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馬雲退位有隱情 支付寶被收編 3月前就悄然布局

日前多個媒體報道稱,就在馬雲宣布要退位的當天,9月10日,中國銀聯與支付寶已於舉行內部簽約儀式,就支付清算業務達成了相關合作。

在中國大陸幾乎所有的消費都可以通過支付寶或微信掃碼搞定。但在便利背後,所有的交易、隱私也被中共一覽無遺的監控。(網絡圖片)

日前多個媒體報道稱,就在馬雲宣布要退位的當天,9月10日,中國銀聯與支付寶已於舉行內部簽約儀式,就支付清算業務達成了相關合作。

9月14日,《上海證券報》從知情人士處證實了,銀聯和支付寶已經簽署了合作的相關文件。但是就上述消息,銀聯和支付寶方面均表示:不作回應。

第三方支付行業被收編並非首例。據悉,今年4月中國銀聯與騰訊旗下微信支付及財付通簽署合作協議,微信條碼支付業務正式接入銀聯。如果上述消息屬實,那麼至此,兩大支付巨頭——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均被合法清算組織“收編”。

在移動支付這個領域內,存在着無限的商機,支付寶和微信幾乎包攬了所有國內市場份額,其勢力之大得連央行都害怕,而不得不採取措施來打壓。

自2016年以來,中共央行連番發文整肅第三方支付行業。其中,要求第三方支付機構必須斷開與銀行直連,接入合法清算組織,即銀聯或者網聯。時間大限是在今年6月30日。

自2018年以來,央行又頻頻發佈新規,支付寶從開始使用沒有任何限制門檻到每日轉賬限額1萬,又到條碼限額五百。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四大國有銀行聯手禁止,支付寶已經陷入了動彈不得的境地。

有網友說,“你馬雲動了人家官方的利益,人家本來就是壟斷行業,他們只管他們的利益,那管你老百姓的利益,支付寶本來就是用來方便又安全,可是隨着越來越多的使用,利益讓你民間的一個馬雲奪去了,他們能不着急嗎?現在這種官方和民間掙利的事情越來越多了。”

之所以北京強行把第三方支付收歸到央行旗下,評論人士文昭認為,支付寶動了中共國企銀行的奶酪。人們在支付寶上放的錢越來越多實際上分流了銀行的儲蓄,人們在支付寶上放的備付金越來越多就起到了資金沉澱作用,為開展金融作用提供了可能,所以阿里在2013年推出了餘額寶的產品,給客戶的資金提供了一個理財渠道,客戶要比較銀行和餘額寶的理財收益,銀行不得已就要提高給顧客的收益,這樣銀行就提高了資金的使用成本。

另外,支付寶在大陸有5.5億註冊用戶,阿里可以利用這個數據對客戶進行信用評級,這個社會基礎服務能力就和中共當局的關係非常微妙,而阿里在這方面擁有的技術能力又很雄厚,令中共當局比較忌憚。

再有,支付寶可以幫助民眾繞開中共對每年換匯的額度規定。民眾可以利用到海外旅遊的機會到換匯公司拿到外幣,再通過支付寶在大陸分多次將人民幣轉給換匯公司在大陸的代理人;或者在國外進行支付寶充值,也可以洗錢出來,

馬雲曾經從“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到“只要國家有需要就能夠將支付寶上交”,這期間到底經歷了什麼?

事實上,馬雲早在今年6月份就開始悄然布局。6月13日,阿里巴巴餘杭分公司法定代表人從張勇,變為了葉郁青。8月29日,馬雲最核心的資產支付寶,法定代表人由馬雲變成了葉郁青。就是這個查不到任何信息的葉郁青。現在全中國大陸都想知道,這個代替馬雲執掌支付寶的人是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