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袁斌:中共是造成中華民族道德大滑坡的禍首

文明的大廈向來都是以道德良知為基石的。一個〝集體無道德〞的社會,也是一個生活在其中的人什麼都不怕、什麼都敢幹的社會,人們為所欲為,無惡不作,撒謊成性,心裏裝滿私慾和仇恨,傷害他人從不感到羞恥。在這樣一個畸形變異的社會裡,人們的生活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誰都無法獲得他們所祈望的安全和幸福,受害的最終將不只是某一部分人,而是所有的人,整個民族、國家以至人類的未來都將因此被葬送。

顯而易見,改革開放後的中國,失去道德約束的早已不是一個或幾個特殊的社會群體,而是整個民族,有的人甚至無惡不作,已經墮落到了沒有資格再被稱之為人的地步。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不是別人,正是一黨獨裁的中共!

中共當政後,把有神論和宗教打成了所謂封建迷信,將敵視佛道神的共產主義確立為人人必須信奉的意識形態,大肆宣揚無神論,鼓吹無神,無佛,無道,無前生,無後世,無因果報應,一舉斬斷了中華民族道德良知的根基。在此基礎上,中共以黨性取代人性,建立了一整套名為〝共產主義道德〞的偽道德,不僅踐踏和消滅了人性中一切美好的東西,而且利用、縱容和放大了人性中一切陰暗醜陋的東西。其結果,不僅導致了毛時代的道德大退化,也為文革後的道德大滑坡埋下了伏筆。

改革開放後,中共為了挽救自身的統治危機,轉而搞起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所謂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說白了其實就是權力市場經濟,也就是人們常說的權貴資本主義、官僚資本主義。雖然它也標榜自己是市場經濟,但本質上與發達國家實行的真正意義上的市場經濟根本不是一回事。

就價值觀而言,真正的市場經濟遵循的是為己利人的倫理準則,它既充分肯定個人物質利益的合理性與重要性,同時也要求人們不可因為追求這種利益而損害他人和社會的利益,必須將這種追求牢牢地置於道德和法律的約束之下。而中國的權力市場經濟雖然表面上並不排斥道德倫理,甚至時不時地還要唱唱道德高調,但實際上奉行的卻是一切向錢看的邏輯,為了滿足一己的私慾,可以不擇手段,把他人和社會的利益通通拋在一邊,甚至置道德和法律於不顧。一言以蔽之,前者遵循的是合理的利己主義,後者奉行的卻是極端的利己主義。

文革後,曾經風靡一時的共產主義信念轟然倒地,一場規模空前的信仰危機席捲了整個中國,許多人特別是年輕人感到從未有過的迷茫。在這種大背景下,自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由權力市場經濟呼喚而來的極端利己主義人生觀便乘虛而入,一舉俘獲了國人迷茫空虛的心靈,並順勢打開了他們內心深處的那隻潘朵拉魔盒,讓長期被抑制的私慾一下全都釋放了出來。

當今的中國人,在被問到〝你信仰什麼〞時,許多人都會眾口一詞地告訴你:〝我什麼都不信,既不信鬼神天堂地獄,也不信共產主義,我只信自己,信錢。〞

試想,一個什麼都不信,只信自己和金錢,把極端利己主義奉為人生指南的國家和民族,道德怎麼可能不大規模滑坡甚至崩塌呢?!

中共不僅是改革開放後極端利己主義風行的始作俑者,而且也是身體力行這種腐朽人生觀的開路先鋒。在這個問題上,毫不誇張地說,從上到下的各級中共官員,絕大多數人都充分發揮了〝共產黨員的模範作用〞,他們以身作則,帶頭謀私利,搞腐敗,弄虛作假,以自己的實際行動為全國人民樹立了一個個唯利是圖、道德淪喪的邪惡榜樣。

