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焦點對話:王岐山出山 貿易戰現轉機?

美中貿易戰這個星期又出現不少新動向。首先,繼特朗普總統威脅要向中國全部進口商品加征關稅之後,美國財政部向以中國副總理劉鶴為首的中國代表團發出邀請,可能在本月晚些時候展開新一輪貿易談判。其次,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這個周末將展開魅力攻勢,會見美國華爾街高管,外界高度期待。最後,儘管劉鶴李克強等中共高層一再表示不會報復美國企業,但本星期 中共當局開始暫停接受美國金融等行業在中國開展業務的申請,引起美國商界的嚴重關注。美中新一輪談判,雙方是否可能展現更大的靈活性?王岐山在過去幾個月的貿易戰中一直神隱,這次終於出面,能否帶來轉機?中共當局違背承諾,暫停美國企業的業務申請,向美國發出什麼信號?

焦點對話:王岐山出山,貿易戰現轉機?
 
 

參加討論的嘉賓是: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 美國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先生。

 

*楊建利:王岐山謀後而動*

美國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先生表示,大家對這次談判的期待都不高,有本質性進展的可能性也非常小,但這不意味着沒有空間。現在王岐山重新出場,這意味着他是“謀後而動”,這也符合他的性格特點。這幾個月他做了謀劃,然後北戴河會議上大家又讓習近平讓出一定的經濟決策權,對王岐山有了更高的期待。他出山後對決策,甚至對習近平,會有“約法三章”。換句話說,雖然目前還不知道談判能否有根本性進展,但中國已和前幾個月不同了,已定下一定的謀略。至於謀略是什麼已經能否起作用還不得而知,但可以從幾個方面設想。第一,中國想“用商壓政”,讓美國的商人向政府遊說施壓。第二,給美國金融業一定好處和想像空間。中國開放金融服務業,首先得利的就是本周末要和王岐山見面的人,而這些人對政府的施壓會很有分量。第三,就是貶值人民幣,最終無非就是魚死網破。中國政府只要用好軍警大力維穩,讓自己的政權不出現問題,守住這個底線就好。

*楊建利:中國可能向美國金融業讓步*

對於特朗普在貿易談判上的手段,楊建利表示,特朗普的策略是各個擊破。因為如果大家集體與之對抗,可能打成平手;但若逐個談判,美國的力量優勢就明顯了,方便達成一些利於美國的協議。中美貿易戰有個大背景,就是美國對於中國的任何幻想都破滅了。30年前,美國幻想貿易能夠為中國帶來政治上的變化,但現在希望落空。另外,美國確實在貿易上吃了虧,知識產權上也損失巨大。現在中美對抗不僅僅是在貿易領域,而已蔓延至國家安全和對台政策等方面。美國現在幾乎在各領域都開始反制中國。這樣的大背景下,大家就不能指望貿易戰問題可以迅速解決。僅從貿易戰角度上看,美國的要求是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停止盜竊知識產權,停止強迫性技術轉讓和開放金融服務業。中國若有讓步,那可能是在金融這一塊。現在馬上要開始第五輪談判,而且王岐山又馬上要接見美國金融業的高官。所以中國很可能通過金融服務業上的讓步給貿易戰暫時降溫。但最近,中國會向美國表達“魚死網破”的決心。最後要真沒有辦法就大不了“閉門鎖國”,能保住政權就行。

*陳破空:王岐山是張打不響的牌*

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認為,與其說王岐山神隱,不如說是王岐山被美方神隱。中方一再說王岐山是談判高手,那美國為何要與一個談判高手談?第二,規格不對等。王岐山是國家副主席,但美國的彭斯副總統並沒有被賦予這樣的責任,而是由商業部長、財政部長或者經濟顧問這些部級官員出面。其實中共一直想推王岐山出來,但推不動。比如這次王岐山想做個大動作,邀請了美國金融界高管參加對話會,但大部分人缺席。缺席原因表面上是時間太倉促難以趕上,但真正的原因是,他所邀請的這些對象,也就是他之前建立的人脈,現在在美國已被邊緣化。他們和特朗普說不上話,理念也不同。他們很多都是前任政府的官員,比如保爾森。另外,既然這麼多金融高管不接受王岐山的對話邀請,那王岐山主動打這個牌也打不響。大批人缺席對話會的背後顯示的是王岐山的尷尬。

*陳破空:中共會咬緊牙關死硬到底*

對於中共可能想讓王岐山通過美國商界人脈給美國政府施壓的做法,陳破空表示,中美關係是雙向的。雖然讓王岐山出任副主席的目的是讓他輔佐習近平搞外交,尤其是中美關係,但這是中方一廂情願,特朗普政府巧妙地把王岐山邊緣化了,王岐山出任副主席後根本發揮不了多少作用,因為美國不買他的賬。

美國這次談判邀請的是劉鶴,而非王岐山,所以王岐山連訪美的機會都沒有。有人說王岐山在黨內是習近平的左膀右臂,有人說他在黨內受到其他人抵觸。不管怎樣,他要幫助習近平解決外交問題的任務不會變,但問題是美國不會接受他,他沒有發揮空間。這就像曹操跟馬超打仗,一開始馬超善使長槍每戰必勝,曹操後來才慢慢開始反敗為勝。當時手下提議造盾以應對長槍,但曹操說我們可以乾脆不出戰。

現在特朗普就是一個不接戰的態度,不接這個王岐山。美國邀請一個敦厚老農形象的王鶴,而不邀請陰險狡詐的王岐山,是因為美國想由自己來界定中美關係。

美國現在要談判是因為它正在多方面節節取勝,比如與墨西哥和歐盟達成了協議,和加拿大也接近達成協議。美國打貿易戰的目的就是要與中國達成協議,實現貿易的公平公正。

但現在中國卻擺出一副堅決不讓步的樣子,覺得自己是專制政權就可以咬緊牙關,就像當年毛澤東不惜國際孤立的代價也要抗美援朝一樣。中共現在全面收緊的做法就是擺出了一幅要死硬到底的姿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