅繼續在美國的後方反美,掣肘川普。

北京是否可以得償所願,將取決於自身給其輸血到什麼程度以及委內瑞拉的國內局勢。沒有人可以保證,北京新的投資不會肉包子打狗,而北京當局的選擇或許有一天會被證明是打錯了算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