一個國家和民族的道德滑坡通常都是一個由上而下、影響深遠的傳遞過程。就像諺語說的,上樑不正下樑歪。既然當官的都不拿道德廉恥當回事,他們治下的國民能不上行下效嗎?於是,我們看見,官員愛錢,民眾就拜金;官員貪腐,商人便投機;官員撒謊,百姓就跟着講假話;官員自私冷漠,國人便只顧自己……

在席捲全民族和全社會的道德大滑坡中,中共不僅率先垂範身體力行,而且對於一切敢於不唯它是從,堅持道德良知的正義人士,均視為眼中釘,不惜採取各種手段進行殘酷打壓,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對法輪功的非法鎮壓和迫害。

上世紀九十年代上半葉,中國大陸的道德水準已經淪喪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正是在這樣的特殊背景下,法輪功開始公開傳向社會。

法輪功以〝真、善、忍〞為原則,教導學員真心向善,從做一個好人開始,不斷提高自己的道德水準。凡真心修煉者,無一不嚴格要求自己,在社會上恪守公德,樂於助人;在單位里兢兢業業,一心為公;在家庭中尊老愛幼,和睦相處,深受大家的好評。大量的事實證明,法輪功不僅凈化了成千上萬修煉者的心靈,而且有力地帶動了整個社會精神文明的提升。

只要是不懷偏見的人都能清楚地看出,法輪功的迅速傳播和宏揚,是中華民族千載難逢的一次道德重建和回升的良機。但即使是這樣好的功法,江澤民和中共出於共同的妒忌心理和邪惡本性,也容不得他在中國存在,必欲置之死地而後快。於是,1999年7月,由它們聯手發動的一場對法輪功的非法鎮壓和迫害迅速席捲了中國大陸。

這場鎮壓和迫害是對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的道德良知的一次徹底毀滅。

自從1999年那個夏天以來,中共不僅瘋狂迫害法輪功,還千方百計把所有的中國人都往他們的戰車上綁,逼迫每個人出賣背叛自己的良知,成為受他們操縱的迫害法輪功的兇手,協同他們一起犯罪。為此,他們一方面開動宣傳機器,拚命向所有人灌輸他們製造的謊言,實行全民洗腦,以欺騙民眾,煽動仇恨;另一方面,又通過各種系統的連坐制度將每個人的經濟利益(包括公職、考核、孩子入托、入學、就業等等)都和迫害法輪功直接掛上鉤,對全體國民進行威逼和利誘。如2002年5月,中共曾下發內部指示,要求用金錢來刺激保安人員抓捕法輪功學員。在廣東省,保安抓一個〝還在煉法輪功的〞就可獎勵3,000元。不僅如此,打壓法輪功學員積極的各級官員還被加官進爵,勞教所的獄警、派出所的警察被當作〝英雄〞受到表彰和獎勵,就連勞教所中被利用來折磨法輪功學員的犯人也都紛紛被減期。與此同時,同情和支持法輪功的人,輕者失業、失學,重者被抓捕、關押。

在中共的這種專制高壓和利益誘惑下,人性中善的一面被無情踐踏,惡的一面則受到無所顧忌的縱容與鼓勵;有良心敢講真話的人坐牢送命,昧着良心迫害講真話者的人卻升官發財。一時間,神州大地,假話泛濫,誠信掃地,良心泯滅,看風使舵、投機取巧、隨波逐流和明哲保身成為社會流行的趨勢,人們在〝集體無道德〞的大潮中變得越來越自私和冷漠。難怪有人說,這場迫害的實質就是要把好人變成惡人,把惡人變成更惡的人。

文明的大廈向來都是以道德良知為基石的。一個〝集體無道德〞的社會,也是一個生活在其中的人什麼都不怕、什麼都敢幹的社會,人們為所欲為,無惡不作,撒謊成性,心裏裝滿私慾和仇恨,傷害他人從不感到羞恥。在這樣一個畸形變異的社會裡,人們的生活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誰都無法獲得他們所祈望的安全和幸福,受害的最終將不只是某一部分人,而是所有的人,整個民族、國家以至人類的未來都將因此被葬送。

改革開放40年,中共把我們帶進的不正是這樣一個可怕的陷阱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